<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在宋宴淮跟着赈灾队伍去往西南后,宋宅便闭门谢客了。

    叶千栀每天都女扮男装跟楚渊商量海运的事情。

    自从西南受了重灾,户部拿不出银钱来赈灾后,朝堂上的官员这才知道大盛的国库究竟有多空虚了,所以以往还有人反对开海禁的事情,可经过了这次的事情后,全都变成了鹌鹑,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很快,朝堂就发布了解除海禁的命令,而楚渊和叶千栀因为早早就有所准备,所以在禁令解除后,他们直接去官府办理了相应的手续和证件后,便派船出海了。

    叶千栀因为这件事,每天都和楚渊忙活个不停。

    等海船离开后,叶千栀和楚渊这才有了片刻的空闲时间。

    “郁兄,前段时间柳七小姐托我送了一封信给你,最近她老是来堵我,问我,你为什么不给她回信。”一闲下来,楚渊就想起了被柳七小姐堵了好几次及的事情,他指了指自己脸上的抓痕,控诉道:“你知道不?上次她来找我,被我媳妇看到了,我媳妇一生气,直接给我挠了一爪子。”

    看到楚渊脸上的抓痕,叶千栀有些不好意思道:“最近太忙了,没有顾上这件事,倒是连累楚兄遭了无妄之灾。”

    “嫂夫人要是还生气,我可以去给嫂夫人解释。”

    “不用不用,她也就是紧张我,所以才挠我。”楚渊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惧内有什么不妥,反而得意洋洋道:“对了,柳七小姐找你有什么事呢?你不会招惹了一朵烂桃花吧?”

    “我跟柳七小姐从未见过面,何来的桃花?”叶千栀失笑道:“再说了,柳七小姐是柳家的嫡小姐,我不过是一个江湖郎中,就算柳七小姐对我有意,柳家人也不会同意啊!”

    说白了,那种为了一个穷书生,抛弃父母和家族的故事,听听就算了,世家名门出身的大家闺秀,别说没机会跟穷书生相遇,就算有这个机会,人家也不会放着门当户对的好人家不嫁,反而跟着一个穷书生吃苦。

    更何况,郁拂云只是一个江湖郎中,虽说医术精湛,在京城小有名气,但是在柳家人眼里,她算什么?

    听到叶千栀这么说,楚渊松了口气,他拍了拍叶千栀的肩膀,说道:“郁兄,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你是个有才华的人,将来必定能够寻到一个如花美眷,这个柳七小姐,还真不是你的良配。”

    叶千栀又不是自恋的人,柳七小姐天天跑来找她,当然不是因为看上了她,而是因为有事找她。

    楚渊和叶千栀在茶楼坐了一会儿,正当两人喝完茶,打算离开时,就看到柳七小姐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

    柳七小姐一进门,就把在场的人全都看了一遍,她认识楚渊,但是站在楚渊身边的白衣少年,她不认识,我从未见过。

    可柳七小姐却知道,这个人是她要找的人。

    柳七小姐直接冲到了叶千栀面前,上下打量了叶千栀一番,问道:“你是郁拂云?”

    “正是在下,不知道这位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叶千栀一脸淡定,哪怕柳七小姐看向她的目光有些不悦,她也依旧是笑吟吟地看着对方。

    “我让楚大少爷带了一封信给你,这都好几个月过去了,为什么你还没有给我回信?也没来找我?”柳七小姐质问道。

    闻言,叶千栀脸上适时露出一抹迷茫之色,她讶异道:“有吗?我收到的信太多了,还未曾一一看过,不知道这位姑娘找我有什么事情?”

    “没事就不能找你?”柳七小姐反问,不过在对上叶千栀那没事就不要打扰的神情时,她语气缓和了一些:“郁神医,你有时间吗?我有点私事要找你帮忙。”

    “没时间。”叶千栀果断拒绝:“我和楚兄还有事情要忙,耽搁不得。”

    叶千栀丢下这句话,给了楚渊一个眼色,两人就要离开。

    柳七小姐见状,连忙上前把人拦了下来:“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拒绝我的后果吗?”

    “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又如何知晓?”

    柳七小姐被叶千栀的态度和话语给激怒了,她怒气冲冲道:“你给我听好了,我是柳家七小姐,我父亲是当朝文博候,我姐姐是宫里最得盛宠的淑妃娘娘,你说,你得罪了我,你在京城还有活路?”

    “原来是柳家七小姐。”叶千栀恍然大悟道:“柳七小姐是要用自己家的权势来压迫我?”

    “你要是乖乖听话,我自然不会这么干,可你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柳七小姐威胁道:“我知道你们神仙谷已经被灭门了,你无牵无挂,可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于家兄妹和楚家着想吧?”

    面对柳七小姐的威胁,叶千栀想了想,同意跟她去二楼的雅间面谈。

    见她服软,柳七小姐这才满意一笑,在前面带路。

    一旁站着的楚渊,见叶千栀要跟上去,伸手拦住了叶千栀,满脸担忧道:“郁兄。”

    从刚刚柳七小姐不客气的话语中,楚渊就明白柳七小姐找叶千栀绝对没好事,他不愿意自己的朋友蹚这趟浑水,想要把人给拦下来。

    “楚兄,你别担心,没事的,她就是找我有点事情罢了。”叶千栀说道,接着对着楚渊做了一个口型,楚渊愣愣站在原地,等柳七小姐和叶千栀消失在了楼梯上,他这才匆忙离开。

    跟着柳七小姐到了二楼的雅间,柳七小姐大方地让叶千栀点茶水和糕点,叶千栀也没有客气,她刚刚是吃了不少的糕点和茶水,现在也不饿,吃是吃不了多少,但是她心里有气啊,所以一鼓作气就点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又点了几碟子价格不菲的茶点。

    见叶千栀一脸气冲冲的模样,柳七小姐倒是淡定得不行,等茶水上来了,她还有闲心慢悠悠喝茶。

    等喝得差不多了,见叶千栀一口一个糕点往嘴里塞,柳七小姐这才出声道:“郁神医,我听人说,医毒相通,你医术精湛,想来毒术也不差,不知你可愿意帮我一个小忙?”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0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98章 帮一个小忙,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