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柳七小姐是柳家的嫡小姐,是文博候的嫡女,柳家的掌上明珠,只要你有需要,一声令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你肝脑涂地。”叶千栀不解道:“我区区一个江湖郎中,能帮柳七小姐什么忙呢?”

    “郁神医,你过谦了,我会来找你,自然是确定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柳七小姐定定地望着叶千栀,施恩般道:“你放心,我让你帮我,也不是白帮忙的,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完成。”

    要求尽管提,但是能不能完成,人家就不管了。

    柳七小姐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叶千栀在心里,暗暗把她剩下的话语给补充完整。

    “柳七小姐说笑了,在下医术平平,怕是帮不上柳七小姐的忙,你有需要的话,不如找宫里的太医帮忙?”叶千栀提议道:“太医们家学渊源,从小就接触这方面的知识,医术在我之上,不管柳七小姐碰到了什么麻烦,他们应当都能帮忙解决。”

    “这么说,郁神医是不肯帮忙了?”柳七小姐脸上挂着的浅笑一瞬间消失,她目光不悦地盯着叶千栀。

    “不是不肯帮,而是在下才疏学浅,无能为力。”叶千栀道。

    她这个借口一听就很假,柳七小姐冷笑道:“郁神医,你连我找你干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断然表示自己帮不上忙,你睁眼说瞎话的本领还真是高。”

    “不是睁眼说瞎话,而是我有自知之明。”叶千栀好脾气道:“我自己的医术自己了解,肯定是无法跟太医们相比,你们柳家一门两候,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你们家要是有需要大夫的地方,皇上必然会派太医前往诊治,连太医都束手无策的病情,你觉得我一个江湖郎中能有回天之力?”

    叶千栀这话把柳家的地位捧得很高,不过这也是事实。

    她在京城待了几年,柳家的行事作风她也都看在眼里,京城里这么多世家名门,谁不是缩着尾巴过日子?唯独柳家不一样,仗着宫里有人,柳家的行事愈发高调。

    有时候柳家人被其他世家子弟给挤兑了,柳家那两个侯爷就哭哭啼啼进宫告状,让圣上给他们撑腰。

    柳家要是真有人需要诊治,不管得了什么病,不管是否严重,都绝对没有请她这个江湖郎中去诊治的可能。

    叶千栀虽没有明着拒绝,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不想干。

    被人拒绝,柳七小姐恼羞成怒,她把自己的条件摆在了台面上,希望叶千栀看在这么多好处的份上,会答应下来。

    可她没想到的是,叶千栀依旧拒绝。

    最后,柳七小姐冷着脸,威逼利诱道:“郁拂云,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来找你帮忙,那是看得起你,你要是再拒绝,休怪我不客气。”

    “在京城里,本小姐想弄死你们几个无权无势的人,容易得很。”

    面对柳七小姐的威胁,叶千栀脸色变了变,她沉思了一会儿,语气软了下来:“柳七小姐要我帮你做什么?”

    “你精通医术,毒术应该也不差吧?”柳七小姐问道。

    叶千栀苦笑回答:“一般般。”

    “你能不能帮我研制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柳七小姐把自己的来意阐明:“这种毒药不能一下子就要了人的命,而是一点一滴,慢慢渗透,让人回天无力。”

    叶千栀想了想道:“有难度,我需要回去好好想想该怎么做。”

    闻言,柳七小姐脸色缓和了不少:“你慢慢想,我不着急,不过在你没有把毒药制出来的这段时间里,我只能请于家兄妹到我家里小住一段时间,你什么时候拿毒药给我,我就什么时候放人。”

    叶千栀明白了,于月和于列怕是已经落入了柳七小姐的手里,所以她愿不愿意,都得帮柳七小姐做这件事。

    想明白后,叶千栀也就没有拒绝了,而是顺势答应了下来,并且约定好了,五天后再来这里,一手交人一手交物。

    事情办妥了,柳七小姐也没有停留,她带着丫鬟翩翩然离开,倒是叶千栀以自己腿软了,要在雅间里休息一会儿,柳七小姐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嗤笑一声,爽快付账走人。

    等柳七小姐走远了,门口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叶千栀应了一声,很快雅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楚渊带着一个穿着蓝色锦袍的青年出现在了门口。

    对于柳家的三公子柳景晨,叶千栀早些时候见过一面,那时候只觉得这个青年样貌出众,可他们没有打过交道,叶千栀并不知道柳三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若是柳三公子跟柳七小姐一样,蛮不讲理,那她该怎么办?

    叶千栀没有纠结多久,柳景晨很快就打破了她的担忧。

    “郁神医,我是柳景晨,在家排行第三,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我保证一定会把于家兄妹平安带出来。”柳景晨一脸抱歉道:“我教妹无方,让你见笑了。”

    有了柳景晨这话,叶千栀悬着的心松懈了下来,她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一样的米养百样的人,柳七小姐是柳七小姐,跟柳三公子无关。”

    两人客套了一番,叶千栀才迟疑道:“令妹的要求......”

    下面的话,叶千栀没说,但是柳景晨明白她的意思,他笑了笑,眸子幽深,语气淡淡道:“你按照她的要求去办,报酬我先给你。”

    人家的堂兄都这么说了,叶千栀自然不会拒绝。

    再说了,柳景晨出手大方,一出手就是百两银子,叶千栀虽然不缺钱,但也不会嫌弃银钱多啊,所以收了银钱,她很爽快就答应了下来。

    送走了柳景晨,叶千栀爬山了马车,往家赶。

    楚渊知道于家兄妹被柳七小姐带走了,也很担心,一同前往。

    一马一马车,一前一后到了叶千栀从宋宴淮手里买来的宅院,马车还没有停稳,叶千栀就已经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小心。”楚渊见她跄踉了一下,整个人往前倒去,连忙奔上前,手忙脚乱把人抱住。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00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99章 掉马?,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