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整个人跌进了楚渊的怀里,在楚渊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叶千栀已经手忙脚乱从他怀里离开了。

    她急着离开,倒不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而是生怕楚渊察觉出她身体上的不妥,怀疑她的身份。

    好在她的担忧是多余的,别看楚渊已经成亲了,但是他还真的没有察觉出叶千栀身上的不妥,只是等叶千栀离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叶千栀的心口,很是羡慕道:“郁兄,你看着瘦弱,没想到胸肌却挺结实的。”

    其实他是想说,郁兄看起来是个弱鸡,没想到她的胸肌这么发达,比他这个略通武艺的人都更大。

    叶千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吃得比较多。”

    “我吃的也多,不过我的没有你的结实。”楚渊一脸向往道:“郁兄,平日里,你是怎么样锻炼的?教教我,也好让我学习学习。”

    面对楚渊那求贤若渴的目光,叶千栀到嘴边的话说不出开了,最后她只能胡乱把这个话题糊弄了过去。

    难不成要她跟楚渊说,她的胸肌长成这样,是天生的?

    “郁兄,你有时间锻炼身体,不如抽空去学习骑马?”楚渊知道叶千栀不会骑马,好心提议道:“有些地方,马车不方便去,但是骑马就没问题了。”

    楚渊不说,叶千栀是没有这方面的打算,主要是她这些年来的精力全都放在赚钱上面,现在楚渊提议了,叶千栀顺着他的话想了想,也觉得自己必须要学会骑马这个技能。

    “行,等我把柳七小姐的托付完成后,就去学习骑马。”叶千栀答应了下来。

    两人说着话,一边往宅院里面走。

    宅院一如往昔,只是没有于月和于列兄妹的身影,宅院里伺候的人也还在,叶千栀找到他们问了几句,才知道于月和于列兄妹昨儿出门后就没回来。

    “他们没回来,你们怎么没有派人去美人坊知会我一声?”叶千栀眉头紧紧蹙了起来,语气不好道。

    “于公子和于姑娘说要去找您,奴婢想着,每次于公子和于姑娘去找您的时候,都会晚几天回来,便没有怀疑。”

    管事的回答让叶千栀哑口无言。

    于月和于列在宋宅有暂住的房间,每次他们兄妹过去,叶千栀都会留人小住几天,这次他们以去找她为理由离开了家,管事没有第一时间生疑也是情有可原。

    叶千栀问清楚了于月和于列是什么时候离开家后,便没多说什么了。

    于月和于列不在这里,叶千栀倒是没有离开,而是住了下来。

    楚渊送她回来了,见她这边没什么事情,他也告辞离开。

    等送走楚渊,叶千栀一头就扎进了药房,开始捣鼓给柳七小姐的毒药。

    柳七小姐提出的要求不少,对毒药的要求也挺高,不过这种毒药对叶千栀来说没什么难度。

    或者说,自从叶千栀把神仙谷谷主留下的册子看完后,这种等级的毒药,她是信手拈来,一点难度都没有。

    在药房里待了足足五天,叶千栀把毒药和解药一同制出来了,叶千栀早早就去茶楼等着了,等到了他们约定的时辰,柳七小姐终于带着于月和于列出现在了雅间。

    叶千栀先把于月和于列兄妹打量了一番,见他们两人除了消瘦一点外,并没有吃什么苦头,她这才放下心来。

    “你们还好吗?”叶千栀看了柳七小姐一眼:“她没有为难你们吧?”

    于月和于列摇了摇头。

    “郁神医,本小姐早就说了,只要你没有异心,他们自然无恙。”柳七小姐挑了挑眉,语气轻快道:“本小姐要的东西,可准备好了?”

    “刚刚做出来。”叶千栀把一个白色的瓷瓶放在了桌上:“柳七小姐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先拿动物试验。”

    “郁神医的能力,我很是相信。”柳七小姐没有打开瓶子,直接把瓶子收了起来,她看向叶千栀,难得夸奖了她一句:“我们虽然是第二次见面,但是我对郁神医的能力很了解。”

    柳七小姐不提,叶千栀倒是没有想起来,现在柳七小姐一提,叶千栀这才想到了自己忽略掉的细节,她好奇道:“柳七小姐,我们先前从未见过面,你是如何笃定我会制作这些东西?就凭外面那些虚无缥缈的名声?”

    京城里的人都说她是神医,对于这个名头,叶千栀只是听听就算了,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说白了,神医这个名头已经烂大街了,先前的时候,不有个杜神医么?现在再来一个郁神医,也没什么稀奇的。

    叶千栀从来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

    “当然不是。”自从有杜神医这个水货在前面摆着后,神医这个名头确实是大打折扣,不过柳七小姐相信郁拂云跟那些沽名钓誉的‘神医’不一样,她指了指自己的左脸,感慨道:“去年秋天,我的脸被猫抓伤了,伤痕很长很深,太医院的太医断言,我的脸会留疤。”

    太医们拿来了宫里最好的伤药,可等伤口痊愈后,脸上还是留下了一条明显的疤痕,让她不敢出门见人。

    “后来我大哥买了一盒祛疤膏,我使用以后,疤痕一天天淡了下去,半个月后,脸蛋恢复如初,除了一条颜色较深的痕迹外,跟以往没有任何不妥。”柳七小姐笑看着叶千栀:“这盒祛疤膏来自美人坊,我去美人坊问过,美人坊里的所有膏药都是你亲手做的。”

    叶千栀能做出这些药膏,想来她的本事绝对不止于这些药膏,所以她才会兴致冲冲跑到美人坊去堵人,做出让人误会的举动。

    要是叶千栀老老实实跟她见面,柳七小姐自然是不会再做出那些让人不喜的举动,只是叶千栀一直都避而不见,她托楚渊帮忙送信,叶千栀也没有回应,柳七小姐被她的行为激怒了,这才做出扣押于月和于列的事情。

    “原来如此。”叶千栀恍然大悟,事情已经了结,她也没有兴趣跟柳七小姐呆在一个雅间里,她起身告辞,带着于月和于列离开了茶楼。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9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0章 糊弄,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