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担心于月和于列被柳七小姐突然带走,心里受了创伤,她很是关心的把人带在身边嘘寒问暖,等确定他们那几日除了没自由,吃喝都没有被苛待后,她也就放心了。

    叶千栀没有给于月和于列解释柳七小姐为什么会把他们带走,但是这两位也不是傻白甜,从叶千栀给了柳七小姐一个白色瓷瓶的举动中,就窥探出一丝丝*。

    “叶姑娘,这次是我拖了后腿,让你受制于人,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学习,争取早日能保护好自己和妹妹。”于列最怕的就是麻烦叶千栀,现在因为他们兄妹,叶千栀不得不帮着柳七小姐做事,于列很是过意不去。

    一旁的于月也跟着说道:“栀栀姐,我也一样,下次他们再敢来,我就直接下毒,把他们全部撂倒。”

    于月握了握拳头,表示自己一定会努力学习,争取不给叶千栀拖后腿。

    “你们的心意,我知道了,不过学习也不是一蹶而就的事情,还是得徐徐渐进。”叶千栀笑着道:“上次我给你的册子,你可看完了?”

    每次叶千栀过来,都会给于列安排功课,他一边学习一边去实践,还别说现在的于列,一些小毛病已经难不倒他了。

    于列点点头道:“已经看完了。”

    “摆摊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不如我出资,开个医馆如何?”叶千栀问道。

    于列摇摇头道:“你帮我们兄妹已经很多了,开医馆的事情,我自己来。”

    叶千栀不仅带着他们来京城,教他医术,还帮着爷爷报了仇。

    于列觉得他们兄妹已经劳烦叶千栀太多了,现在叶千栀提出要给他们开医馆,他下意识就拒绝了。

    “你不要这么快拒绝,可以好好考虑考虑。”叶千栀一眼就看穿了于列的想法,少年人都是极其要面子的,她想了想,找了个借口:“你知道的,我在京城的名声挺响亮的,不少人都想找我看病,不过因为我极少出现在人前,除了美人坊外,他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我。”

    “开医馆这个事情,我是深思熟虑后决定的,我的身份你们知道,这就注定我不能天天都守在医馆里,但是于列,你不一样,你和小月可以天天都呆在医馆里,有病人上门,不怕找不到大夫。”

    “而那些想要找我看病的人,也能来医馆预约,我有时间就上门为他们看诊。”

    叶千栀所言很有道理,可于列还是迟疑着,不愿意接受叶千栀的好意。

    见状,叶千栀加了一剂猛药:“于列,你不为自己着想总得为小月着想吧?你摆摊子能见识更多的病患,但是你想要赚钱养小月,怕是很困难。”

    闻言,于列眼睑颤了颤,他咬了咬唇,垂下了头。

    摆摊子给人看病,于列确实是见识了不少的病患,医术也一天比一天熟练,但就如同叶千栀所说那般,摆摊子可以提高他的医术,但是却不能赚到银钱养小妹。

    家里的开销全都是叶千栀提供的,他现在能够在菜市场摆摊子,不用为一日三餐操劳,不就是因为他背靠叶千栀么?

    “我知道你想要依靠自己的双手开一间医馆,但我出资帮忙也不是白帮忙的,这笔银钱算是我借你的,等你以后赚到了,再还我。”叶千栀道。

    她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开间医馆,只不过她没必要,一来她手里事情多,没法整天都在医馆里坐诊,二来就是比起普通的小毛病,她现在更感兴趣的是那些疑难杂症。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于列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接受了叶千栀好意。

    等于列点了头,叶千栀立刻就让秦玉蝶把这件事落实。

    叶千栀这边忙着开医馆,另一边的柳七小姐的计划也顺利开展。

    “已经送进去了?”柳七小姐坐在梳妆台前,手里拿着一根眉笔,一下一下的描眉。

    站在她身后的丫鬟,恭声道:“小姐请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

    得了准话,柳七小姐唇角微微勾起,她的好姐姐抢了属于她的荣华富贵和盛宠,那就让她以命相偿吧!

    “小姐,今天厨房来了新鲜的血燕窝,夫人特意吩咐,让奴婢送了一份过来。”就在主仆两人说话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个轻柔的女声。

    “进来吧!”柳七小姐放下了眉笔,扭头看到来人是她母亲身边最得用的丫鬟,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

    血燕窝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柳七小姐端起碗头,一勺一勺慢悠悠的吃着。

    夏日的天气,说变脸就变脸,早些时候,西南那边洪水肆意,可最近京城这边雨水断断续续,一下就是两三天,院子里的水还没有排完,天上又飘起了雨。

    因着雨水不断的缘故,叶千栀想要学习骑马的课程也往后挪了挪。

    不下雨的时候,闷热闷热,让人受不了,可一下雨,却又很影响出行,最重要的是,原本已经进入了夏日,大家都换了夏装,谁知道一下雨,温度骤降,又重新穿上了春衫。

    叶千栀坐在窗户边上,腿上放着一个笸箩,里面装着针线和一块月牙白颜色的布料。

    她手里拿了一根眉笔,对着布料写写画画,等画的差不多了,她这才拿了剪刀,开始裁剪。

    做衣裳对叶千栀来说已经不陌生了,她也不是第一次给宋宴淮做衣裳,只不过每次做衣裳,叶千栀都当做第一次来对待,就怕自己一个不注意,搞砸了。

    正当她拿着针线慢慢缝的时候,回廊下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

    “三嫂,三嫂。”

    宋云绮的声音远远飘了过来。

    “怎么了?”叶千栀探出一个头,看向远远走来的宋云绮:“你走慢点,别摔倒了。”

    “没事。”宋云绮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只是话音未落,她脚下一滑,差点摔下台阶,好在她反应很快,身体柔韧性也不错,身子摇摇摆摆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稳住了,没摔下台阶。

    “还好没摔下去。”宋云绮有些后怕的拍了拍心口,她站在原地冲着叶千栀挥了挥手里的信件:“三哥来信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9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1章 来信,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