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听到宋宴淮来信了,叶千栀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几分喜色。

    在宋云绮摔倒的时候,叶千栀就从屋里跑出来了,她先牵着宋云绮到了屋里,确定她没有大碍后,这才接过了书信,当着宋云绮的面打开翻阅。

    “一起看?”叶千栀发出邀请。

    宋云绮摇头拒绝,往后躲了躲:“别,这是三哥写给你的私信,我看了不妥。”

    主要是她怕吃狗粮,本来嘛,这两人在家里的时候,时不时就喂她吃狗粮,好不容易其中一个不在家,她能松口气,现在她家三嫂要把狗粮捧到她面前,她躲都来不及,哪里会主动凑上前?

    叶千栀看到里面有两沓纸张,她先打开看了看,发现其中一封是写给她的,还有一封是写给宋婆子的,叶千栀把那封给宋婆子的信递给了宋云绮:“你看这封,这是给娘的。”

    听说是写给宋婆子的,宋云绮这才接了过来,她语气酸溜溜道:“三哥也太过分了,给你和娘都写信了,唯独就漏掉了我。”

    “不高兴了?”叶千栀揶揄道:“阿绮,你要是想收信,我等会儿写十几封给你。”

    “三嫂。”宋云绮跺了跺脚,不理会叶千栀的打趣,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静静翻阅。

    叶千栀勾唇浅笑,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上的信上。

    这封信是宋宴淮还没到西南就写的,信上的内容无外乎都在介绍这一路上他所看到的情况。

    去年春天开始,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到了秋天,不少地方都颗粒无收,还发生过暴乱。

    先前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现在又碰到了洪灾,情况比去年更严重,宋宴淮信上三言两语就把情况给略过了,叶千栀不是不知事的人,宋宴淮没有细说,可她从信上的只言片语中,也能感受到情况有多严峻。

    路上的情形,宋宴淮一笔带过,紧接着就是关心叶千栀的身体,还说了不少路上发生的趣事。

    叶千栀看到后面,眼里含笑,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几分欢愉的气息。

    宋云绮看完了书信,偷偷打量起了自家三嫂,见她家三嫂笑得温柔,她只觉得牙疼。

    她很羡慕自家三哥和三嫂的感情,羡慕他们几年如一日,感情一直都这样好,年少时,她对爱情和婚姻也是抱有别样的幻想,只是后来被人打破了。

    比起虚无缥缈的感情,还是银子来得实在!

    “三嫂,我先去娘那边,告诉她,三哥来信了。”宋云绮见叶千栀一直痴痴发笑,她看不下去,直接站起身,跟叶千栀知会一声,快步离开了房间。

    “好,屋檐下的地板被雨水打湿了,你走的时候小心些。”叶千栀叮嘱道。

    “知道了。”

    宋云绮已经走远,声音从远处传来,听得不太真切。

    盘算了一下时间,宋宴淮已经离开京城一个多月了,叶千栀看着信纸上熟悉的字迹,唇边的笑容一直都没有消失,等把信上的内容一字一句全都记在心里后,她这才走到桌边,磨墨、铺纸、提笔、回信。

    一刻钟后,叶千栀放下了毛笔,她揉了揉手腕,等字迹干透后,她这才折叠了起来。

    “衣袍已经开始绣了,差不多五六天就能做好,等做好了,一起寄过去。”叶千栀碎碎念道,她倒是不担心自己做的东西送不到宋宴淮手上。

    顺风镖局早就在大盛处处开花了,她身为顺风镖局的幕后东家,想要送东西给自己的夫君,自然不会送不到。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叶千栀一直都奋力在绣衣袍,连宋婆子送了她的回信过来,叶千栀都没有时间跟她寒暄。

    等她把一整套衣袍做好,已经是十天后了,她的手指上布满了细细的针眼,叶千栀却像是不知道痛一样,一点儿都没注意到,她把衣袍整理好,跟书信放在一起,让立春把东西捎到西南给宋宴淮。

    立春办事又快又稳,等她办完事情回来,顺便带回来了一个大消息:“夫人,刚刚听到了一个消息,柳家七小姐,今日出阁。”

    “柳七小姐?”叶千栀得到这个消息,楞了一下。

    立春要是不提起这个人,叶千栀都快要把这个人给抛之脑后了,她想到了自己给柳七小姐配的毒药和交给柳景晨的解药。

    按照时间来算,要是柳七小姐在拿到毒药的那几天就给人下毒,那么现在那人已经中毒颇深,哪怕有她给的解药,身体也已经损伤严重,以后常年要靠补药调理身体。

    就是不知道,柳七小姐把这种药,用在了谁身上。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叶千栀还真的想上柳家看看热闹呢,去是去不了,但是不妨碍她幻想啊!

    柳七小姐心气高,也不知道柳家为她挑选了什么样的好人家。

    柳家确实是给柳七小姐挑选了一门‘好’亲事,柳七小姐知道自己要嫁入什么人家后,气得把房间里的摆件全都给打碎了。

    可她现在根本就累不得,只是打翻了几个摆件,就让她小脸惨白,额头上的冷汗一圈一圈往外冒,她双脚发颤,连找凳子坐下的时间都没有,最后一*,直接坐在了地上。

    “小姐,今天是您的大喜日子,您就算不满意,也不能发脾气啊!”柳七小姐身边原本的丫鬟早已经被处理了,现在伺候她的丫鬟,是柳景晨亲自安排过来的。

    “滚开!”柳七小姐仇视的盯着眼前的丫鬟,恶狠狠道:“你去告诉我爹娘,我不嫁,我不嫁,我堂堂柳家嫡小姐,凭什么把我嫁给林城的落魄户?”

    丫鬟任由她打骂,就是不吭声。

    柳七小姐力气能有多大?她连站都站不稳,更别提打人了,她现在的力道也就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她在屋里闹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丫鬟见她不闹了,这才把人扶了起来,刚刚扶着她坐到了美人榻上,一旁候着的喜娘就拿着大红色的嫁衣过来了。

    见到鲜红的嫁衣,原本安静下来的柳七小姐又被*得发起疯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9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2章 *得发疯,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