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从外貌来说,宫里的淑妃娘娘就比柳七小姐更胜一筹,再从两人的智商和情商相对比,淑妃娘娘全都碾压柳七小姐。

    同为柳家嫡女,年龄相仿,可两人的行事风格和性情却是截然不同。

    要是当初入宫的是柳七小姐,那现在柳家还存不存在,得两说。

    就柳七小姐这种脾气和性格,她在宫里肯定是得罪人的存在。

    柳景晨再一次感叹,好在送入宫中的是五妹妹,不是七妹妹,不然柳家的麻烦就大了。

    柳景晨跟柳七小姐没什么话要说,他只是把柳七小姐做过的事情直接摆在了明面上。

    在看到白色瓷瓶出现时,柳七小姐就知道自己没法辩解和抵赖了,她承不承认,都无关紧要了。

    “这个瓶子在你手里,那她是不是安然无恙?”柳七小姐知道自己的算计落空了,但她非常不甘心,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自然。”

    轻飘飘的两个字如同一座大山,压得柳七小姐无法喘息,好一会儿,她才白着脸道:“她没有中毒,中毒的人是我?”

    她的身体一直都很好,也就是这段时间身体越来越差,到现在已经变成她挪动一下都困难了。

    柳景晨没有回答,可他脸上的笑容给了柳七小姐答案。

    在知道自己算计别人不成,反而把自己搭上后,柳七小姐怒火中烧,一个承受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口血带走了她的精气神,让她如同一个破布娃娃倒在椅子上。

    望着柳七小姐灰败的脸色,柳景晨直接掏出了另外一个瓶子,从里面倒出一粒解药,塞到了柳七小姐的嘴里:“既然当初你能想出这个歹毒的主意,那所有后果,你都得承受,你好好享受,往后的时光。”

    柳景晨喂了一粒解药就离开了,临走前,他把解药带走了。

    对于这个七妹妹,他是很了解的,别看她一副恨不得立刻寻死的样子,可其实她舍不得死。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她一定会挣扎着活下去。

    柳景晨看着手中的解药,勾唇一笑,郁拂云给他解药的时候说了,这个解药只能压制身体里毒药的蔓延,并不能做到解毒,想要解毒,还得配以一味药材。

    需要什么药材,郁拂云也告诉他了,只不过柳景晨没有给柳七小姐服用的意思。

    这么一个惹祸精,不管打发去了哪里都不能掉以轻心,本来把人送到了林城,他还要派人去那边守着,现在她中了毒,解药在他手里,就不怕她不乖乖听话了。

    柳景晨确实是很了解柳七小姐,等喜娘和丫鬟回到屋里时,柳七小姐已经不挣扎了,她任凭喜娘绞面、梳妆。

    等到了吉时,就被匆匆塞进了花轿,离开了她生活十几年的柳家。

    而刚刚一直为她说话、辩解的柳景意,在知道柳七小姐所做过的事情后,选择了沉默,连柳七小姐出门子的时候,他都离得远远的,生怕被柳七小姐赖上。

    柳景晨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见到他的庶兄往边上躲的动作时,嗤笑一声。

    柳家七小姐出阁冷冷清清,除了跟柳家交好的人家提了几句,这件事就过去了。

    柳家发生的事情,叶千栀没有关注,此时的她,正在城外学习骑马。

    立春会骑马,所以教叶千栀骑马的重任就落在了她肩上。

    叶千栀是第一次骑马,立春特意挑选了一匹温顺的小母马,让叶千栀坐在马上,她则拉着僵绳,围绕着跑马场走了一圈。

    跑马场里不少人策马飞驰,也有不少跟叶千栀一样的初学者,叶千栀僵着身子坐在马上,一动不敢动,在这么多人里面,倒是不显眼。

    “夫人,您放松一点,不要紧张。”立春见叶千栀全身僵硬,她看着就心疼:“有奴婢在,不会让您摔下来的。”

    叶千栀垂头看着地上小母马哒哒哒的走着,她木着脸道:“我不敢动,我怕自己动一下,就从上面掉下来了。”

    叶千栀是真的很怕,这种坐在马上,无法掌控平衡的感觉很不好。

    “放松,轻呼吸,眼睛要直视远方,不要看地面。”立春把重点要点再一次重申。

    害怕归害怕,等立春牵着叶千栀围着跑马场走了两圈,叶千栀倒是渐渐放松了下来,终于感受到了骑马的乐趣。

    不过她还是不敢自己骑马,只能让立春带着她在跑马场溜达。

    等骑得差不多了,叶千栀这才扶着立春的手下了马,她在马上坐了这么一小会儿,双腿的内侧就磨破了皮,让她走动的时候,有点困难。

    “夫人,我们在旁边的棚子里歇息一会儿,等会儿再回城。”立春见她家夫人走路的姿势都不对了,连忙扶住了她。

    “坐在马上的风景确实是比马车里的好,不过也太折磨人了。”叶千栀叹了口气,整个人瘫坐在了*上。

    她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把自己带来的吃食摆上,就有丫鬟送来了一大盆的新鲜瓜果。

    乍一见一大盆的瓜果,叶千栀惊了,立春连忙道:“这位姐姐,你是不是送错地方了?”

    她们刚刚坐下,还没有点马场里的吃食呢,这些东西是谁送来的?

    “没有送错,这些瓜果是楚二少爷所送。”丫鬟一边说,一边往楚二少爷那边的棚子望了过去。

    叶千栀和立春顺着丫鬟的目光望去,就看到楚消冲着她们招了招手,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等丫鬟离开了,立春低声道:“楚二少爷这是做什么?讨好夫人?”

    话还没有说完,立春就想起了前年年底,她跟夫人上街采购出行用品时,似乎是碰到了楚二少爷,犹记得当初楚二少爷一见到夫人就当街表白,甚至还说出要等夫人和离的话来。

    本以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楚二少爷早就放弃了,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人家还送了一大盆的瓜果过来。

    “夫人,要不要把瓜果送回去?”立春看着桌上的瓜果,心里感叹,不愧是楚家的二少爷,出手就是这么阔绰,这么一大盆的瓜果,值不少银钱。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9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4章 值不少银钱,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