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圣上是真的没有想到朱辛月有这种本事。

    耿新阳和陈海生积怨已久,两家早就闹得水火不容,当初耿新阳当街刺杀陈海生,圣上一直都以为是一个意外。

    谁能想到这个杀人案后面会扯上平阳侯。

    他一直都以为平阳侯是肱股之臣,可大理寺的人从平阳侯的书房里搜出了他跟漠北皇室往来的密信,除了密信,最让人吃惊的事情就是朱家当年覆灭的*。

    朱家当年在朝中影响力不小,不然他也不会故意设局去算计了,谁能想到这种事情多年后还会被翻出来?

    翻出来就翻出来了,圣上也不在意,可他没有想到平阳侯还会留着耿家帮他办事的证据,这也太不小心了。

    按照圣上的想法,他是很想轻轻把这件事揭过,就当从未发生过,可朝中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就算再不顾皇家的威严,也不敢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轻轻揭过。

    可要是重罚平阳侯,到时候平阳侯把朱家覆灭的*给说出来了,那他怎么收尾?

    这段时间,圣上过得是十分煎熬,他被内阁大臣逼得下旨调查平阳侯,重新审查朱家的事情。

    锦衣卫和大理寺忙活了一个多月,终于查清楚了。

    可看到结果,圣上一口气差点没有上来,当场就昏厥了过去。

    他没有想到,对他忠心耿耿的平阳侯,居然跟北燕勾结在了一起,时间还不短。

    得知自己信任的人背叛了自己,圣上又怒又气,当然在这份调查中,也有新的发现,那就是锦衣卫发现这些事情中,都有朱辛月的身影。

    圣上对政事不上心,但是他绝对不允许有人侵害他的利益,这不,刚刚得知朱辛月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圣上就让人把朱辛月带进宫了。

    “搅风搅雨?”朱辛月咀嚼这四个字,她微微摇摇头道:“我不过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皇上,我的反击可不及您当年的十分之一。”

    “当年您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害了朱家满门,让我娘亲、大嫂、二哥、二嫂,还有侄子侄女惨死。”说起这件事,朱辛月红了眼眶:“我所求也不过是还朱家一个清白。”

    “放肆!”圣上被朱辛月的话给气到了,他大声道:“朕是天子,你敢背叛朕,就得承受背叛的后果,都怪朕当初太心慈手软,没有把你这个祸害一起除掉,才造成了今日之祸。”

    圣上并不后悔当年对朱家的所作所为,可他却后悔当年没有直接把朱辛月赐死,而是利用她羞辱秦王,谁能想到,在羞辱秦王的同时,也给自己埋了坑?

    “皇上是后悔了?可惜迟了。”朱辛月笑了起来,笑容温柔,声音更温柔,可她说出的话,却残忍得如同一把刀子深深扎进了圣上的心口:“世上没有后悔药,皇上,您就算悔得肠子都青了,时间也不会倒流,您有时间找我麻烦,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

    “您要是觉得自己还可以一手遮天,把这件事隐瞒下来,那请继续。”朱辛月展颜一笑:“不过我会帮圣上公布*,圣上舍不得平阳侯这个忠臣,人之常情,毕竟他可是您的‘肱股之臣’。”

    说到肱股之臣这四个字的时候,朱辛月加重了音量,满脸的嘲讽。

    “你.....你嘲笑朕?”

    “皇上说笑了,我不过是实话实说,当年您不是标榜,为臣者应当跟平阳侯一样么?”朱辛月似笑非笑地望着圣上,爽快承认:“以平阳侯为榜样,他的所作所为,大盛不少官员怕是都做不到呢!”

    平阳侯敢吃里扒外,那是他有本事,朝中不少官员可没有这样的路子,而有路子的人,会不会干这样的事情,朱辛月就不得而知了。

    “朱辛月,你好得很。”圣上被朱辛月的几句话给气得心口疼,他咬牙切齿道:“朕要杀了你。”

    都是这个女人,要不是她,他也不会做出这种糊涂事,现在也不会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

    “来啊!”朱辛月丝毫不惧:“我就站在这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圣上就没见过这样的朱辛月,本以为他说出这番话,朱辛月会被吓得求饶,谁知道她一点儿都不怕,还敢跟他呛声。

    “你不动手?那轮到我了。”朱辛月话音未落,她已不在原地。

    等圣上回过神来时,脖子上一凉,一把白到发光的匕首顶在了他的脖子上,匕首的主人站在他身后,在圣上张嘴想要喊人的时候,她把准备好的药丸直接塞进了圣上嘴里,强迫他咽了下去。

    “你给朕吃了什么东西?”圣上怕得不行,他想要抠脖子,把药丸抠出来,可他脖子上架着一把刀,他压根就不敢动:“救驾救驾。”

    圣上慌了,他没想到朱辛月还有这一手,他完全没有堤防,这才导致自己落入了朱辛月的手里。

    等锦衣卫听到声音从门外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们‘英明’的圣上像只小鸡一样,被朱辛月拎在手里。

    “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一个手抖,他就一命呼呜了。”朱辛月见锦衣卫围了过来,她丝毫不惧,她拎着圣上走到了宫殿的上首,她强迫圣上抬头,让他看向被他寄托了所有希望的锦衣卫:“皇上,你说是他们的动作快,还是我的动作快呢?”

    “*,你是要弑君?”圣上完全不敢动,他刚才稍微挪动了一下,脖子不小心触碰到了匕首,脖子一痛,吓得他不敢再动。

    “弑君?我最多算是有仇报仇,让你以命相偿。”朱辛月冷笑道:“朱家几十口人,换你一条命,是你赚了。”

    “来人,杀了她,杀了她!”圣上瞪大了眼睛,他大声喊着,想要挣脱朱辛月的控制,可他全身无力,根本无法挣脱。

    难道就这么等死么?

    站在周围的锦衣卫哪里敢擅动?他们的皇上在朱辛月手里,他们连靠近一步都不敢,更别说杀朱辛月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9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7章 不及你十分之一,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