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看到周围的锦衣卫一动不动,圣上有些恼怒,更多的是绝望。

    难不成他就要这么死在朱辛月这个*手里?

    不甘心!

    他的皇位还没有坐热,他还没有好好享受人生,就这么死了,也太亏了。

    朱辛月拎着圣上站在高位上一会儿,等她看到不远处出现的弓箭手时,勾唇一笑。

    被她拎在手上的圣上也看到了远处站着的弓箭手,他眼里是抑制不住的喜色。

    他的救兵来了。

    只要弓箭手到位,朱辛月这个*就会被射成靶子,他就得救了。

    “你的救兵来了,可惜,他们是救不了你的。”朱辛月俯身在圣上耳边低喃:“我就算要死也会带着你一起死,才不负皇上当年对我的一片深情。”

    圣上听到这话,正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往下下坠,他瞪大了眼睛,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消失在了锦衣卫面前。

    朱辛月带着圣上从宫殿上的暗道下坠,很快两人就倒在了一块软绵绵的地方。

    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朱辛月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点燃后,才发现圣上掉落的地方离她还有点距离,而他们脚下踩着的是一块踩着软绵绵的东西,看着像是布,但是踩着的感觉又不像。

    不管是什么,朱辛月都没有理会,她拿着火折子走向圣上,就见他倒在地上,正在抠脖子。

    “我劝你不要白费力气了,没用的,药丸早就消化了。”朱辛月一眼就看出他想干什么了,她一手拎着圣上,一手拿着火折子,往黑漆漆的暗道走去。

    圣上见她熟门熟路在暗道行走,哑声问道:“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

    这条暗道不会是朱家人挖掘的吧?

    朱辛月当了圣上几年的妃子,他没明说,但是朱辛月却明白他想要问的是什么,她冷笑道:“别往朱家乱扣帽子,这条暗道跟我家里可没有关系,是开国皇帝时候挖掘的。”

    至于朱家为什么会知道?那是因为朱家某一代的家主无意中发现的,他发现后记载在了留给后世子孙的书籍里,所以朱辛月才会知道这里有条暗道。

    “你连挟持君主的事情都敢干,你还怕朕给朱家扣帽子?”圣上有些看不懂朱辛月是怎么想的,她要是怕这些,哪里有胆子做出挟持君主的事情?

    “我是我,朱家是朱家。”朱辛月声音里带了一丝丝的笑意,“我嫁给了秦王殿下,是皇家人,我的所作所为跟朱家无关,都是你们两位教会我的呢!”

    若没有圣上的打压和报复,她依旧还是当初那个不知道‘仇’为何物的大家闺秀,要不是秦王一次次羞辱于她,她的心脏也不会锻炼得如此强大。

    她能有今日的一切,多亏这两位的教导。

    他们的教导,让她受益匪浅。

    秦王是圣上的心头刺,朱辛月是圣上现在最恨的人,现在他听到朱辛月提起秦王,脸色一下子就难看得不行。

    “朱辛月,我们商量商量,你放了朕,朕就不追究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圣上恳切道:“如何?”

    “你觉得你是说话算话的人么?怕是我前脚刚刚放了你,后脚就死在了你的人手里。”朱辛月摇摇头:“我不傻,这种摆明了是坑的事儿,我可不干。”

    “我朱家满门都命丧你手,我在世上无牵无挂,若是不幸今日没法走出皇城,那也没关系,有你陪葬,我还是赚了!”朱辛月对生死早已经不在乎了,若是在意,她也不会跟着锦衣卫入宫。

    换句话说,要不是她故意让人露出破绽,锦衣卫的人也查不到她头上。

    圣上听到朱辛月这么说,内心一惊,怕得不行。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现在朱辛月明显不把自己的处境放在眼里,也难怪圣上心惊胆战!

    “你......你别冲动。”圣上颤声道:“活着多好啊,多少人想活着,都没机会活着呢!”

    “哦。”朱辛月面无表情道:“他们想活,与我何干?他们又不能替代我,给我的人生做决定。”

    这是没法谈了么?

    圣上很想哭,早知道朱辛月有所准备,他就不应该让锦衣卫把朱辛月带进宫,或者说,早知道朱辛月是这样的人,他当初就该直接让她死在冷宫。

    不,当年他就不该招惹朱辛月,要不是当年他色迷心窍,把朱辛月纳入宫中,后面一连串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他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后悔,悔的肠子都青了,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再后悔又能如何?

    时间不会因为他后悔而后退!

    那些死去的人,也不会重新活过来。

    他们都必须为自己曾经的行为付出代价!

    接下来的路程,圣上自闭了,一句话都不说,任由朱辛月拖着他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总算是快到尽头了,朱辛月重新把圣上拎在了自己面前,她望着远处透进来的一点点光亮,说道:“你说等会儿出去,咱们是在内城还是外城?”

    圣上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他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匕首,打商量道:“朕不会跑,你能不能把匕首收起来?”

    “你跑得动么?你倒是跑个试试?”吃了叶千栀研制的软筋散,他能动一下,算她输!

    “.......”被怼了,圣上也只能可怜巴巴望着前方,不敢顶嘴。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外面,朱辛月观察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不过等她带着圣上走出来,他们就被锦衣卫团团围住了。

    朱辛月面色如常,心却沉了沉,她抓着圣上往外走,好在这里地方不大,弓箭手想要射击,也因为圣上的缘故,不敢出手。

    洞口的不远处就是一条奔流的河流,朱辛月带着圣上走到了河边,望着下面奔涌的河水,朱辛月俯身在圣上耳边,轻声道:“皇上,多谢你陪了臣妾一程,你屠我满门,我也还回来了,我们之间两清了,来世不见。”

    最后四个字还未消散,朱辛月把圣上往前一推,她则纵身跳下了奔流的河水之中。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9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8章 秦王妃之死,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