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锦衣卫一边忙着去接圣上,一边忙着往河里射箭。

    只是他们射箭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朱辛月下坠的速度,很快朱辛月就被河水给吞噬,再寻不到半点踪迹。

    “皇上,秦王妃已经跳河自尽,您是否立刻回宫?”锦衣卫望着下面奔涌的河水,估算了一下,知道朱辛月活不了,这才回来禀告。

    “这里是哪里?”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圣上全身依旧不能动弹,他靠在锦衣卫身上,整个人憔悴得不行,没有一点往日的影子。

    锦衣卫首领回答道:“这是前湖山,下面那条河是从内城穿城而过的银水河。”

    前湖山?

    圣上费力的想了想,还是没想明白这里是哪里,不过有锦衣卫在,他是不担心回去的问题,只是临走时,他吩咐道:“你让人沿着银水河的两岸搜寻,一定要找到朱辛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锦衣卫首领拱手道,立刻就把圣命传达了下去。

    圣上一回到宫里,立刻就招来了太医诊治,他全身僵着,动不了,说话也费劲,太医们没见过这种病症,有些束手无策,后面还是太医院的院使亲自出马,才发现圣上是中了软筋散。

    大盛朝也不是没有软筋散这种药,可他们以前见过的软筋散,人中了以后,只是会全身无力,身子并不会僵住,更不可能说话费劲,顶多就是声音小一些。

    这种软筋散,他们以前没见过,现在是第一次接触,搭配解药的时候,难免束手束脚、迟疑不定。

    若是食用解药的人,是普通百姓,他们倒不会这般担心,可食用的人是当今天子,是大盛最尊贵的人,马虎不得。

    太医们聚在一起,商议了许久,都没有商量出一个可行的法子。

    “软筋散除了让人全身无力外,也不会造成别的影响,要不,我们就等着药效过去如何?”

    几次商议不下,有人提议道。

    他所言,正好说中了大家心里所想。

    “我觉得此言甚是合理,我们要是开的解药把圣上吃坏了身子,到时候咱们拿什么给天下百姓交代?”有人附和道。

    “我觉得可行。”

    身为太医,他们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生活,一个弄不好,说不定就会祸及满门。

    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院使如何会不明白他们的想法?说句不好听的,今天要是来这里领赏,大家都会拼命往前冲,生怕自己给落下了,可现在他们来这里不是领赏,而是给圣上配药。

    配对了,圣上不会赏,可要是出了差错,他们一家老小的命怕是保不住了。

    “院使大人,您觉得如何?”

    大家商量完了,这才征求院使的意见。

    院使摇了摇头:“关乎皇上龙体的康健,不是小事,不管有没有法子,咱们都得尽力而为,而不是知道困难,就逃避。”

    “院使大人,您这话说得倒是轻巧,咱们连皇上所中软筋散的原药材是什么,都没有检查出来,想要破解它的药效,难度多大,无需我多言了吧?”

    不用他再重述一遍,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件事的难度有多大。

    院使的脸色很难看,他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殿内传来了圣上发脾气的声音。

    他轻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劝你们心里的小算盘还是早点停下吧,皇上的心情不好,大家的日子就好过了?”

    有这个闲工夫嚼舌根,还不如把精力放在正事上面。

    太医院的太医们几乎都是出身医药世家的子弟,他们的能力毋庸置疑。

    外面的人羡慕他们这些在离圣上近的人,可只有身处皇宫的人,才能明白他们的难处。

    宫里的太医们兢兢战战伺候脾气暴躁的圣上,宫外的锦衣卫也在全城寻人。

    锦衣卫沿着银水河大肆找人,沿河而居的百姓见他们来势汹汹,纷纷避其锋芒,见到他们过来,全都绕道走,一时间,往日热闹的街道上,行人都少了一半。

    宋宅。

    天气一天比一天炎热,叶千栀怕热,好在她来这里好几年了,应对夏天的热气有一手,先是找了一间太阳照不到的房间,接着便让人把美人榻搬到了靠近窗户的地方,在窗边,特意种了两棵驱蚊树,这样就不怕蚊子叮咬了。

    除了这些,叶千栀每天都会准备一大锅的绿豆汤、酸梅汤。

    有了这些消暑神器,炎炎夏日也让叶千栀的心情不那么焦躁了。

    这天,秦玉蝶刚刚收到了庄子里送来的西瓜,她吃了,觉得味道很甜,她家夫人应该会喜欢,便给送来了宋宅。

    “夫人,这两天我听到了一个消息,有人说秦王妃出事了。”这个消息秦玉蝶是偶然间听人提起的,她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派人去打探了消息,可惜秦王府被禁军围得固若金汤,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出来。

    “你说什么?”叶千栀正端着碗头喝酸梅汤,听到秦玉蝶的话,手一软,碗头摔落在了地上,酸梅汤打湿了她的裙摆,白色的裙摆上添了一抹褐色。

    “秦王妃好像出事了。”秦玉蝶把自己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说了,接着还把自己调查的结果告诉了叶千栀:“我知道后,便派人去调查,秦王妃一直被关在秦王府,秦王府周围有重兵把守,我让人假装成了送菜小贩进去,也没有打听到重要的消息。”

    “你是什么时候听到这个消息的?”叶千栀收起了懒洋洋的坐姿,她面色凝重道:“我听立春说,最近城里戒严,锦衣卫沿着银水河两岸找人,你可知道他们找的人是谁?”

    “消息是前天偶然听到的,锦衣卫找人的行动已经持续了差不多四天了。”秦玉蝶是聪明人,她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家夫人的意思:“夫人,您的意思是,锦衣卫找的人是秦王妃?”

    “我不知道,只是太巧了,由不得我多想。”叶千栀坐不住了,她起身回房换了一身衣裙:“玉蝶,你跟我一起去金玉斋走一趟。”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8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09章 马虎不得,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