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带着秦玉蝶和立春匆匆赶往金玉斋。

    金玉斋是京城最好的首饰铺子,哪怕现在满大街锦衣卫找人,不少铺子的生意都萧条了不少,可金玉斋依旧是迎来客往。

    叶千栀进门是,一眼就看到坐在柜台后面,神情恹恹的掌柜。

    掌柜的见到叶千栀,眼睛一亮,他忙站了起来,亲自相迎:“宋夫人,您半年前在小店订做的镶宝石碧玺花簪前几天刚到,您这边请。”

    掌柜的引着叶千栀上了二楼,等到了雅间,掌柜让伙计端了茶水和糕点上来,再把镶宝石碧玺花簪给拿了出来,放在了叶千栀面前。

    簪子十分漂亮精致,不过现在叶千栀和掌柜的都没有心情欣赏这份美,等伙计离开后,叶千栀让秦玉蝶和立春守在了门口,注意不要让人靠近。

    “掌柜的,我得到消息,说是辛月出事了,你可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叶千栀开门见山问道。

    掌柜的也没有隐瞒,他苦着脸道:“姑娘她前几天被圣上召入宫中了,后来就没了消息。”

    这几天街上这么多的锦衣卫再找人,掌柜的担心得不行,就怕他家姑娘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你家姑娘进宫前,可留下只字片语?”叶千栀追问道。

    掌柜的认真回想了一会儿,才道:“并未,只是上次我去见姑娘的时候,姑娘喃喃自语,说是事情已经铺的差不多了,也到了她手刃仇人的时候。”

    那时候他只以为他家姑娘是随口一说,并没有多想,可现在回过头去看,掌柜的心惊肉跳,他颤声道:“宋夫人,您说我家姑娘会不会一个想不开,直接对圣上动手?”

    “不会。”叶千栀和朱辛月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她却笃定朱辛月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这些年她筹谋隐忍,为的就是洗刷朱家的冤屈,把*公布于众。”

    害朱家满门的人是圣上,但是朱辛月绝对不会冲动到一刀了结圣上,就为了泄愤!

    若她的报仇如此简单粗暴,朱辛月也不用吃这么多的苦头,她早就找机会一刀子了结了圣上的性命,为自己和朱家满门报了血仇。

    “朱家要是只余下她一个人,她或许会选择玉石俱焚这条路,可朱老爷和朱少爷都还在,为了他们两位,辛月也不会鲁莽行事。”叶千栀可不相信朱辛月会这么傻,这么多年都坚持过来了,就能亲眼看到朱家恢复往日荣光的时候,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事。

    “最近京城里除了锦衣卫沿着银水河找人的事情外,并没有其他的异样,从这一点来推测,你觉得掉入银水河中的人会是谁?”

    不等掌柜的回答,叶千栀就自顾自说了下去:“要是皇上出了事,朝堂不会如此平静,早就全城封闭追凶了,很大的可能是你家姑娘掉入了银水河。”

    可究竟是不是,叶千栀就不确定了,这只是她的猜测。

    叶千栀的话,没能缓解掌柜的胡思乱想,甚至还加重了他的猜测:“按照宋夫人的推测,那我家姑娘现在是否还活着?”

    “那我就不知道了。”叶千栀无奈道:“锦衣卫到现在都还在找她,就说明他们还没有找到人。”

    “这该怎么办?我得派人去找她。”掌柜的急得团团转,恨不得立刻就派人出去找他家姑娘。

    “你先不要急,现在锦衣卫满城在找她,你现在派人出去,不是明晃晃告诉圣上,你们是辛月的人么?”叶千栀见他要出去喊人,连忙把人拦了下来:“人要找,但是咱们得动动脑子,不能直接派人出去找。”

    “宋夫人有何高见?”这几天担惊受怕,掌柜的早就无法正常思考了,现在叶千栀说不能明着出去找人,一时间,掌柜的还真是想不出什么法子去找人。

    “高见谈不上,只是给个小提议,你可以派人在锦衣卫的外围找人。”叶千栀提点道:“锦衣卫已经快要把内城外城的每寸土地都找遍了,要是你家姑娘在这个范围内,早就被锦衣卫的人找到了,到现在他们都还锲而不舍找人.....”

    “这就说明你家姑娘不在城里,她或许在城外的某个村子里,咱们往那些地方派人总没错。”

    城里已经有这么多锦衣卫地毯式找人了,叶千栀可不认为,在这么密集的找寻下,还会有遗漏的地方,所以他们现在要找人,自然是往锦衣卫没出现的地方找。

    掌柜的觉得叶千栀说的有道理,他连忙按照叶千栀的安排去吩咐,等事情办妥了,掌柜的这才走到叶千栀身边,给她行了一个大礼:“多谢宋夫人。”

    “我和你家姑娘是朋友,朋友之间谈谢字就太见外太生疏了。”叶千栀摆摆手道:“我先走了,以后不管有没有好消息,咱们都互通有无。”

    掌柜殷勤的送叶千栀下楼,还把刚刚送到雅间的簪子给包了起来,让叶千栀带走。

    在叶千栀和金玉斋的掌柜谋划怎么找人时,远在皇宫的圣上发了一通脾气不说,还发落了一个妃子。

    “滚,你们都给朕滚远点。”圣上喘着气靠在枕头上,见小内侍站在门边,他更是气得不行,随手抄起了床头边上的一个花瓶,狠狠砸了过去。

    ‘哐’的一声脆响,花瓶落地,惊得屋外的鸟儿展翅逃离。

    守在门口的小内侍也被吓了一跳,想要进来,可对上圣上那宛如杀人的目光时,小内侍压根不敢靠近,只能站在门口干着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圣上捂着心口,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他没想到自己被朱辛月劫持,还能平安回来,现在他想要宠幸一个女人,为什么就有心无力呢?

    也不是说他不行了,就是没法跟以前相比,而且每次*时间稍微长一点,他的心就揪着疼。

    “皇上,多谢你陪了臣妾一程,你屠我满门,我也还回来了,我们之间两清了,来世不见。”

    朱辛月跳下银水河时说的话,在圣上耳边反复回响,他勃然大怒:“毒妇!”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8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10章 毒妇,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