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当时朱辛月说这句话的时候,圣上并没有多想。

    他灭了朱家满门,朱辛月算计颇多,也只是还了朱家清白,谈何仇已经报了?他们之间两清了?

    当时他没想到朱辛月会留有后手,现在才明白过来。

    朱辛月还真是蛇蝎心肠,居然在这种事情上,算计了他一把!

    他正值壮年,各方面的需求都是最强的时候,朱辛月这一手,无疑踩到了他的痛点。

    想到刚刚那个妃子眼里的怀疑和失望,圣上心里的怒火是越来越烈。

    身为男人,被自己的女人质疑这方面的能力,他真是丢脸死了,他有心想要证明自己,可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不行了。

    圣上一脸灰败的靠在枕头上,好半晌,他才打起精神,怒声道:“让程锦汉滚来见朕。”

    守在门口的小内侍听到圣上的吩咐,立刻就去请人了。

    程锦汉是锦衣卫的指挥使,这次寻找朱辛月的事情就是他在负责。

    圣上传召,程锦汉不敢拖延,急忙忙赶来见圣上,本以为圣上急匆匆喊他来是有什么急事,没想到,他刚刚进门,圣上就开门见山:“可有秦王妃的行踪?”

    “回皇上,臣已经把范围扩大了一倍,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找到秦王妃的身影。”程锦汉拱手道。

    朱辛月掉下银水河已经好几天了,他们也找了很久,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朱辛月的半点踪影,那么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朱辛月刚刚落水就被人救起,她趁他们没有找过去的时候,躲了起来。

    另外一种则是朱辛月不幸溺死在银水河中,被河水冲走,所以他们到现在才没有找到她。

    “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掘地三尺都得给朕把秦王妃找出来。”圣上早就猜到程锦汉他们没有找到人,可听到他这个回答,圣上还是很气,他吩咐道:

    “彻查跟秦王妃有往来的人,把跟她有过交流的人全都抓起来,给朕严刑拷问,一定要问出来,秦王妃在京城有多少钉子。”

    程锦汉拱手道:“臣,领旨。”

    程锦汉不明白圣上为什么会这么吩咐,不过圣上有这个要求,身为臣子的他,自然是尽心尽力去查办。

    锦衣卫是军政搜集的情报机构,让他们去找个人、查点东西自然不难,可偏偏这样的情报机构从先帝开始就走下坡路,有点名存实亡的意思。

    所以当程锦汉让人去调查朱辛月的事情,居然调查不出来,在他们的调查里,朱辛月一直都躲在秦王府,没有跟外人接触过。

    程锦汉总不能拿这个结果去回禀圣上,所以他加派了人手,希望能有新的发现,可最后调查出来的结果依旧是朱辛月除了在秦王府里活动,并没有跟外人接触过。

    无奈,他只能拿着这个调查结果呈上去给圣上看,结果自然是他被骂的狗血淋头。

    “这就是你调查出来的结果?你调查出什么了?朕让你调查秦王妃的交际圈子,你给朕看的是什么狗屁不通的东西?”

    圣上喘着气破口大骂,骂了一通,他还是气不过,直接抓起了桌上的砚台,往程锦汉圣上砸去。

    程锦汉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任凭圣上打骂,等圣上骂痛快了,气也出得差不多了,才苦着一张脸离开了皇宫。

    被圣上打骂了一通,程锦汉暗暗发誓,他一定要找到朱辛月,哪怕最后只是找到了朱辛月的一块尸骨,也算是有所交代。

    心里憋了一口气,程锦汉回去后,立刻加派了人手,搜寻的范围也扩大了。

    锦衣卫、叶千栀、金玉斋的掌柜,几方人马都派出人寻找朱辛月,可惜他们把城里城外的每一寸土地都翻找了一遍,还是没能找到朱辛月。

    这个让人差点掘地三尺寻找的人,此时正躺在床榻上,小脸一片苍白。

    “小丫头,你今天感觉有没有好一点?”门外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很快房门被人推开了,一个穿着僧袍的老和尚出现在门口,他手里拿了几个馒头,直接丢给朱辛月:“给你带的口粮。”

    朱辛月看着被丢到她面前的馒头,满头黑线,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或许是她的表情太过于嫌弃,老和尚看到后,有些不悦:“你个小丫头,还嫌弃白馒头呢,你知不知道这几个馒头都是贫僧省吃俭用省下来给你的?”

    “多谢大师。”朱辛月赶忙道谢:“我不喜欢吃馒头,大师饿的话,不如您拿回去吃?”

    “你个小丫头还真是奇怪,连细面馒头都不喜欢吃,那你喜欢吃什么?”老和尚觉得眼前的小丫头很是麻烦,但是好歹他把人从河里捞起来了,现在多加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你想吃什么,告诉贫僧,贫僧给你找去。”

    “先说好了,鸡鸭鱼肉这些荤腥的菜肴,免谈。”

    “大师,我受了重伤,吃素虽然能饱腹,可我想要尽快恢复伤口,还是得吃肉。”朱辛月实事求是道:“不仅得吃肉,还得喝药。”

    朱辛月轻叹了口气,不知是该说她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说她运气好,是她被老和尚从河里捞出来,活了下来,运气差嘛,就是她本以为自己在水中闭气一段时间不成问题,没想到她会突然脚抽筋,差点假死就变成了真死。

    她被老和尚直接从河边带到了皇觉寺,安全是安全了,但是她呆在这个地方,联系不上自己的人,也不知道外面乱成了什么样子。

    “吃肉这不可能,贫僧要是给你炖肉,贫僧就会被师兄给扫地出门。”老和尚连连摆手:“喝药?你要什么药材?你说说看,要是庙里有,贫僧就去给你偷点过来用用。”

    闻言,朱辛月很是奇怪道:“你不是庙里的人么?为什么要拿点药材,还得用偷?”

    对他们和尚来说,寺庙不就是他们的家么?在自己家里拿点东西,居然还得偷?

    老和尚他在皇觉寺究竟是有多遭人嫌弃啊?

    老和尚委屈道:“这不是听说药材能泡酒,贫僧便试着学学。”谁知道他把药材全都给嚯嚯了,方丈一气之下,就禁止他踏入药房半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8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11章 多遭人嫌弃,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