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朱辛月是真的无话可说了,她长这么大,各种各样的人也见识了不少,有人贪权,有人爱财,有人好色,但是她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她能碰到一个好酒之人。

    若对方是红尘中人,好酒也能理解,可偏偏对方敲木鱼念经的老和尚。

    和尚不都是戒酒戒色戒荤腥么?

    为什么眼前这个和尚如此不同?

    “要不这样好了。”朱辛月跟他商量道:“你帮忙请个大夫来给我看看如何?”

    她觉得自己要是再这么躺下去不医治,自己这条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那不行,先不说贫僧不能下山,就算下山了,也没法带大夫上山给你看病,不然被师兄知道了,他就知道贫僧又下山了。”老和尚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他违心劝道:“忍一忍,你年轻,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外伤是容易愈合,内伤呢?

    从老和尚寥寥数语中,朱辛月总算明白,为什么老和尚把她带回来这么多天了,一直都偷偷摸摸给她塞馒头了,原来是怕被他的师兄知道,他偷偷下山的事情。

    面对这件事,朱辛月感到有点气又有点想笑,她无奈道:“那怎么办?我感觉很不好,再不喝药,我怕是撑不下去了。”

    她能撑到现在,不过是因为叶千栀先前给了她不少药丸,她不管那些药丸有什么用,反正只要不是毒药,她全都往嘴里塞,就为了能活下去。

    “那怎么办?你可别死在贫僧这里,这要是被师兄知道了,他肯定护误会是贫僧把你毒死了。”老和尚急得团团转,额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我知道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要不这样好了,我有个朋友会医术,你悄悄进城,帮我送一封信给她,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她会处理好。”朱辛月想了想,说道。

    “贫僧说了,师兄不让我下山。”老和尚固执道。

    连下山都不行,更别说进城了。

    “.......”面对油盐不进的老和尚,朱辛月也没了法子,她眼尾一扫,瞄到了放在桌上的各种酒坛,突然灵光一闪,眼里浮现出一抹喜色,她不紧不慢道:“大师,您屋里这么多酒坛,里面装着的都是您自己酿的酒吗?”

    “不是贫僧酿的酒,难不成是买的不成?”老和尚得意洋洋炫耀道:“你可不知道为了这些酒,贫僧花费了多少心力。”

    说话的时候,老和尚满脸柔色,看向这些酒坛时的目光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似的。

    朱辛月把他神情和语气的变化看在眼里,心里有了主意,附和道:“我明白,您对待这些美酒,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何止啊,孩子不过是小时候要多注意一点,长大了就好了,可贫僧这些酒,贫僧得小心翼翼伺候,半点不敢怠慢。”老和尚聊起美酒,话就多了:“敲木鱼和念经,贫僧只能算是一般般,比贫僧厉害的前辈后辈数不胜数,但论酿酒,世上少有人能跟贫僧相比。”

    “您还挺自信的,不过我知道世上有人酿酒的本事不比您差,甚至有可能略胜您一筹。”

    闻言,老和尚立刻来了兴趣,他追问道:“是谁?这个人在京城吗?”

    “我告诉您她在哪里也没用啊,您又不能去找她。”朱辛月叹了口气,故作遗憾道:“等您什么时候能下山了,我再告诉您她是谁吧。”

    “不行,你现在就告诉贫僧,贫僧酿酒几十年,还没碰到对手呢,你要是不告诉贫僧她是谁,贫僧就缠着你,不让你休息。”老和尚一听到酿酒这两个字,眼睛就冒金光,恨不得立刻把人抓来,好好比试一番。

    看看究竟是谁酿酒的技术高超。

    “可我告诉您也没用啊,您又不能下山。”朱辛月宽慰他道:“您也别着急,以后总有机会见面的。”

    以后是什么时候?

    老和尚是一刻钟都等不了,他握了握拳,下定决心:“你告诉贫僧她在哪里,贫僧这就下山去找她。”

    “她啊,就在京城,不过她极少跟外人接触,你就算下了山,进了城,没有人引荐,也见不到她。”朱辛月故意把人往神秘的方向扯。

    造成想要见对方一面比登天更难的错觉。

    老和尚一听,登时就急了,他看着是不太聪明的样子,但这不代表他没脑子,他在屋里转了两圈,便把视线落在了朱辛月身上:“你知道得这么清楚,那你肯定跟她关系匪浅吧?”

    “我跟她啊.......”朱辛月拉长了音调,让老和尚紧张得瞳孔微缩,身子一瞬间紧绷,她把老和尚的反应看在眼里,见他颇为紧张,这才没有继续卖关子:“我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

    “有你在,贫僧要见到她,不是很容易?”老和尚道。

    “可我现在受了伤,连下地都困难,更别说下山去找她了。”朱辛月给了老和尚一个爱莫能助的神情。

    老和尚忙道:“你可以写封信让我带去啊!有你的信在手,她肯定不会拒绝见我。”

    上钩了!

    朱辛月却没有急着答应下来,而是善解人意道:“可您的师兄不是不让您下山么?您这要进城,这被您师兄知道了,您就不怕他生气?”

    “哎呀,怕什么?”老和尚一想到能跟别人切磋酿酒,瞬间就把对师兄的惧意抛之脑后了,他摆摆手道:“偷偷下山这事儿贫僧又不是第一次干了,早就熟练得不行了,贫僧救你的时候,不也是偷偷下山买酒酿么?”

    “......”朱辛月无言以对。

    倒是老和尚兴致勃勃的给她找来了纸张,他去庙里晃荡了一圈,想要把毛笔和砚台、墨条找齐全,可偏偏老和尚从来就没做过靠谱的事情,所以他找了,但是人家不给他。

    最后没办法,他只能去厨房掏了一块黑漆漆的黑炭,带回来给朱辛月使用。

    朱辛月也不嫌弃,她把自己的情况提了提,再把老和尚的事情一并交代了清楚。

    等她写完,老和尚就把信揣在了怀里,问清楚了地址,按照以往的方式悄悄下了山,喜滋滋进了城。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8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12章 全都是套路,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