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叶千栀和立春就看到了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不认识了?”谢令奕见叶千栀和立春面无表情的望着他,脸上的笑意淡去了三分,他抚了抚衣袖,“栀栀不记得我了,可我每天都想栀栀,想得夜不能寐。”

    “胡言乱语。”

    叶千栀还没如何,立春先受不了了,她大声呵斥道:“我家夫人清清白白一女子,你可别胡乱攀咬。”

    谢令奕没理会立春,他的目光落在叶千栀身上,贪婪的望着她。

    他的目光太有侵略性,让叶千栀不悦皱眉。

    她没想到再次见到谢令奕,是在京城,本以为去年她都这般对待他了,谢令奕不说见到她绕道走,也应该不会乐意见到她,可她没想到谢令奕却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提山洞里发生过的事情,而是跑来说一些让人误会的话语。

    “栀栀,你当真这般狠心?要忘了我?”谢令奕见叶千栀眉头微微蹙起,他本冷下来的脸庞,立刻大地回春,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就知道栀栀还记得我。”

    ???

    请问你的结论是从哪里得出来的?

    叶千栀觉得谢令奕的脑子有毛病,所以才会说出这些让人误会的话语,她面无表情的望着他,慢吞吞吐出了三个字:“你谁啊?”

    “当真不记得我了?”谢令奕可不相信叶千栀会忘记他,他对自己的颜值还是很有自信的,他略过立春,凑到叶千栀面前:“就算你不记得我了,可我还记得你。”

    一靠近,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谢令奕轻轻嗅着,眼里盛满了笑意。

    就是这股香味,这一年多来,一直都盘旋在他心头,让他朝思暮想、念念不忘。

    在他过往的二十多年的生命中,谢令奕身边都没有女子的身影,不是没人送美人给他,而是谢令奕讨厌女人,恨不得离女人三尺远,可自从上次在山洞里跟叶千栀有过短暂的接触后,谢令奕突然发现自己能接受叶千栀靠近他。

    这个发现,让他以为自己的毛病没了。

    这一年多以来,他也试着接触了不少姑娘,可那些姑娘一靠近他,谢令奕下意识就排斥得不行,恨不得把人丢出墙,他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为什么他跟叶千栀可以靠得那么近,而其他的女人就不行?

    难不成是因为那次的情况不一样么?

    谢令奕想不明白,这不,得到消息说宋宴淮奉旨去了西南治水,他便马不停蹄跑来了京城,就为了见叶千栀一面,为了验证他心里那个荒唐的想法。

    现在见到了叶千栀,他们之间呼吸清晰可闻,谢令奕发现自己不讨厌叶千栀,也没有想把人丢出去的想法,甚至他看到叶千栀发髻上有一片花瓣,手痒痒想要帮忙处理。

    他的手指动了动,恨不得立刻上手,可考虑到他们现在的关系,谢令奕只能强行压下了心里的渴望。

    叶千栀只觉得他的目光让人头皮发麻,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她手动了动,谢令奕看到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声音暗哑道:“你这是又想给我下毒?”

    叶千栀用力挣扎,想要挣脱他的桎梏。

    谢令奕好不容易捉到了她的手,如何会愿意就这么撒手?

    好在叶千栀身边有立春,在谢令奕捉住她手的时候,立春大步上前,对着谢令奕一巴掌拍了过去:“打死你个登徒子!”

    立春的武功自然是没法跟谢令奕相比,但是人被惹到了,怒火中烧的时候,就会爆发出无限的潜能。

    ‘啪’的一下,一个巴掌落在了谢令奕的脸上。

    谢令奕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被女人打过巴掌,立春打他这一下,让谢令奕整张脸都冷了下来,他冷冷的瞥了立春一眼,压抑着怒火道:“找死。”

    “你个登徒子,还抓着我家夫人不放,看看我打不死你。”立春见他挨了打还不放开她家夫人的手,更加生气,对着谢令奕拳打脚踢。

    谢令奕被迫应战,只得放开了叶千栀的手。

    立春武功不高,很快就落了下风,不过她身边有随时带着药粉的叶千栀,所以她及时抛出了药粉,一把抓住立春的手,两人急匆匆逃离小巷。

    谢令奕没想到叶千栀一言不发又撒了药粉,他下意识就往后退,等药粉纷纷扬扬落在了地上时,小巷里已经没有叶千栀的身影了。

    “又让你跑了。”谢令奕勾了勾唇,眼神邪魅,他淡笑道:“不着急,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他跟宋宴淮不对付,算是死敌,以前他们争夺的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财物,现在他看上了宋宴淮的女人,把人抢过来,应该也不过分吧?

    谢令奕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对,在他看来,他这辈子可能就对叶千栀这么一个女人感兴趣了,所以难得碰上了,自然是要把人拘在自己身边。

    跑远的叶千栀还不知道自己被谢令奕惦记上了,她和立春离开小巷,也没心情到处溜达了,两人干脆打道回府。

    刚刚到家,门房便来报,说是有人找。

    “谁啊?”叶千栀诧异道,要说有人找郁拂云,那她一点都不意外,郁拂云这个马甲,她认识了几个人,可找郁拂云的人,自然是去另外一处宅院,不会来这里。

    “是皇觉寺的*。”门房回答道:“他一来就指名道姓要见夫人。”

    皇觉寺的*?

    那不就是和尚?

    她跟和尚素无交集,也不知道对方找她有什么事情。

    不过人家已经上门了,自该去见见。

    叶千栀带着立春直奔会客厅而去,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宋婆子的声音。

    “大师,你帮我算算,我家闺女的姻缘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才能把她给嫁出去?”宋婆子愁眉苦脸道。

    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她的这几个孩子,婚姻之事还挺坎坷。

    老和尚压根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他伸长脖子往外看,当他看到叶千栀时,焦躁的眼里掠过一抹亮光,站了起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8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14章 惦记,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