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云绮支支吾吾的‘嗯’了一声。

    宋婆子被她家闺女这个反应给弄懵了,宋云绮性子跳脱,行事咋咋呼呼,沉不住气,什么时候见到她这个样子?

    宋婆子盯着宋云绮看,想要知道,她究竟怎么了。

    “娘,没事的话,我就先回房休息了。”宋云绮被宋婆子盯着瞧,有些紧张,拈着月季花的手紧了紧,差点没把月季花的花梗给捏碎。

    “你不对劲。”宋婆子说不出宋云绮哪里不对劲,但是她给她的感觉就是不对,跟往日里给她的感觉不一样,“阿绮,你给娘说实话,你这几天不着家,天天往外跑,是怎么一回事?”

    “我......”

    宋云绮正要开口,就被宋婆子给打断了:“你可别说你是去巡视作坊和铺子,或者是去谈生意了,这个借口太假,糊弄不了我。”

    “........”宋婆子把宋云绮找的借口全都给堵住了,宋云绮无话可说。

    “阿绮,你最近天天往外跑,不会是去做坏事吧?”宋婆子目光锐利的打量着宋云绮:“你要是敢去做坏事,我就打断你的腿。”

    “娘,您想到哪里去了?”宋云绮无奈道:“您放心吧,我没做坏事。”

    “那你天天往外跑,是干什么去了?”宋婆子问道。

    先前的时候没注意,宋婆子便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可现在见宋云绮支支吾吾,她心里起疑,再回想宋云绮最近的行为,宋婆子才发现她忽略和遗漏了太多地方。

    “我去谈生意了。”宋云绮小声道。

    “你当你娘我是傻子还是瞎子?”宋婆子见她不说实话,气得不行,她指了指宋云绮手里的月季花:“这花是人送给你的吧?跟你见面的人,是男人?”

    “这是我在路边摘的。”宋云绮下意识辩解道。

    “你觉得我会信?”宋婆子见她还不说实话,心里更气了,她扯着宋云绮去了自己的屋里,坐下后,她冷声道:“你是我生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道?你就不是爱花的人,更别说这朵花也不咋的,还没有你哥院子里的月季花漂亮。”

    就这丑不拉几的花瓣,雪球见了都不乐意扒拉。

    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臭男人送给她家闺女的,居然让她家闺女把这丑的不行的月季花当成宝,带回家来了,到现在都舍不得丢掉。

    “也没有你说的这么差,这花闻起来还挺香的。”宋云绮弱弱辩解道。

    “是花闻起来香,还是送花的人合你心意?”宋婆子一语道破玄机,她扬眉道:“你也别急着否认,你知道的,为了你的亲事,我着急上火,你要是真遇到了喜欢的人,我肯定不会阻止。”

    要是她家闺女愿意嫁人,别说阻止了,她怕是会高兴得去放烟花。

    宋云绮知道自家娘亲很担心她的亲事,可这件事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罢了,事情还没有到可以跟宋婆子说的地步,她抿了抿唇,松了口:“娘,等我和他进一步以后再跟您说,好不好?”

    闻言,宋婆子两眼放光,激动得不行:“好好好,你决定就行了。”

    见宋婆子这么高兴,宋云绮心里有点内疚,她是不是太过于任性了一些?才让她娘为她操碎了心。

    “阿绮啊,你最近频繁出门,就是跟他见面?”宋婆子欢喜过后,冷静下来,她问道:“这个人家里是干什么的?有几口人?他多大年龄了?可否婚配?”

    “娘,我和他现在就是普通朋友,您问这些干什么?”宋云绮害羞得不行,脸颊绯红。

    “傻孩子,你们现在是朋友,可不代表你们永远都是朋友啊,娘知道,你跟他才刚刚开始,但这不妨碍娘知道这些事情啊。”宋婆子见她一直不开窍的闺女开了窍,也挺高兴的。

    不过高兴归高兴,为人父母,该操心的事情还是得早早操心起来。

    “我们还没开始,就是我挺乐意见到他,挺喜欢跟他一起呆着。”宋云绮小声道。

    听到宋云绮这话,宋婆子呆住了,敢情这是她家闺女剃头挑子一头热,对方是什么想法,她们都不知道呢。

    在宋婆子追着宋云绮问她心上人的事情时,另一边,叶千栀也顺利爬上山,到皇觉寺捐了香油钱,还订了一间厢房,打算在皇觉寺待几天。

    等安顿好后,叶千栀带着立春四处散步,慢慢悠悠不着痕迹的走到了老和尚的住所。

    跟其他和尚不同,老和尚直接被安置在了皇觉寺最边缘的地方,据说是因为老和尚年轻时候偷学酿酒,谁知道酒没有酿出来,把自己的住处给烧了。

    为了避免他将来连累别人,皇觉寺的住持不得不把老和尚的住所挪到了最外边。

    叶千栀过来的时候,老和尚也刚好带着馒头回来,他见叶千栀来了,连忙带她去了自己储存美酒的地方。

    夏日里的天气暗得比较晚,此时晚霞漫天,风景独好,叶千栀却顾不上看周围的美景,她跟在老和尚身后,着急的往他储存美酒的房子走去。

    推开门,老和尚摸出火折子点燃,这才进了屋。

    叶千栀跟在他后面,立马跟上。

    “小丫头,你的朋友来了。”老和尚一进门就喊道。

    下午的时候,老和尚一回来就告诉她已经把信送到了,朱辛月猜测,最快明天,最迟后天,叶千栀应该就会来,她没想到,叶千栀一得到消息,立刻就赶来了。

    “辛月。”见到小脸苍白,虚弱得不行的朱辛月,叶千栀忙奔上前,抓住她的手,给她把脉。

    半晌,叶千栀脸色凝重的收回手,见她脸色难看,朱辛月打趣道:“你脸色怎么这般难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来给我奔丧的呢,你笑一笑,好不好?”

    “辛月,你还有力气说笑?”叶千栀劈头盖脸教育道:“你知不知道你受了多重的内伤?一个弄不好就把自己给玩完了,你被他带来这里多久了,怎么不早点给我传信?”

    “你别生气,这不是他不愿意么?我求了他好久,他才同意帮我送信。”朱辛月指了指老和尚,把锅甩给了他。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8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16章 你不对劲,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