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一口大锅从天而降,压在了老和尚的头上。

    老和尚平日里虽然一心扑在酿酒上,但这不代表他脑子转得慢,朱辛月刚刚把锅甩过来,老和尚立刻喊冤道:“小丫头,你说话得凭良心啊,贫僧什么时候说了不给你送信了?”

    “没有吗?要不是我提起我朋友会酿酒,你会乐意走这一遭?”朱辛月反问。

    “......”老和尚哑口无言,好一会儿,他才弱弱道:“可你身上没有伤啊,又没见流血,贫僧就没想着要给你寻大夫。”

    其实他刚刚把人从河里捞出来的时候,确实是想把人送去医馆的,可小丫头不愿意啊,一直拦着不让他送,最后没办法,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小丫头从山下带到了这里。

    把人安置在他的地盘,老和尚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要是让他师兄来给小丫头看伤,那他师兄来了,他得怎么解释这件事?

    他偷偷下山的事情也瞒不住,到时候等待他的,不是关禁闭,就是被师兄限制一段时间不能酿酒。

    对于老和尚来说,不能与美酒相伴,那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老和尚委委屈屈,叶千栀见他这样,便让他先离开,她得给朱辛月检查一下,看看身上有没有其他的外伤。

    老和尚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碍手碍脚,他很是爽快离开,只是临走前还不忘叮嘱道:“你们小心点啊,别把我的酒给毁了。”

    “放心好了,我要是毁了你一坛酒,那还你两坛。”叶千栀随口道,她是来这里治病的,又不是来这里练武功,怎么会把他的酒毁了?

    闻言,老和尚眼睛一亮,差点脱口说出,让她随便毁的话来,好在最后还有一丝理智,强行把这话给咽了回去,没说出口。

    等老和尚离开了,叶千栀立刻让立春把门关上,她动作利索的给朱辛月检查了一遍。

    “还好,你身上没有其他明显的伤,我等会儿给你施针,再让立春给你熬一副药,好好调理,也就没什么大碍了。”叶千栀说起朱辛月的内伤,眉头微微蹙起:“最近这几个月你都只能卧床休养,不能随意走动,不然......”

    下面的话,叶千栀没说,朱辛月也明白。

    她的身体,她清楚,要不是她实在是撑不下去,也不会让老和尚给她走这一遭。

    “劳烦你走这一趟了。”朱辛月过意不去,她跟叶千栀说是朋友,可其实一直都是叶千栀帮她,从认识到现在,她不知道劳烦了叶千栀多少次了。

    “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么?朋友之间互相帮助不是应该的?你再说劳烦这个词,那就说明你没有把我当朋友看。”叶千栀开玩笑道:“我现在这么帮你,可不是白帮的,说不定以后还得让你罩着我。”

    “好说好说。”朱辛月笑容虚弱:“我们不分彼此,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叶千栀不过一句打趣的话罢了,可后来,不管叶千栀经历了多少事情,遇到了多少难关,她的身边都有朱辛月鼎力相帮,从不缺席。

    叶千栀开了方子,让立春去抓药,她则趁机给朱辛月施针,等施针结束后,立春还没有送药过来,叶千栀便和朱辛月闲聊。

    “你是怎么打算的?你是要在这里养伤,还是跟我回城?”叶千栀低声道:“最近这段时间锦衣卫一直都在城里找人,我猜他们找的人是你。”

    “不错。”施针一圈,朱辛月好受了不少,她想到了自己的杰作,含笑道:“现在皇上怕是恨死我了,恨不得把我抽皮扒筋。”

    “你做了什么?”叶千栀好奇道。

    朱辛月低声道:“你不是送了我一瓶软筋散么?我让人在里面添加了一点影响男人*的药,皇上现在只要一*,立马心绞痛不说,*的时间也大大减少。”

    闻言,叶千栀冷俊不禁,她低眉浅笑道:“你这主意很绝,他堂堂天子,平生也没什么喜好,就好女色,你这一弄,不是让他连唯一的喜好都给没了?”

    “何止啊,你知道今年是什么年么?”朱辛月见叶千栀一脸迷茫的模样,就知道她不知道这件事,她小声道:“今年是三年一选秀的大选之年,你说皇上有了这毛病,他还好意思大肆采选么?”

    叶千栀把自己代入皇上的身份,感受了一下遇到这件事时的感受,她突然全身打了一个哆嗦,用力摇头道:“我要是他,肯定是不愿意选秀了,这病能治好还行,这要是治不好,选这么多女人放在宫里干什么用?能看不能吃,得多着急啊!”

    何止是着急啊,喜好美色的圣上,看到这么多美人在眼前晃荡,他想吃,吃不着,还得堤防自己的病不能被宣扬出去,心累!

    “你特意进宫一趟,就是为了这件事?”叶千栀想了想道:“应该不止吧?”

    “知我者,栀栀也!”朱辛月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她手指下意识搓了搓自己的衣袖,“我这么做,是为了我自己,我不想跟皇家人扯上关系了,不管是皇上还是秦王,我都不想跟他们扯在一起,所以只能选择金蝉脱壳的办法从这个旋涡里离开。”

    “我不想再当皇家妇,也不愿意百年之后还得跟这些厌恶的人埋在一起。”

    “跳河这个事情,你是故意的?”

    “这倒不是。”事情已经落幕,朱辛月也没有瞒着叶千栀,老实道:“我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不过我当时的准备是另外一条路,没想到我入了暗道,里面有两条路,我随便选了一条走,这也是没办法,只能赌一把,好在我最后赌赢了。”

    不仅赢了,而且比她安排的结局更好。

    当着圣上和锦衣卫的面跳了河,只要她不出现,时间久了,圣上他们必定会以为她已经不在了。

    “这些事情,你应该跟我通通气,你不知道,我知道你出事的时候,差点没吓死。”叶千栀埋怨道:“还说我们是好朋友呢,你就是这么跟我做朋友的?什么事情都瞒着我。”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7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17章 不愿当皇家妇,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