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就是怕事情败露,把你给牵扯进来。”朱辛月歉意道:“在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之前,我都不敢冒这个险。”

    虽说她早早就制定好了计划,但是计划是计划,执行起来的时候,还是会发生各种意外。

    计划没有变化快,这是没法子的事情。

    好在最后有惊无险,她还是平安度过了。

    等立春端着药碗来的时候,叶千栀和朱辛月已经聊完了。

    朱辛月是个非常配合的伤患,不管汤药多苦,她眉头都不皱一下,端着碗头,一饮而尽。

    见她半点都不迟疑,动作豪爽就把汤药给喝了,叶千栀抓着果脯的手紧了紧,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果脯给她。

    “好苦。”朱辛月把汤药喝了,这才回过味来,她见叶千栀手里的果脯,连忙抓了两个过来,丢进了嘴里,这才眉开眼笑道:“酸酸甜甜的,味道不错。”

    “喜欢?那多给你一个。”叶千栀见她喜欢,动作快速塞了一个果脯给她。

    朱辛月连连点头,她在这里待了几天,除了白馒头,什么东西都吃不着,对她来说,现在吃什么都行,就得有点味道。

    叶千栀在皇觉寺小住了七天,七天后,朱辛月的情况好了不少,她特意让立春取了一套男子的衣袍,给朱辛月换上,拿着眉笔在朱辛月脸上修饰了几下,让她变成了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

    等准备好了一切,叶千栀便带着朱辛月告辞离开了,临走前,叶千栀让阿平来了皇觉寺一趟,带了不少美人坊新出品的美酒。

    老和尚好酒,送他美酒比送他金银珠宝,更让他高兴。

    事实上也是如此,老和尚收到了叶千栀送来的美酒,他如获至宝,把酒坛放到了屋里,时不时就要去看几眼。

    叶千栀带着朱辛月下了山,朱辛月早早就想到要以这种法子脱离皇家,自然是早就做了相对应的准备,身份文牒一应俱全,她跟着叶千栀顺利回了京城。

    哪怕入城时,锦衣卫就在城门口检查,她镇定自若,一点儿也不怵,面对锦衣卫的盘问,她也能对答如流。

    最让叶千栀意外的是,朱辛月不仅能模仿男子的行为举止,甚至连声音也都变了。

    一切都完美无缺。

    一行人顺利进城。

    叶千栀带着朱辛月进了城,把她安置在了朱辛月早些时候准备好的宅院,等做完了这些事情,叶千栀这才独自回家。

    她一回来,宋婆子就告诉她,在她离开家的这段日子里,每天都有人送礼物给她。

    “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三郎安排人送来给你的,可后来想想,不对啊,三郎他现在远在西南,别说他有没有这份心思,就算有,也做不到每天如此。”

    还有一句话,宋婆子没有说,就她家三郎那榆木脑袋,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讨小姑娘的欢心。

    送礼物、给惊喜这种事情,就不是他能做出来的。

    送来的礼物全都堆在了叶千栀房间的桌上,宋婆子在一旁,给叶千栀介绍,这些礼物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叶千栀先打开了匣子,看到了里面满满一匣子的首饰,有头面也有佩戴的耳环项饰,还有挂在腰间的荷包吊坠。

    接着打开了另一只匣子,里面放着的是各式各样的绢花,这些绢花颜色艳丽,做工精巧,不像是街上买来的,倒像是特意定做的。

    叶千栀把七个匣子全都打开来看,送来的东西千奇百态,不过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这些东西都是大多数姑娘家所喜欢的。

    看完了,叶千栀扬了扬眉:“娘说得对,这些东西确实不是温言送来的。”

    他们夫妻五载,对彼此的喜好非常了解,宋宴淮给她送礼物,绝对不会送这些,也不会如此大手笔,因为他知道,她不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物件。

    叶千栀天生绝艳,不打扮就已经十分吸引人的目光,若是她有心装扮,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少的事情。

    长得美艳不是她的错,可长得美艳却不知道收敛,那就别怪麻烦找上门。

    在京城这些日子,叶千栀从来不参与夫人们之间的聚会,也极少以女子面容示人,就算有些时候以女装示人,她的装扮也是低调到了极致。

    宋宴淮是她的枕边人,自然知道她不喜欢这些华而不实、张扬的头饰,所以他要是送礼物给她,也绝对不会送这些。

    “我就说三郎没这么细心。”宋婆子看着满桌子的礼物,心里一动,她得找个机会,让人传句话给宋宴淮,让他不要一心都扑在公务上,得多花点心神在家里。

    别人都知道给他的媳妇儿送礼物献殷勤,他这个夫君,倒是一点表示都没有,说得过去么?

    “栀栀,你知道这些礼物是谁送来的吗?”宋婆子在猜到这些礼物不是来自她家三郎时,就已经把里面的东西检查了一遍,却没有发现只言片语。

    叶千栀稍微思索了一下,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人影,她含含糊糊道:“不知道呢,或许是有人送错了,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话一听就很假,这么多贵重的礼物,谁会送错?

    而且对方送礼物过来时,还指名道姓说是送给叶千栀的,这个人肯定认识叶千栀。

    只是她家栀栀不说,宋婆子也就当做自己没发现。

    表面上,宋婆子一脸淡定,可私底下她却急得团团转。

    “这个人送这么多礼物给我家栀栀,绝对没安好心,三郎现在不在京城,我可得盯紧点,别让栀栀被别人给叼走了。”宋婆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她在房间里转悠了好几圈,最后想出了盯梢的法子。

    这几天她家栀栀出门,她也得跟着去,在三郎没有回京前,她得帮着守住儿媳妇。

    女人的第六感是十分精准的,更别说对方大手笔连送了七天的礼物,在宋婆子眼里,那人绝对有所图谋,而且所图肯定是她家栀栀。

    不然谁没事吃饱了撑着给别人家的媳妇送这么多贵重礼物?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7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18章 别被叼走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