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婆子打定主意要跟踪叶千栀,可她这个跟踪计划还没有开始,就胎死腹中。

    原因是,叶千栀回来后并没有出门,整天都躲在药房,不是捣鼓药材,就是看医书,日子过得悠闲自在,一点儿要出门的迹象都没有。

    宋婆子盯了几天,就放弃了这条路,她想单独去会会这个送礼物给她家栀栀的男人。

    所以她特意吩咐了门房,要是这人再送礼物过来,他照样收下,只是等人走的时候,记得派人跟上去,看看出手这么阔绰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没等她派出去的人跟踪出结果,这个送礼物的人就登门拜访了。

    谢令奕一连送了十天的礼物,每次的礼物都顺利进了宋宅,可却从不见有人找上门来。

    谢令奕知道叶千栀不喜欢他,也不待见他,本以为她收到自己送的礼物,会忍不住找上门,把礼物送回来,可他等来等去,都没见人过来。

    没法子,他只能自己登门了。

    “夫人,门口有位公子找您,说是您和大人的朋友,他说他叫谢令奕。”门房让小厮进来禀告。

    小厮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悄悄打量叶千栀,他自以为自己的动作隐秘小心,殊不知,叶千栀和立春早就察觉到了。

    “知道了,你把人请到客厅。”叶千栀眼也没抬,她吩咐道:“立春,你去屋里,把那些匣子全都带上。”

    给她添堵的人自己主动找上门,叶千栀自然不会避而不见,她还特意梳妆打扮了一番,这才施施然往客厅走去。

    谢令奕刚刚被人请到了客厅,身处后院的宋婆子就得到了消息。

    她正在给宋老爹做冬装,听说叶千栀让立春带上了匣子去见对方,她立刻就明白了,这段时间给她家栀栀送礼物的人就是这个叫谢令奕的家伙。

    “他说他跟三郎是朋友?”宋婆子不屑道:“屁的朋友,若真是朋友,他怎么会给朋友的妻子送这些贵重物品?正人君子岂会光明正大给朋友的妻子送首饰?岂会做出让人误会的举动?我看啊,他心怀不轨,接近栀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登徒子,看老娘不打死他!”

    宋婆子性子急躁,丢下针线,风风火火往客厅跑去。

    丫鬟谷雨都追不上她的脚步。

    客厅里。

    谢令奕已经被请进来了,他一进来就打量起了客厅的布置,丫鬟端了茶水上来,谢令奕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别说喝了,他连触碰茶盏的意思都没有。

    在客厅里等了两刻钟,叶千栀才姗姗来迟。

    谢令奕等了这么长时间,却一点儿都不恼,甚至在看到叶千栀盛装出席时,谢令奕眼里浮现出一抹浅笑,他走上前,声音里抑制不住的兴奋:“栀栀今天打扮得真好看,只是你头上的簪子似乎素了一些,你怎么不戴我送你的簪子?我记得我送给你的首饰里,有一个珍珠镶边蝴蝶花簪,跟你很配。”

    “谢公子,我佩戴什么首饰,那是我的私事,跟你无关。”叶千栀指挥立春把带来的匣子全都放在了桌上:“这些都是你这段时间送来的礼物,原封不动,谢公子离开时,还请一并带走。”

    “你是不喜欢这些首饰?”谢令奕看到熟悉的匣子一个个被放到桌上,脸色慢慢阴沉了下来:“还是因为它们是我送的,所以你才拒绝?”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只要想到这些礼物是谢令奕所送,叶千栀别说喜欢了,没有把礼物丢出去,已经算是她涵养好了。

    “既然你不喜欢,那直接丢了便是。”谢令奕磨了磨牙,原本阴柔的声音更显得渗人:“我会让人把江南最漂亮、最受姑娘家喜欢的首饰送来,希望到时候能博得栀栀展颜一笑。”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叶千栀听到谢令奕这话,心里很是不舒服,她眉眼里蕴含着怒火,冷声道:“我夫君跟你之间有过节,关系不好,你费尽心思送我礼物,是为了什么?讨好我?还是羞辱我们夫妇?”

    听到叶千栀提起宋宴淮,谢令奕脸色愈发难看,他盯着叶千栀,神情不悦,“你能不能不提宋宴淮?你明明知道我讨厌他。”

    “是吗?”叶千栀冷声道:“你讨厌我夫君,那为什么还来我们家?”

    “若不是你在这里,你以为我乐意来这里?”谢令奕盯着叶千栀,一字一句道:“你这般聪明,应该知晓我的心意。”

    叶千栀冷笑道:“不好意思,我愚笨无知,哪里能猜到你们聪明人的心思?”

    “是么?”谢令奕并不动怒,他靠近叶千栀,温柔蛊惑道:“宋宴淮能给你的,我同样也能给你,只要你愿意跟我,你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会摘下来给你。”

    “这话呢,一听就好假。”叶千栀嗤笑道:“这种鬼话,哄七八岁的小姑娘都不顶用,更别说我这个年龄的女人了,你觉得我会信?”

    “你不信我?”被叶千栀质疑自己的诚意,谢令奕心情十分不美。

    “你要是能摘个星星下来,我就相信你的诚意。”叶千栀笑眯眯道。

    闻言,谢令奕嘴角抽了抽,他刚刚会这么说,那是他看到不少话本上的男主都是这么哄心上人开心的,那些女主听到这话,一瞬间就被感动得不行,任凭男主为所欲为。

    没想到他把话本子里的话搬到这里所用,没达到相同的效果就算了,居然还真有人让他去摘星。

    天那么高,星星那么遥远,岂是他想摘就能摘的?

    “你看,你连自己说出的话,都做不到,又谈何其他?”叶千栀耸耸肩:“谢公子,你把这些礼物带走,往后别往我这里送东西了,这段时间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往后余生,我们各自安好就行。”

    “你要跟我划清界限?休想!”谢令奕本就是个不达目的绝不放弃的人,要他放弃?做梦吧!

    “你只能是我的。”谢令奕正要放狠话,谁知道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了闷棍!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7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19章 挖墙脚,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