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谁,谁打我?”谢令奕眼里只有叶千栀,还真的没有注意到身后有谁来了,等被人打了,他才反应过来。

    “你个王八羔子,居然敢来抢我儿媳妇,看我打不死你。”宋婆子拿着擀面杖,手下毫不留情,一下一下打在谢令奕身上。

    谢令奕吃痛,慌忙避开,这才看清楚动手打他的人是谁。

    “你是宋宴淮的母亲?”谢令奕见到把擀面杖舞得虎虎生威的宋婆子,心里有些发怵,这母子两人都跟他八字相克,儿子儿子跟他合不来,母亲母亲一见他就给他一棍子。

    这一家子除了叶千栀,都不是正常人。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这么打我,就不怕给你家里惹祸?”谢令奕见宋婆子拿着擀面杖还要打他,连忙避开,还不忘威胁道:“你要是打伤了我,你儿子也没好日子过。”

    “我呸!”宋婆子呸了一声,咒骂道:“你个鳖孙,来我家里欺负我儿媳妇,还敢威胁老娘?看我打不死你。”

    宋婆子本来是想放下擀面杖,可谢令奕这句话,把她的怒火重新点燃了,宋婆子抄着擀面杖,追着谢令奕打。

    谢令奕自然不会傻站着被人打,他会武功,而且武功还不错,所以他一还手,就差点让宋婆子吃了大亏。

    宋婆子长这么大,跟村里不*人都动过手,就没有输过,现在居然在王八羔子这里吃了亏,她岂能容忍?

    好在这里是宋宅,她喊一声,就有不少帮手来帮忙。

    谢令奕武功高,可双拳难敌四手,更别说他今天来宋宅是为了撩拨叶千栀,连个下人都没带,这就导致他宋宅的人围着打,除了受着,没别的选择。

    等到宋婆子出了气,她指挥人把谢令奕抬着丢出了家门,顺便把那些匣子也一并丢了出去。

    谢令奕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吃过这样大的亏,哪怕是跟宋宴淮交手的时候,也没这般无力过,大家都是体面人,哪怕恨对方很得牙痒痒,可还是得维持面子情。

    打了谢令奕一通,心里那口气给出了,宋婆子整个人都通体舒畅,她打人打累了,回到客厅,她让人送了酸梅汤过来,一口气喝了一大碗,这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她刚刚动手打人的时候,可没有多想,现在人打了,她倒是好奇起了谢令奕的身份。

    “栀栀,这王八羔子是谁啊?”

    面对宋婆子的发问,叶千栀自然不会瞒着,她把谢令奕的身份还有跟宋宴淮以前交恶的事情简洁说了说。

    宋婆子一听,原本消散的怒火又被点燃了,她磨了磨牙道:“这鳖孙,在外欺负三郎,跑来咱们家里就欺负咱们娘俩,刚刚下手轻了,早知道这鳖孙不是好人,我就不该手下留情,不敲断他一条腿,我都不解气。”

    “娘,您没必要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脏了自己的手,对付他这样的人,最好的做法就是不理会。”叶千栀殷勤的给宋婆子上了茶水和糕点:“有些人啊,你越是理会他,人家还以为自己多么重要呢!”

    “你说得对,只是我想到他欺负了三郎又跑来欺负你,我心里就不得劲。”宋婆子还是后悔自己刚刚没有下死手,早知道这人跟她家三郎有旧怨,她就不该打那么几下就放过,就该敲断他的一条腿。

    见宋婆子还惦记着要敲谢令奕的腿,叶千栀失笑,只能提起别的事情,转移宋婆子的注意力。

    好在宋婆子也不愿意提谢令奕,虽然叶千栀没告诉她,谢令奕为什么会送这么多的首饰给她,但是宋婆子也曾年轻过,叶千栀不提,她也知道谢令奕为什么这么干。

    一个男人给女人送首饰、献殷勤,不是看上了这个女人,还能是因为什么?

    宋婆子心里的警钟敲响,她现在不仅得盯着自家闺女不会被外面不三不四的饿狼给叼走,还得注意自家的儿媳妇会不会被王八羔子给叼走。

    心累!

    不过宋婆子把人打走后,谢令奕倒是没有再送礼物过来了,他自己也没有再登门。

    时间慢慢往前走,叶千栀见谢令奕没有再上门,也没有骚操作,以为他已经放弃了,这件事也算是过去了。

    只是她没想到,她以为这事儿过去了,但对谢令奕来说,这事儿还没完!

    他不出现不过是因为那天脸受了伤,被宋婆子挠了几下,有点羞于见人,所以他才没有缠上来。

    等到他脸上的伤养好了,他立刻跑来跟叶千栀‘偶遇’。

    再次见到谢令奕的时候,是叶千栀刚刚给朱辛月看过病,正打算绕路去美人坊走走,谁知道在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跟谢令奕狭路相逢。

    “栀栀,好久不见啊!”几天不见,谢令奕发现叶千栀更美了,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叶千栀,眼里的柔情,让叶千栀和立春深深打了一个寒颤。

    “栀栀的心好狠啊,我为栀栀受了委屈,受了伤,可栀栀却对我的付出视而不见。”谢令奕语气熟稔的抱怨:“你看看我脸上的这几条痕迹,那都是拜你婆婆所赐,栀栀,你婆婆这么彪悍,平日里没少受委屈吧?”

    “宋宴淮有什么好的?让你宁愿受委屈都要留在他身边?若是你跟了我,定然不会有人敢让你受委屈。”

    “我无父无母,上头没有长辈欺压,我后院也干净,没有其他女人,你要是跟了我,绝对不会有人敢欺负你。”

    谢令奕把自己的优势一一摆出来,希望叶千栀能动心。

    可谁知道,叶千栀却不为所动,冷静的看着他表演。

    等他说完了,叶千栀才开口道:“于我而言,这些都不重要,我所看重的不过是宋宴淮对我的心意。”

    “谢公子,你几次三番撩拨我,并不是因为喜欢我,而是因为我是宋宴淮的妻子,你跟他不对付,几次跟他交手都以失败告终,所以你才想把我从他身边抢走,想用这种法子羞辱他。”

    “若我不是宋宴淮的妻子,你会花费这么多时间玩这个无聊的游戏么?”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7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0章 无聊的游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