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皇宫。

    圣上正倚靠在枕头上,一脸生无可恋。

    太医院的院使正在给他诊脉,等院使放下手,圣上懒洋洋问道:“如何?”

    “皇上的龙体并无大碍。”院使回答道。

    听到他这么说,圣上露出了一个冷笑,并无大碍?

    他在房事上依旧是力不从心,这还叫没大碍?

    要知道他现在还正值年轻,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以前他能一晚上都玩闹,现在他刚刚开始就结束了,这还叫没问题?

    院使是太医院医术最好的人,他都看不出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更别提其他人了。

    “下去吧!”关乎男人尊严的事情,圣上自然是不会主动跟人提,可他自己不说,不代表这件事就没有人知道。

    要知道他以前荒唐得不行,恨不得一天十三个时辰都待在后宫那些女人的床榻上,现在他突然洁身自好,不入后宫,宫里那些女人会怎么想?

    圣上虽然没听到后宫的女人提起这些事情,但是他最近一连发作了好几个妃子,还都是最近他比较宠爱的妃子,把后宫那些女人吓得瑟瑟发抖。

    等院使一离开,圣上脸色一瞬间变了,他目光阴鸷的望着屋里的香炉,袅袅飘起的烟气,让他心里愈发烦躁。

    记得屋里的香炉是朱辛月这个*给他挑选的,那时候他极宠爱她,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送到她面前,可偏偏她对他冷冷淡淡,脸上连个笑都没有。

    为了哄她开心,他把自己私库里的好东西全都扒拉了出来给她挑选,只是面对他的百般讨好,朱辛月也只是看了一眼,不悲不喜。

    想到自己的付出,还有朱辛月的背叛,圣上心里怒火熊熊燃烧,他下地,一脚踹翻了香炉。

    宫里发生的事情,除了圣上近身伺候的人知晓,外面的人自然不会知道这些事情。

    有些事情能隐瞒下来,有些事情却隐瞒不了。

    例如,平阳侯诬陷朱家贪腐的事情,被翻出来后,由大理寺和锦衣卫调查发现,朱家确实是被冤枉的。

    而平阳侯不仅陷害忠良,私底下一直都跟北燕有往来,在大理寺和锦衣卫第一时间拿到证据,圣上就知道朱家的事情隐瞒不了了,不过对他来说,最要紧的不是朱家的事情,而是平阳侯真的背叛了他,跟北燕人有来往。

    以前圣上有多信任平阳侯,现在知道平阳侯的所作所为后,就有多震怒。

    他对平阳侯太过于信任,他很多私底下处理的事情都是通过平阳侯完成的,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圣上只能让皇家暗卫给平阳侯喂了哑药,让他口不能言,才安心下来。

    解决了这件事,接下来就是给朱家平反的事情。

    对于现在被朱辛月害得房事不行的圣上来说,让他给朱家人平反,就如同拿一把刀在扎他的心口。

    他不愿意,可朱家委实是被冤枉的,他不愿意都不行,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皇上,朱家满门忠烈,现在也就只剩下秦王妃一人了,她虽已嫁入皇家,可她是朱家女儿,后日在皇觉寺的举办的诵经超度,秦王妃不能缺席。”

    朱家除了秦王妃,已经无人了,几年前被人劫走的朱家父子,也不知死活,在不知道他们生死的时候,大理寺直接就把人判定为死亡,所以在朱家平反后,有人提议要给朱家满门做个法事,超度这些冤魂。

    圣上不乐意干这些事情,但是朱家已经平反了,不是他愿不愿意的问题,不管愿不愿意,事情还得干。

    最后他还是捏着鼻子认了。

    只是没想到眼看道场都要开始了,礼部的人居然提议要让朱辛月到场参加。

    圣上眼神阴鸷,眼底深处翻涌着浓烈的恨意,可朝堂上的人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

    面对礼部的提议,圣上自然是拒绝了。

    但他这头刚刚拒绝,外面就传遍了,说是秦王妃早就因为秦王私自离京回封地的事情被清算了。

    等谣言传入宫中时,流言已经彻底变了模样,大家都说,秦王妃被圣上逼死了。

    圣上听到这话,登时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心里又怒又气,等到翌日早朝,面对咄咄逼人的御史,圣上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面对大家的质疑,圣上自然是不会承认,别说朱辛月没死在他手上,就算死了,他也不会认啊!

    “皇上,为了平息城里的谣言,挽回皇家的名声,还请皇上把秦王府周围的禁军撤离,恢复秦王妃的自由。”

    要破谣言,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让秦王妃上街溜达一圈,保证流言蜚语一夕之间就会消散。

    “.......”圣上无言以对,不是他不想这么干,而是朱辛月跳下了银水河,生死不明,他去哪里找一个秦王妃出来?

    面对朝中咄咄逼人的臣子,圣上最后答应了下来。

    当天下午,就有人看到了‘秦王妃’上街走动,只是这个秦王妃在街上溜达的时候,有人从楼上倒了一盆洗脚水下来,直接把她脸上的脂粉给洗干净了。

    大家猜发现,这位‘秦王妃’是人假冒的。

    这件事一出,大家愈发笃定秦王妃早早就没了。

    当叶千栀去给朱辛月复诊的时候,朱辛月正趴在枕头上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一直都知道他蠢,但是没想到他会蠢到这个地步。”朱辛月见叶千栀来了,连忙招呼她坐下喝茶:“外面这么热,你怎么还过来?我刚让人煮了酸梅汤,你尝尝,味道虽然没有你做的好,但是也不算差。”

    一碗酸梅汤下肚,全身的暑气都一扫而空,叶千栀见朱辛月眼睛红红的,眼角眉梢却带着笑意,她好奇问道:“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笑有人偷鸡不成蚀把米。”朱辛月心情非常好,她从来都知道当今圣上蠢,但是她没想到他蠢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连让人假扮她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做就做了,偏偏他的运气不好,假‘秦王妃’被一盆洗脚水给现出了原形。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7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2章 一盆洗脚水,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