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朱辛月没细说,但是叶千栀稍微一想就知道她说的是谁。

    现在京城里沸沸扬扬传的都是这件事。

    皇家的脸面这一次是被人丢到地上践踏了。

    圣上还没法发脾气,因为这些事情都是他一手策划安排的。

    “辛月,那盆洗脚水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意外?”这件事刚刚发生的时候,叶千栀就让人去查了,只是调查出来的结果,说这是一场意外。

    可叶千栀却觉得这不像是一场意外。

    “你说呢?”朱辛月给了叶千栀一个你知我知的眼神,她淡笑道:“那个至尊之位啊,不仅仅秦王眼馋,还有不少人都盯着呢,坐在龙椅上的这位他但凡有点脑子,那些人也不敢觊觎皇位,可惜啊,他蠢而不自知,被人当枪使了,也不知道。”

    朱辛月说到这里,眼里的悲愁之色一闪而过,当今圣上确实是不太聪明的样子,可她的家人却因为这位没脑子的皇帝,家破人亡。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局面早就已经失控了,栀栀,接下来这段时间,京城会很乱,你得早早做打算。”朱辛月生怕叶千栀对京城的局势不了解,被算计和牵连:“虽说你家大人的官职不高,但是因为他曾经跟秦王走得太近,这要是被有心人给利用了,怕是会有不少人找你们麻烦。”

    “你的伤还没好呢,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干什么?”叶千栀给她把了脉,含笑道:“恢复得不错,看来你有好好喝药。”

    “身子是自己的,我自然会好好爱惜。”朱辛月没有继续劝说,叶千栀是聪明人,不必她再三叮嘱。

    “你能这么想就好。”叶千栀是被朱辛月上次跳河的事情给弄怕了,她写了一张方子,递给了朱辛月的丫鬟:“看在你表现不错的份上,我给你换了一张药方,这次的药不会那么难喝了,不过你不能因为药好喝了,就不遵从医嘱。”

    “辛辣和冰冷的食物不能吃,对了,酸梅汤是冰镇过的吧?你记得,你一滴都不能碰。”叶千栀怕朱辛月阳奉阴违,特意交代她身边的丫鬟,一定要把人给看紧了。

    丫鬟见自家姑娘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她含笑答应了下来。

    除了老爷和少爷,也就只有宋夫人说的话,她家姑娘会听了,这是为了她家姑娘身体着想的事情,丫鬟自然认真执行。

    “你啊,每次来我这里,都絮絮叨叨,叮嘱个没完没了。”朱辛月听着叶千栀的吩咐,眼里的冷意和寒意散去,多了几抹温柔和浅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肯定能管住自己的嘴。”

    “是吗?上次我来的时候,是谁偷偷吃冰镇过的葡萄?”这可是她亲自抓到的,还有她没看到的呢?

    朱辛月讪讪道:“就那一次。”

    “有一次就会有两次,有两次就会有三次,我看啊,你干脆搬到我家去住算了,这样我还能亲自盯着你,你也不敢背着我搞小动作了。”叶千栀越说眼睛越亮:“你在我身边,我也比较放心。”

    “别别别,我就不去你家打扰你了,我在这里住的挺好的。”朱辛月连连摆手,谢绝了叶千栀的好意。

    现在离得这么远,叶千栀都把她管得死死的,这要真的每天住在一起,还不知道会被怎么折磨呢!

    想到被叶千栀支配的恐惧,朱辛月摇头摇得更快了。

    绝对不能去!

    “行吧!”见她一脸抗拒,叶千栀没有坚持。

    好不容易躲过一劫,朱辛月松了口气,她忙转移话题,免得叶千栀又打起要带她在身边的主意:“对了,上次听你说,你以前的贴身婢女有消息了,你可把人找回来了?”

    “人还没有回来。”丫鬟送了水果上来,叶千栀挑了一个桃子,小口咬着,甜甜的味道在嘴里散开,让她惬意的眯起了眼:“不过我已经派人去找她了。”

    “这个人消失了这么多年,突然出现,这其中会不会有诈?”朱辛月怕叶千栀被人哄骗,她提醒道:“你可得小心一点,别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我记住了。”叶千栀笑了笑,继续吃桃子。

    墨红的事情,叶千栀没有仔细跟朱辛月说,不过朱辛月不提醒,叶千栀也不会因为谢令奕一句不知道真假的话,就相信他所言。

    几天前,她遵守约定去了萃华楼跟谢令奕见了面,那次见面,谢令奕拿出了一支她以前送给墨红的银簪子。

    想到墨红的事情,叶千栀眼里浮现出一抹不知名的情绪。

    她没把谢令奕的事情跟朱辛月说,这点小事情,她能处理好。

    陪着朱辛月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又用了午饭,眼看时间不早,朱辛月也该午休了,叶千栀这才提出告辞。

    朱辛月看到屋外阳光猛烈,她挽留道:“要不,你在这里睡个午觉如何?下午庄子的管事会给我送葡萄和河虾,到时候你刚好可以带些回去给伯母和妹妹尝鲜。”

    叶千栀知道她的用意,不就是不想她顶着大太阳回去么?

    面对朱辛月的好意,叶千栀自然不会拒绝,她浅笑答应了下来。

    这座宅院,叶千栀经常来,但是她从来没有仔细认真逛过,也没有在这里留宿,不过朱辛月刚刚住进来的第二天,就让人把离她不远的院子收拾了出来,当做叶千栀在这里的歇息地。

    睡过午觉,陪着朱辛月用过了点心,等太阳偏西,眼看就要下山了,叶千栀这才带着朱辛月给的葡萄和河虾满载而归。

    她来时只带了立春一个人,回去的时候这么多东西,朱辛月便安排了几个人送她。

    一行人刚刚离开朱辛月居住的宅院,转入另一条人烟稀少的街道,谁知刚刚走到一半,路中间出现了一个人,拦下了他们的马车。

    “夫人,有人拦车。”感觉道马车的速度变慢,立春挑开了窗帘,往外看去,就看到路中间站了一个眼熟的身影:“是谢令奕。”

    闻言,叶千栀一点儿都不意外,她挑起车窗帘,探出头。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7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3章 有人拦车,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