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夫人?”

    立春不解地望着自家夫人,不明白为什么要拦住她。

    “这位可是敢上门跟你家大人谈合作的人,他出现的地方,就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叶千栀站起身,示意立春把小椅子收起来,淡淡道:“小打小闹就行了,真要是惹怒了人家,我们也占不到便宜。”

    立春明了,她见叶千栀把瓶子塞回袖子里,好奇问道:“夫人,这里面装着的,真的是传说中的化尸水?”

    “骗他玩儿的。”化尸水不过是江湖传闻中的好东西罢了,现实中哪能捣鼓出这样的东西,叶千栀把神仙谷谷主留下的本子翻了好几遍,上面也没有记载这种牛逼的药水。

    立春暗暗道,刚刚她家夫人的表情看起来可不像是说笑,那小心翼翼、慎重对待的样子,让人提心吊胆,生怕她手一抖,里面的东西给倒出来。

    上马车,这次顺利到家,一路上都没有出任何状况。

    日子不紧不慢往前走,眨眼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炎炎夏日已过去了三分之二,叶千栀三五天去给朱辛月看病,一个月下来,朱辛月身上的伤已经好转,可以出门遛弯了。

    不知道是上次化尸水的事情给谢令奕留下了深刻印象,还是因为他的谎言被叶千栀戳破了,总之,这一个月来,谢令奕都没有出现在叶千栀面前。

    他不出现,叶千栀也乐得自在清净。

    当院子里的桂花香味飘出院墙,叶千栀和宋婆子两人直接把院子里的桂花全给薅了,不是做成了桂花糕和桂花酒酿汤圆,就是做了枕头。

    叶千栀还特意缝了一个枕头,让顺风镖局的人捎到西南,送到宋宴淮手上。

    枕头从京城送出,到宋宴淮手上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从春天到夏天,眼看都快要到秋天了,西南这边的雨水总算是消停了,雨水是消停了,但是对当地百姓和官员来说,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去年多地秋收就不好,不少百姓连糊口的粮食都没有,导致多地发生了暴乱,今年西南这边天天下雨,三不五时就发大水,河堤都不牢固,基本上每次发大水,就会有村庄和良田被淹没。

    有钱人,早早就得到了消息,带着一家老小搬迁到了安全的地方,留在原地的,都是那些无钱无粮无处可去的可怜百姓。

    每次洪水拍打着河堤,大家的心全都提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宋宴淮到达西南地界时,入目的是满目凄凉、哀鸿遍野。

    他的心被紧紧揪了起来,面对滔滔而来的洪水,人类显得非常渺小,完全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

    “宋大人,有人找你。”

    宋宴淮几人工部官员是负责来这里治水的,在河道没有修缮完成以前,他们是没法回京城。

    宋宴淮正在临时搭建的屋子里忙活,听到屋外有人喊,宋宴淮抓起脖子上的毛巾,擦去了脸上的汗水。

    “谁找我?”宋宴淮刚刚从屋里出来,就看到顺风镖局西南分部的负责人,他跟对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他扬扬眉道:“王管事,是不是京城来信了?”

    “老爷,这次可不仅有信,还有东西呢。”王管事跟着宋宴淮去了不远处的房屋,等宋宴淮洗干净了手,这才把东西递过去。

    宋宴淮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收到叶千栀的信了,现在一收到,他很是欢喜,把手上的水滴擦干,宋宴淮先打开了书信看。

    叶千栀写给他的信,全都是各种碎碎念,不是说院子里的花开了,就是说雪球又干了什么坏事儿,事情虽然琐碎,但是宋宴淮看得是津津有味,通过纸上这些文字,他脑海中能勾勒出家里鸡飞狗跳的一幕幕。

    看着信上的内容,他嘴角微微勾起,心情极好。

    看完了信,他这才把包袱里的东西仔细看了一下,除了两套新衣,还有一个带着花香的枕头。

    “老爷,您要给夫人回信吗?”王管事见宋宴淮把东西和信件都妥善收好,这才问道。

    这也是他亲自来的目的,不然送东西而已,哪里需要他这个管事过来?

    不就是因为宋宴淮忙着建河堤的事情,没时间外出,每次寄去京城的书信,都是王管事来这里取的。

    而且宋宴淮是他的主子,身为管事,有机会来主子面前刷好感度,谁会错过?

    王管事偷偷打量宋宴淮,见他脸上身上灰扑扑的,整个人像是在草木灰里滚了一圈,随着他的动作,他周身都飘着一缕灰色的灰尘。

    察觉到宋宴淮往他这里扫了一眼,王管事赶忙收敛心神,不敢再偷瞄。

    宋宴淮颔首道:“稍等。”

    信,这些日子,断断续续他写了不少,不过叶千栀信上有不少事情需要他给出答复,他是忙,但也没有忙到连回信的时间都没有,所以他走到书桌前,磨墨、铺纸、提笔、唰唰唰在宣纸上写回信。

    等字迹干透,宋宴淮把书信折叠起来,跟其他的书信全都放在一起,才交给王管事:“王管事,寿南州可有什么当地的特产?你帮我买一些,一并寄到京城。”

    王管事是本地人,对于寿南州的特长自然是了如指掌、如数家珍:“我们这里的红枣和枸杞比别的地方好,个头大、水分足、甜味足,红枣和枸杞都有晒干的,方便运输和储存,除了这两样,我们这里还有核桃、山珍菇,味道都很不错。”

    其实他们寿南州的羊羔味道鲜美,很适合刷暖锅。

    不过羊羔不容易运输,王管事便没有提。

    宋宴淮给王管事二十两银子,让他看着买。

    不用宋宴淮多叮嘱,王管事就会把这件事办得妥妥的,这可是在两位主子面前刷好感的机会,他不好好把握,都对不起自己。

    王管事兢兢业业完成了宋宴淮的托付,选了最好的红枣、枸杞、核桃、山珍菇,寄往京城。

    没等东西送到京城,另一个消息就先爆出来了。

    秦王举旗造反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7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5章 秦王造反,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