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个消息一传出来,一片哗然!

    等官府和各地驻军反应过来的时候,秦王的兵马已经接连打下了三座城池,甚至还派人到西南受灾的地方招兵买马。

    秦王先前留下的前朝宝藏,已经被叶千栀跟谢令奕拿走了,至于他以前囤的私兵,也被宋宴淮调查出来,被圣上给处理了,也不知道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从哪里召集了这么一大群的兵马和这么一大笔的银钱。

    要知道养兵马是很烧钱的,睿王府能养得起西北军,一来是世代的睿王爷都很会攒家底,二是睿王妃个个都是经商好手,赚了不少银钱,这才勉强供得起西北军。

    而秦王能有什么?

    他这些年的心血几乎都毁了,这才不过半年多的时间,他是怎么筹集这么多的兵马和银钱?

    宋宴淮身处的寿南州离秦王的封地并不远,骑马也不过是三五天的时间就能到达,所以当秦王在西南大肆招兵买马的时候,宋宴淮得到消息的速度,不比当地官府慢。

    王管事每次来找宋宴淮,都是给宋宴淮送书信和东西,这次他拿着下面兄弟们收集到的消息,急匆匆跑来找宋宴淮。

    “老爷,这是您要的资料。”王管事把资料双手奉上。

    宋宴淮伸手接过,认真翻看,当他看到其中一行小字的时候,双眸一愣,急切问道:“这条消息可属实?”

    王管事探头看了一眼,笃定回答:“这是我们的人亲眼所见,定不会错。”

    顺风镖局这些年来除了走镖,运送货物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往各个地方布置暗桩。

    而且这种暗桩跟往那些权贵的家里安排小丫鬟小厮不一样,叶千栀没这么多的时间花费在这面,送一个小丫鬟入府,得多少年才能成为主人的心腹?

    而且这种布置暗桩和势力的法子耗费时间不说,也很容易让下面的人叛变。

    最难把握的就是人心了。

    所以叶千栀直接把人分散在了权贵周围,他们不是布庄掌柜就是酒楼茶楼的掌柜,再不济也是街边摆摊子的商贩。

    这种布置暗桩很吃力,需要大量的银钱支持,当然了,也有来钱和消息比较快的法子,就是开花楼和赌坊。

    花楼和赌坊虽然赚钱,也容易打探消息,可做这种生意,叶千栀总觉得太缺德,所以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法子。

    她为大家着想,下面的人给她的回馈也不错,不管哪个地方的暗桩,除了一开始的时候投入一笔钱,后面很快就会盈利,打探来的消息也是靠谱又精准。

    “难怪了。”宋宴淮看到这条消息,就知道秦王打下三城的兵马从哪里来的了,只是他的钱袋子都被一锅端了,这次他大张旗鼓招兵买马的银钱又是从哪里来的?

    “昨儿一天,有多少人去投靠秦王?”

    王管事道:“大约估算,约摸不下五千人。”

    “这个数量可不少了,秦王开出的条件和待遇很丰厚?”宋宴淮在心里算了算,大盛全部人口加起来也就堪堪过亿,这里面还得扣除老弱妇孺,剩下的青壮年大概也就三千万人左右。

    往年官府征兵,不少人宁愿给钱都不愿去。

    “待遇是不错,不过依属下拙见,秦王也是运气好,刚好我们西南遭了灾,他的封地离西南最近,这里活不下去的百姓,没有活路的百姓,一听说秦王招兵买马,都一拥蜂跑去。”王管事低声道。

    在流离失所、食不果腹的百姓眼里,什么家国大义、什么造反,那都没有填饱肚子来得重要。

    虽然有部分人唾弃他们的行为,但是对这些百姓来说,能活着就很不容易了,靠朝廷的赈灾银两,他们也就靠着一碗能数的清米粒的粥度日,可要是跟秦王走,人家可是说了,一天三顿,每顿都有三个大白馒头。

    不仅仅是大白馒头,被秦王招走的人,每人还能领二两银子。

    宋宴淮跟了秦王多年,对他的性子十分了解,他就是个性子鲁莽、顾头不顾尾的人,这次行事头头是道,挑不出半点错处,不难猜出他背后有高人指点。

    至于这个高人是谁,宋宴淮的视线落在了刚才看到的那行小字上,除了这个人,谁会这么方便跟他联手呢?

    除了这件事,还有秦王打出的旗号也让宋宴淮意外。

    秦王以圣上折辱、猎杀了他的王妃朱辛月,为秦王妃报仇为旗帜,对朝廷发出挑战。

    京城里,假秦王妃闹出的闹剧刚刚传遍江南,秦王就举旗造反了,等这个消息传入京城,传到圣上耳朵里的时候,圣上把能打的东西全都给打了!

    “皇上息怒。”

    圣上身边伺候的小内侍们见到圣上发怒,跪了一地。

    圣上是别人让他不要发怒就不会发怒的人么?

    不是。

    没人劝还好,有人劝,圣上发作得更厉害。

    等他发泄了一通,全身的力气都卸掉了,这才坐在椅子上,冷静下来了。

    别看圣上治理江山是个外行,但是对那些阴私的事情,了如指掌。

    朱辛月劫持他,自己却跳了河,当时的时候,圣上没有多想,可现在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圣上就不得不焕发思维了。

    他怀疑这一切都是他的好弟弟秦王主导的,为的就是举旗造反。

    现在他以自己发妻被圣上杀害为由,攻打京城,有人咒骂他,但也有人同情他。

    “秦王、朱辛月,你们好得很,居然敢算计朕。”圣上阴沉着脸,咬牙切齿道:“这不过是开端而已,等着吧,朕有雄兵百万,何愁收拾不了你们!”

    想到朱辛月跳河时,他派了这么多锦衣卫去找她,圣上就一阵后悔,要是他那时候知道后面会发展成这个局面,他就应该以秦王妃刺杀他为由,对秦王动手。

    可偏偏那时候他被朱辛月的一句‘臣妾’给恍了心神,不仅没追究这件事,反而还派了不少人去找她。

    一开始派人找她,是因为当年的那份情,那么加派人手,则是想把人抓回来,折磨泄愤。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6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6章 被算计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