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朝廷一得到秦王造反的消息,立刻就派了最近的驻军过去支援,只是朝堂这些年来,文不思政武不思战,兵册上登记的人数确实是有百万兵马,但是这些兵马究竟是雄兵还是软脚虾,也就只有天知道了。

    圣上希望自己派出的兵马能一举获胜,可事实是,他们被秦王的兵马追得丢盔弃甲,不仅没有一举把秦王灭之,倒是他们自己损失惨重。

    当这个消息传回京城时,圣上不知道砸了多少好东西。

    圣上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信任的雄兵,会被那些反贼打得落花流水,还被反贼追着逃。

    要知道那些反贼都是秦王在西南刚刚招来的,没有经过正规训练,说句不好听的话,那就是普通老百姓,他的雄兵,居然连这么几个老百姓都打不过,这事情说出去,还真是让人捧腹大笑。

    圣上深觉丢脸,他一连发了好几道的旨意,去申斥当地的驻军。

    他养的是兵马,不是只会吃饭的猪,就算是猪,也能帮着拱几个人吧?可他们倒好,直接被反贼按压着打!

    朝中因为秦王造反的事情,气氛登时紧张、严肃了起来。

    京城百姓的生活日常倒是跟以往没有什么区别,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大家都还在为一日三餐奔波。

    宋宅。

    叶千栀早早收到了宋宴淮让人送来的西南特产,她直接把红枣和枸杞用来泡养生茶。

    秋天来了,秋燥的厉害,多喝养身茶水,今年的冬天也就会更好过一些。

    红枣各枸杞在茶杯里沉沉浮浮,水中除了这两样,叶千栀还特意加了别的药材,她端着茶杯,闻着袅袅茶香,眉眼含笑。

    “这个冤家啊,还记得给我送东西。”叶千栀抿了口茶水,嘴里甜津津的,心里暖暖的。

    她喝的正高兴呢,宋婆子过来了,跟在她身后的谷雨手里拿了一个托盘,上面放了两套秋裙。

    “栀栀,我给你做的裙子已经做好了,你过来试试,看看合不合身。”宋婆子一进来,就推着叶千栀去屏风后面换衣裳。

    叶千栀忙放下手中的杯子,跟着宋婆子的力道走,说道:“娘,您怎么又给我做衣裳了?不都说好了么?您来这里是来享福的,不是来这里操劳的,您为这个家操劳了一辈子,也该歇歇了。”

    “忙活了几十年,一下子你让我闲下来,我还真是不习惯。”宋婆子催促道:“快换换,给我看看,要是不合身,好抓紧时间改改。”

    “再说了,给你做衣裳,我愿意。”宋婆子生了两个女儿,两个女儿长得也好看,但是绝对没有叶千栀好看,她喜欢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也喜欢打扮小姑娘。

    在东屏村的时候,宋婆子跟叶千栀的关系就很不错,来了京城,相处了这么久,婆媳两人之间也没有发生过大的摩擦和争执。

    换好衣裙,叶千栀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她刚走出来,就让小小的屋里增色了不少。

    叶千栀的衣裙,大多数都是艳色为主,宋婆子这次给她做的衣裙,艳色倒是没有那么鲜艳,是偏冷色系列,不过叶千栀穿在身上,依旧好看。

    “人长得好看,就算披个麻袋片在身上,那也是极好看的。”宋婆子围绕着叶千栀走了一圈,伸手摸了摸叶千栀的肩膀和腰肢:“会不会觉得宽松或者小了?”

    “刚刚好。”叶千栀穿着新衣裙走了几步,“娘的手艺愈发精巧了,袖子上的牡丹花绣的真好看。”

    叶千栀嫁到宋家好几年了,每一年宋婆子都会给叶千栀做好几套衣裳,春夏秋冬都有,从裁剪到缝制、绣花都是宋婆子亲手完成。

    摸着袖子上的牡丹花,叶千栀眼里泛起了水光。

    “娘老了,眼睛没有以前好使了,我以前连孔雀都可以绣,还绣得挺漂亮的。”宋婆子有些怀念道:“可惜后来老眼昏花,倒是没法再绣这些精巧的东西了。”

    孔雀需要用到的绣线太多了,宋婆子眼睛不好使,连绣线都分不好,更别说其他的了。

    “胡说,我和娘走在一起,人家都以为我们是姐妹呢!”叶千栀道。

    宋婆子虎着脸道:“你跟我是姐妹,那三郎该喊你什么?姨姨?”

    闻言,叶千栀吃吃笑了起来,“温言若是叫的出口,我也不介意多个这么大的侄子。”

    “你啊你!”宋婆子点了点叶千栀的额头,一脸无奈。

    婆媳两人说得高兴,笑声传出很远,让宋云绮听到了,她闻声而来,见到她们笑得如同两朵盛开的花,不由得好奇道:“娘,三嫂,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我和娘开玩笑,我是她的妹妹,往后你和温言都得喊我姨姨。”叶千栀挑了挑眉,眉眼含笑,打趣道:“阿绮,你喊一声来听听。”

    “三嫂,你这平白无故就要长我一辈?”宋云绮瞪眼,瞪着瞪着就笑了起来:“还别说,三嫂跟三哥眉眼间还真是有点像。”

    “有吗?”叶千栀摸了摸脸,她倒是没注意,难不成,这就是别人所说的夫妻相?

    三人说笑了一会儿,宋云绮便以有事要忙,先离开了。

    望着她的背影,宋婆子蹙了蹙眉,有些忧愁道:“最近这段时间,阿绮出门的频率比以前高太多了,也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

    “她去的地方不是作坊就是店铺,要不就是在街上闲逛。”叶千栀换了另外一套衣裙,从屏风后面出来:“她能去的地方不多。”

    “可是现在天都快黑了,这么晚了,她出门干什么?”宋婆子道。

    而且她家阿绮每次出门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看着不像是去作坊,而是跟人有约。

    若是跟人谈生意,也没必要把自己弄得花枝招展,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一个女子每天都涂脂抹粉,保养皮肤,不辞辛苦的每天外出?

    除了男人,什么事情还有这么大的魅力?

    想到上次她问宋云绮时,她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的模样,难不成她喜欢的人,非常不堪?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6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7章 试衣裳,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