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这一顿饭,宋云绮和黄瑾书足足吃了一个时辰,等到桌上的饭菜凉得不能再凉了,两人这才放下了筷子。

    两人选在戏楼吃饭,是为了一边吃饭一边看戏,可这顿饭下来,宋云绮连自己吃了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看了什么戏了,等桌上的饭菜被撤下,宋云绮这才如梦初醒,她扭头看向了戏台上,就看到几个戏子正拿着长枪比划着。

    哦,原来今天唱的是武戏啊!

    宋云绮看着戏台上的戏子舞刀弄剑,她眼睛一眨不眨,似乎这样就没人知道她刚刚被男色所惑,失了心神。

    黄瑾书也跟着她一起看戏,等伙计送了消食的茶水上来,黄瑾书才给宋云绮倒了杯茶。

    “这是山楂水,你喝点,可以消食。”

    “谢谢。”宋云绮接过了山楂水,脸颊红红地说道。

    “宋姑娘,你太客气了。”黄瑾书含笑道:“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怎么也算是朋友了吧?朋友间倒杯水,你还要跟我道谢,这也太客气了。”

    宋云绮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黄瑾书件宋云绮不说话,他便端着茶杯,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瞧,看得宋云绮脸颊烧了起来,红霞布满了脸颊,他才轻笑道:“宋姑娘真可爱,长得也好看。”

    被自己喜欢的人夸长得好看,宋云绮心里轰一声,脸火烧火燎了起来。

    她羞怯的垂下头,手忙脚乱端起了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似乎这样就能把脸上的温度给降下来。

    黄瑾书见她害羞,便不再打趣。

    等时间差不多了,黄瑾书站了起来,君子风度十足:“宋姑娘,天色不早了,我送您回家。”

    “劳烦黄公子相送。”宋云绮忙不迭站了起来,跟着黄瑾书一前一后离开了。

    黄瑾书说送宋云绮回去,自然就会平安把人送回去。

    他不是第一次送宋云绮回家了,以往每次相送时,黄瑾书都恪守礼仪,不敢多看宋云绮一眼,可今晚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一路上走来,黄瑾书几次三番偷偷瞧宋云绮。

    宋云绮也是如此。

    银白色的月光照在这片大地上,给京城万物都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色外衫,多了一抹朦胧美。

    月光下的黄瑾书,宛如翩翩君子,让宋云绮那颗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心,不由得再次跳动了起来。

    心跳越来越快,宋云绮小脸上浮现出一抹绯红。

    “宋姑娘,今晚你是吃多了辣椒吗?脸怎么这般红?”黄瑾书见她脸红红的样子,忍不住轻笑。

    此言一出,宋云绮慌忙垂下头,不敢再偷偷打量黄瑾书。

    见小姑娘害羞得垂下了头,黄瑾书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他轻笑道:“你不要这么紧张,想看我就看,咱们是朋友,你想看就看,咱不收你银钱。”

    “若是别人看你,你就要收钱?”宋云绮小声问。

    黄瑾书摇摇头道:“我长这么大,除了兄弟,异性朋友,也就只有宋姑娘一人,至于其他的姑娘,我连跟对方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她们又怎么会有机会看我?”

    闻言,宋云绮倒是很好奇,她打量了黄瑾书一圈,说道:“黄公子比我大几岁吧?”

    “差不多大了三岁。”黄瑾书道:“我没记错的话,宋姑娘今年刚好是双十芳龄。”

    “我今年二十一岁了。”宋云绮咬了咬唇,对于自己的年龄似乎有点说不出口。

    以往,她并不觉得自己的年龄大了,还以为自己跟五六年前一样,依旧是小姑娘,她娘每次提醒她的年龄时,宋云绮都觉得她娘是杞人忧天,可这次,她突然就为自己的‘大龄’紧张了起来。

    她很怕黄瑾书听到了她的年龄,然后就不跟她玩了,不跟她当朋友了。

    “二十一岁,正是姑娘家最好的年华。”黄瑾书道:“我比你大三岁,我今年二十四岁了。”

    “黄公子,有个问题,我一直都很好奇,很想问问你,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宋云绮迟疑了一会儿,才问道:“您都二十四岁了,可有婚配?”

    “我问你这个问题,不是别有所图,就是......我得依靠你的情况,把握来往的尺度,您要是家有贤妻,那我可得跟您保持距离了。”

    这个问题在宋云绮心里埋藏了很长时间,她一直都想问,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问出口。

    她跟黄瑾书是偶然认识的,当初她就是被黄瑾书的这张脸给吸引了,后来跟黄瑾书来往多了以后,才知道黄瑾书是个学识不凡、心有沟壑之人。

    “宋姑娘,你觉得我要是家有贤妻,又岂会约你出门玩儿?”两人说话间,宋宅已经遥遥在望,黄瑾书跟以往一样,在了离宋宅还有一点距离的地方,就停下了脚步:“每次跟宋姑娘出门,我都很欢喜。”

    最后一句话,黄瑾书是俯身在宋云绮的耳边说的,他们认识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靠得这么近,两人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温,和对方身上淡淡的馨香。

    听着这句有点类似表白的话语,宋云绮心跳如雷,她丢下一句话,急匆匆离开了。

    “黄公子,多谢你送我回来,我先走了。”

    一鼓作气跑到了家门口,宋云绮拍了拍门,门房很快就打开了门,她闪身进了门,大门很快就关上了。

    门一关上,隔绝了外面灼热的视线,宋云绮才有种自己活过来的感觉,她拍了拍心口,安抚着胸腔里那颗过分活跃的心。

    “要死要疯,这个人说话怎么就那么让人犯规?”宋云绮摸了摸脸,手指传来了温热的触感,不用照镜子,她就知道此时的自己,脸有多红。

    她喜欢黄瑾书,从她看到黄瑾书的第一眼起,她的注意力就落到了他身上,对他的一举一动十分关注。

    可她一直都以为,这份感情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哪怕黄瑾书送过她一朵月季花,可她固执地认为,那朵路边采摘的月季花不过是黄瑾书随手而为。

    那今晚过去,她是不是可以多想一点?可以跟他靠得更近一些?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6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9章 靠得更近一些?,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