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云绮在院子里站了好一会儿,平复着激动的心。

    只是没等她心情平复下来,回廊下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阿绮丫头,你站在院子里干什么?晒月亮么?”宋婆子见宋云绮站在院子里,一会儿笑一会儿蹙眉,就像是发神经一样,她不由得更担心了:“夜深露重,你赶紧回来,别冻着了。”

    宋婆子的声音出现都突然,把宋云绮吓了一跳,她忙抬头,看到了站在回廊下的宋婆子,她顾不上回忆刚刚的甜蜜,她忙上前,一把抱住宋婆子的胳膊,甜甜一笑:“娘,您怎么这么晚都没有休息?”

    “你没回来,我怎么睡得着?”宋婆子白了宋云绮一眼,“你一个姑娘家,大晚上不呆在家里,往外跑,就不怕出事?这里可不是老家,村里家家户户都熟悉,没人敢对你做什么,这么大的京城,要是出了意外,到时候,娘要去哪里找你才好?”

    “娘教训得是。”宋云绮乖乖听训:“我以后不会了。”

    “你啊,答应得倒是快,但是能不能做到,就不知道了,下次你要出门,带上几个小厮也好,你一个人在外面,我可不放心。”宋婆子拉着宋云绮的手,往院子里走。

    其实她想说的话不是这句,她很想跟宋云绮聊一聊那些心怀不轨的男人,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想到叶千栀说,这件事交给她调查和处理,宋婆子决定按捺心里的想法,再等几天,先把男方的情况给弄清楚,才说其他的事情。

    这一路上,宋婆子都在说自己听菜市场婆子们聊起的京城几年前无缘无故消失的那些姑娘们,她企图用这样的方式,给宋云绮提个醒,让她以后不要往外跑。

    可惜,宋云绮并不明白宋婆子的意思,她眉眼弯弯的盯着宋婆子,对于她话里的担忧,她是半点感觉不到。

    宋婆子说了半天,见宋云绮半点反应都没有,她也就不多言了。

    耳边没有了宋婆子的碎碎念,宋云绮不需要应付她了,她下意识往大门方向看了一眼,心里暗暗想道:也不知道黄公子离开了没有。

    她心心念念的黄公子还站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脚离开。

    黄瑾书不知道的是,他前脚刚刚离开,后面就跟上了一条小尾巴。

    三天后,黄瑾书的所有情况就出现在了叶千栀的书桌上。

    “夫人,这是黄瑾书的所有资料。”秦玉蝶来给叶千栀汇报工作,顺便把调查来的黄瑾书情况奉上。

    “这么快?”叶千栀讶异道:“我还以为起码得要十天半月呢!”

    秦玉蝶笑道:“若是调查别人,怕是十天半月也不会有结果出来,但是这位黄公子就不一样了,他以前在京城十分高调,我幼年的时候,都听过他的大名。”

    “哦?”听到秦玉蝶这么说,叶千栀更好奇了,她催促道:“你给我好好说说他的情况。”

    “这位黄公子,出身商贾之家,上面有两个兄长,下面还有若干的弟弟妹妹。”秦玉蝶是在京城长大的,对于京城里的情况不说十分了解,起码也有七八分,比叶千栀更了解。

    “他家里的兄弟姐妹虽多,但都不是一母所生。”秦玉蝶介绍道:“上面两个哥哥是妾室所生,黄瑾书倒是正室夫人所出,不过他的母亲在家里并不受宠,黄家以前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吧,家财虽没有万贯,但是黄家在京城也算是有钱人。”

    “人一有钱,就管不住自己*,他父亲一房一房往家里抬妾室,家里女人多了,是非也多了,我记得在十年前,黄家就开始败落,家里一天不如一天,他们家到了要贩卖家产维持生计。”

    “到现在,他们黄家在京城也就只有一家小小的胭脂铺子,对了这家胭脂铺子也曾经跟美人妆提出要合作,想要从美人妆拿胭脂水粉,不过我们调查后,直接就否定了。”

    “黄家的胭脂铺子,所卖的产品乱七八糟,据调查,有不少客人被他们给坑了,胭脂做得不精细,抹在脸上,还差点让人的脸给毁了。”

    知道了对方是谁,秦玉蝶调查起来,一点难度都没有,黄家以前做过了什么事情,秦玉蝶都给翻出来了。

    看着手里一沓写满了黄家资料的纸张,叶千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黄家比她以为的更乱,特别是当她看到其中一张纸上写着黄瑾书的兄弟们身边都有多少女人时,叶千栀眼里掠过一抹厌恶。

    对于遵守一夫一妻制度的叶千栀来说,美人环绕这种事情,她实在是没法接受。

    “从你的调查来看,黄家已经穷得连这个店铺都快开不下去了,为什么他的哥哥们身边还有这么多女人?”叶千栀问道。

    秦玉蝶猜测道:“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黄家曾经是富贵过的,这几位也是感受过黄家有钱时的日子,他们定然是没法接受自己家败落,所以才想到以此来维持自己家的颜面,似乎这样做,就能让人觉得他们家还跟以前一样。”

    秦玉蝶的猜测是否对,叶千栀不知道,不过就单单现在来看,这个黄家确实是不行。

    叶千栀把资料全都翻看了,她蹙眉道:“黄瑾书的哥哥弟弟妻妾成群,他倒是干净,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不是没有,而是几个月前,他突然把妻妾给遣散了。”秦玉蝶说道:“我们的人去调查的时候,并没有查到这件事,不过我有个朋友就住在离黄家不远的地方,据她说,在四个月前,黄瑾书突然就把自己的接发妻子和妾室全都给打发了。”

    “夫人,您是知道的,结发夫妻,若对方没有做过分的事情,是不可以轻易和离的,可偏偏黄瑾书就跟他的妻子分开了。”

    当时这件事并没有什么人知道,黄瑾书的妻子也是安安静静离开,没哭没闹。

    叶千栀听到秦玉蝶这么说,眼尾一挑,吩咐道:“你继续查,不要查黄家了,从黄瑾书的妻妾查起。”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6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30章 黄瑾书的过往,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