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王狗子疼得龇牙咧嘴,可他却不敢有异议,不仅不敢有异议,他还得下跪磕头谢恩。

    感谢叶千栀的大恩大德。

    跪在地上,给叶千栀磕了好几个头,王狗子这才从地上爬起,再三感谢后,王狗子如同一阵风般,消失在了院子里。

    空荡荡的院子里,只有叶千栀、立春、李淼儿三个人。

    李淼儿还处于震惊之中,松松垮垮的衣领灌了冷风,她才回过神来,她慌忙扯了扯衣领,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这才开口谢恩。

    听着李淼儿文绉绉的感谢,叶千栀揉了揉眉头,“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必言谢。”

    “我们听到了呼救声,就破门而入,损坏了你的门,还望你见谅。”看到地上躺着的门板,叶千栀有些尴尬。

    门板也太脆弱了一点,立春两脚就给踹开了。

    “没......没事。”李淼儿颤声道,她哆哆嗦嗦把衣领抚平,“多谢两位恩人,救了我一命。”

    若不是两位恩人从天而降,她今日怕是逃不过了。

    “我们有缘,刚好碰上了。”叶千栀含笑道:“这也说明你运气不错。”

    李淼儿用力点了点头,她手忙脚乱的烧了一壶热水,请叶千栀和立春坐下喝茶。

    从院子和房屋的布置来看,李淼儿的生活算是很清贫,可是当叶千栀端起茶杯,闻到了茶杯中袅袅茶香,她眼里掠过一抹流光:“这茶不错。”

    茶汤清亮,香味清淡。

    叶千栀对茶没什么了解,但是好歹她自己名下有几座茶楼,也算是常年跟茶叶打交道了,茶叶和茶叶之间的差别,她也算是比较了解。

    李淼儿拿出来招待她的茶叶,市场价不少于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银子的茶叶,不算很好,但是绝对不差了,叶千栀看了看院子和屋里的摆设,心里暗暗思忖,这个家看着清贫的很,所有家具都非常普通,李淼儿身上穿着的衣裳也很差。

    差别太大,所以叶千栀愈发笃定,黄瑾书是故意跟自己的发妻李淼儿和离,他也是有目的地接近宋云绮。

    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干。

    “这位姐姐,我们不小心毁了你的院门,自当赔你一扇门,我让我妹妹帮你找木匠把门修好。”见李淼儿要拒绝,叶千栀连忙道:“你可别拒绝,别说我们救了你一命,说实话,就算我们没有冲进来,肯定也会有别人冲进来。”

    “损毁了你的门,我要是没亲眼看着门修好,我今晚怕是会睡不着。”

    “为何?”李淼儿不解的望着她,不明白自己家的院门修没修好跟恩人的睡不睡得着,有什么关系?

    “我担心刚刚被我们打走的人,等我们离开了,他会回来找你。”叶千栀说道。

    闻言,李淼儿沉默了,半晌后,她才同意叶千栀帮忙找人修门,不过她也说了,修门可以,但是雇人的费用,她得自己出。

    叶千栀欣然同意。

    立春忙着去找人帮忙修门,叶千栀闲来无聊便跟李淼儿话家常。

    叶千栀很少跟人闲聊,但是这并不代表她这方面薄弱,只要叶千栀愿意,她能跟任何一个人谈笑风生,还能让对方把她引为知己。

    李淼儿对于叶千栀这个从天而降的恩人,心怀感激,不过跟叶千栀聊天的时候,她还是很警觉,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情况。

    叶千栀察觉后,面无异色,依旧笑吟吟地跟她聊天。

    从家长里短的琐事聊到了其他事情,话题变来变去,天马行空,让人摸不着头脑。

    随着两人聊的话题多了起来,李淼儿倒是放下了心中的戒备,有些话题还会发表自己的观点。

    在李淼儿无知无觉中,叶千栀就把她的情况套到手了。

    修个院门不需要多长时间,不过立春知道自家夫人的用意,她请授意木匠,速度可以慢一些。

    钱给到位了,一切都好说,一扇门,木匠足足干了一下午,等到天都暗下来,这才完工。

    立春爽快结账,送走了木匠,这才回来接她夫人。

    一下午的时间,李淼儿对叶千栀早没了防备,还热络的邀请她们留下来用饭,不过叶千栀拒绝了。

    “李姐姐,我和我的妹妹初到京城,在京城没有落脚地,您能帮我们留意一下,看看这周围可有房屋出租,要是租金不贵,我们也搬来这里住。”

    叶千栀下午的时候,把自己和立春的情况跟李淼儿提了提,当然没有说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说自己老家去年遭了难,她和妹妹在当地生活不下去了,迫不得已来京城谋生。

    给自己立了一个苦命人的角色。

    人设已经立下了,叶千栀也就没放过这个人设,得用这个人设,多干点事。

    李淼儿忙道:“放心吧,大妹子,我记住了,明天我就去打听打听,要是有合适的房子,我先帮你定下来。”

    “多谢李姐姐。”

    两人客套了一番,叶千栀这才带着立春念念不舍的离开了。

    等离开了小巷,叶千栀和立春也没有回家,而是选了一个离小巷不远的客栈入住。

    客栈又小又破,掌柜和伙计对客人的态度也不太好,最让人没法忍受的是,叶千栀和立春两人一走进来,立刻就有人注意到她们,时不时偷瞄她们几眼。

    为了安全起见,立春要房间的时候,就只要了一间。

    她得一整夜都守着夫人,不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不用太担心。”叶千栀慢悠悠道:“温言在我身边安排了几个暗卫,有他们在,我不会有事的。”

    躲在暗处的暗卫,突然感觉肩膀一沉,压力山大!

    “夫人,调查黄瑾书的事情,交给秦姑娘几人就可以了,为何您要亲自来呢!”立春不解地望着叶千栀,不明白她家夫人这么做的用意。

    来就来吧,还要屈尊跟黄瑾书的前妻套近乎,有必要么?

    “有些事情靠他们查,有些事情,得我自己来。”叶千栀打了水,擦了擦身子,语气认真道:“阿绮是我的家人,我绝对不允许有人故意靠近她、伤害她。”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6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33章 绝对不允许,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