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一夜无话,天亮后,叶千栀换上了昨天的布衣,用脂粉掩盖了容貌,这才和立春下了楼。

    “夫人,您昨晚没睡好?”见叶千栀眼眸里血丝明显,一路走来都打着哈欠,就知道她昨晚没睡好。

    叶千栀点了早饭,这才懒洋洋道:“你睡好了?”

    面对自家夫人的反问,立春闭了嘴。

    昨晚她们的运气很差,刚刚入睡,隔壁就传来了人家夫妻交流的声音,这个声音持续到了深夜,搅得隔壁的她们,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用过饭,叶千栀和立春便离开客栈了,昨儿她们刚刚去找了李淼儿,今天叶千栀倒是没有去找她,而是在隔壁的小巷一边寻房子,一边跟人闲聊。

    一路上下来,房子是没有找到,但是关于李淼儿和黄瑾书的事情叶千栀打探得差不多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叶千栀和立春想到昨晚尴尬场面,两人相看一眼,然后决定回家。

    反正调查得差不多了,她们留在这里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家。

    叶千栀和立春两天一夜没有回家,宋婆子和宋云绮倒是不担心,叶千栀时常在外面过夜,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她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过见到她们回来,宋婆子很是高兴,特别是看到叶千栀眼底的乌青时,更是心疼得不行:“你们昨晚没有回来,做贼去了?”

    “是啊!”叶千栀笑眯眯道:“娘,阿绮在家吗?”

    “不在呢,她刚刚出门了。”宋婆子轻叹了口气:“这个孩子啊,最近总是往外跑,不爱呆在家里。”

    宋婆子抱怨了几句,见叶千栀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升起了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她问道:“栀栀,你突然问起阿绮在不在,是不是让你调查阿绮心上人的事情有进展了?”

    叶千栀用力的点了点头,眉头轻轻蹙着:“玉蝶从小就生活在京城,我让她帮忙调查了一番,昨儿又亲自去跟那位曾经的枕边人打交道,倒是知道了不少事情。”

    这段话,宋婆子就抓到了‘曾经的枕边人’这几个字,她脸沉了下来,严肃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

    叶千栀自然不敢隐瞒,把自己调查来的消息跟宋婆子说了说。

    她昨天可不是白忙活,从李淼儿口中套出了不少消息。

    宋婆子越听脸色越难看,等到叶千栀说完,宋婆子已经撸起袖子,恨不得跑去把勾搭宋云绮的男人打一顿。

    “您别生气,别生气。”叶千栀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她道:“咱们知道他是别有用心,就能提前堤防,不会让他欺负了阿绮。”

    “我就是心里气不过。”宋婆子磨了磨牙:“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闺女,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偏偏有人打她的主意,我心里这口气顺不下来。”

    宋婆子恨不得当面把宋云绮心上人的假面给撕下来,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冲动,不能鲁莽行事,万一假面没有撕下来,反倒是伤了她们母女情,那就不好了。

    叶千栀一眼就看出了宋婆子心里的为难,她挽着宋婆子的胳膊,笑语嫣然道:“娘,别为了一个陌生人气坏了身子,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咱们啊,别为了一个不值当的人气坏了身子。”

    “我刚好晚饭没有吃饱,娘,您陪我用点夜宵如何?”

    宋婆子心里记挂闺女,没有心情吃饭,不过对上叶千栀那双期望的眼眸,她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有了点时间缓冲,宋婆子倒是冷静了下来,她试探道:“栀栀,你说这件事,我要告诉阿绮吗?”

    “娘,您先别跟她提。”叶千栀今天一整天就在思考这件事,在说与不说之间反复横跳。

    “为何?”宋婆子不解道:“从你的调查来看,对方明显是故意接近阿绮,我怕他对阿绮不利。”

    “娘,您听我说。”叶千栀见宋婆子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她忙道:“我不赞同先跟阿绮说,是因为阿绮正陷入了对方的情网之中,我们越是不让她跟对方接触,阿绮怕是越想要跟对方接触。”

    “而且我们把调查来的情况给阿绮看,您觉得阿绮会相信吗?”

    “她一定会相信。”话是这么说,可从宋婆子迟疑的口吻就不难听出她的不确定。

    宋云绮以前会相信她所说的话,可现在呢?陷入爱情里的女人是没有理智的,怕是她们拦了她,她更想要跟对方长相厮守。

    “栀栀,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既能让阿绮从这个圈套中全身而出,又能让对方受了教训?”宋婆子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叶千栀身上。

    面对宋婆子充满希冀的目光,叶千栀顿时觉得肩膀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她点头道:“我有个主意,娘给我参谋参谋?”

    “你说。”

    “我们不方便直白跟阿绮说这些事情,但是我们可以安排几场戏,让她亲眼看看,这个男人内里是个什么货色。”叶千栀眼里掠过一抹厉色:“人心隔肚皮,我们堤防得了这个,堤防不了下一个,还是得让阿绮有鉴别人的能力。”

    接着叶千栀细细把自己的打算和主意跟宋婆子说了说。

    听完叶千栀的主意,宋婆子眼里的怒气淡去,她兴致勃勃道:“等安排这出戏的时候,跟我吱一声,我得亲眼去看看。”

    “好。”

    婆媳两人心里有谱了,便没那么担心了,等宋云绮回来时,看到的就是她的母亲和嫂子笑语嫣然的聊天。

    宋云绮先表达了一番自己对三嫂的想念,接着便加入了她们聊的话题。

    说话间,夜渐渐深了。

    宋云绮的事情迫在眉睫,翌日一早,叶千栀就让人去安排了。

    她看着手里能动用的几个人,有些不满,“终究是人手太少了一点,能用的人就更少了,不然我能把这件事办得更妥当。”

    叶千栀在为这件事烦恼的时候,突然收到了朱辛月写给她的一封信,看到信上的内容,叶千栀眉眼间的愁绪一扫而空。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6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34章 设套,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