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处理了朱辛月的书信,便回房换衣裳了。

    一个绝色美人进去,等出来时,是一个身穿白色衣袍的翩翩公子。

    叶千栀手里拿了一把做装饰用的扇子,这才带着立春慢悠悠出了门。

    最近这段时间,叶千栀跟朱辛月见面的频率高了不少,不过两人十分投契,哪怕每天见面,她们都有说不完的话,恨不得天天都呆在一起。

    这次朱辛月约叶千栀见面的地方不是茶楼、酒楼,而是赌坊。

    叶千栀到达赌坊的时候,朱辛月早早就在门口等着她了,见到叶千栀来,朱辛月脸上的笑容加深,她迎了上来,低声道:“我还以为你看到赌坊两个字,会不赴约。”

    “朱兄相邀,我岂敢不来?”叶千栀把手里的扇子合上,一下一下敲打着掌心:“家里管得严,我还真的没有来过赌坊,早就想来见识一番了。”

    “我就知道郁兄不是一般人,来,我们进去见识见识。”朱辛月带着叶千栀,熟门熟路进了赌坊。

    在叶千栀的想象中,赌坊应该是个乱糟糟的地方,三教九流的人都聚集在这里,闹哄哄的。

    可等她进了赌坊,才发现还是有区别的。

    赌坊一共有三层,一楼接待的都是些普通百姓,他们玩的价格不会太高,所里这里是比较吵闹的,汗味、旱烟气味交织在一起,让人闻着,就很不舒服。

    二楼是富贵人家去玩耍的地方,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都是不缺钱的主,他们的牌技也是比较好的,所以他们都显得很淡定,哪怕输了,也不会跟下面那些人一样,歇斯底里。

    三楼是个特殊的存在,据说只有牌技到达了一定高度,才有机会被人请上去。

    叶千栀没想到一个赌坊还有这么多的讲究,她跟在朱辛月身后,一路好奇走了过去。

    朱辛月显然对这里很熟悉,她见叶千栀不喜欢一楼的气味,她就带着叶千栀上了二楼。

    两人没有下场,只是站在一旁看热闹。

    “郁兄,你想不想玩几把?”朱辛月看了好一会儿,手有些痒痒,想要下场玩几把。

    叶千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朱兄,饶了我吧,我这要是去玩了一把,等会儿回家,怕是要吃板子。”

    “这么怕家里人?”朱辛月靠近叶千栀耳边,轻笑道:“你家那位不是不在家么?他不在家,还能管着你?”

    “倒不是他能管着我,实在是我没有赌运。”叶千栀小声道:“但凡跟赌运有关的东西,好运都跟我无关。”

    想当年,人家买菊花茶,中了一瓶又一瓶,可她倒好,一次都没有中过。

    还有朋友跟她一起买彩票,人家就能中奖,而她就不行。

    久而久之,她对这方面的东西就敬而远之了。

    赌运不佳,还是别浪费银钱,浪费心情。

    朱辛月见她神情认真,她吃吃笑了起来:“这么惨?那你跟我一起玩,我跟你说,我的赌运很不错,以前来过几次,不说每把都赢,起码十有八赢。”

    十把里面能赢八把,那运气还真是很好啊!

    叶千栀羡慕的望着她,下意识拉了拉她的手,口中碎碎念道:“沾沾喜气沾沾喜气!”

    “给你沾。”朱辛月大方得很,让叶千栀拉。

    两人在这边拉拉扯扯,二楼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不少人看到叶千栀这张脸,就认出她是郁拂云,倒是一旁的朱辛月,大家都不认识。

    “你让我来这里,不会就是为了看他们玩牌吧?”叶千栀知道朱辛月喊她来这里,绝对是有正事,不然不会无缘无故让她来这里浪费时间。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等嘛!”朱辛月扫了二楼一眼,当她看到某一个人的时候,用胳膊捅了捅叶千栀:“你往左边看看,看到了那个穿蓝色衣袍的男人了么?”

    顺着朱辛月指的方向看过去,叶千栀看到了一个穿着浅蓝色衣袍的男人从楼下走上来。

    男子长相俊美,颇有风度,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叶千栀看了他好几眼,这才小声道:“他是谁?”

    朱辛月不会无缘无故让她看这个人,可她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这个人有什么特别的。

    “这位啊,就是你小姑子的心上人。”朱辛月小声道:“他是这里的常客,每天都要来这里坐坐。”

    闻言,叶千栀眼睛如雷达一样,落在黄瑾书身上,就不挪开了。

    看着他跟二楼不少赌徒熟稔的打了招呼,然后坐下来开始下注。

    黄瑾书的运气不太好,基本上十把里面只能赢两三把,其余的时候都是输。

    半个时辰后,黄瑾书把带来的银钱全都输了,有些不甘心离去。

    黄瑾书下注的时候,朱辛月也跟着去凑了热闹,她还特意选了有黄瑾书的局,基本上就是黄瑾书选了以后,她才会选择,每次选的跟黄瑾书都不一样。

    黄瑾书输个彻底的时候,朱辛月倒是赚了不少。

    等黄瑾书离开了,朱辛月才捧着银钱到叶千栀面前,雀跃道:“我发了一笔横财,咱们去对面的酒楼吃一顿?”

    “好啊!”

    两人兴冲冲去了对面的酒楼。

    朱辛月大手一挥,把酒楼里的招牌菜全都点了一遍,点完了,她才有功夫跟叶千栀聊天。

    “你是特意带我来这里看黄瑾书的?”刚刚坐下,叶千栀开门见山道。

    “对。”朱辛月说道:“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的人最近在查黄瑾书,我刚好知道一点关于他的事情,便想跟你聊聊。”

    “黄家一日不如一日,黄瑾书的哥哥们手里头紧巴巴的,恨不得把剩下的胭脂铺子给卖了,可黄瑾书不仅有银钱来赌坊逍遥,还有银钱请你的小姑子品尝京城美食,你猜,他的银钱是从哪里来的?”

    “他背后有人?”叶千栀是聪明人,朱辛月一点拨,她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他身后的人,不会跟我有仇吧?”

    “没错,给他银钱的那个人,跟你有过节。”朱辛月道:“不仅跟你有过节,跟你家那位也有过节。”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5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35章 背后有人,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