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自从来了京城,跟叶千栀有交集的人并不多,更别提有过节的人。

    这个人不仅跟她有过节,同时跟宋宴淮也有过节。

    把认识的人在脑海中溜了一圈,很快叶千栀就锁定了目标。

    她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她压低声音道:“是惠敏郡主?”

    虽然是疑问,可叶千栀的语气很是笃定。

    朱辛月见她一下子就猜到了人,也没有卖关子,她道:“不错,就是她。”

    还记得叶千栀第一次见到惠敏郡主时,是在金玉斋,那一天,她同时认识了朱辛月。

    这两个名门贵女,一个成了她的朋友,一个却视她为死敌,恨不得毁了她的脸。

    自从上次飞阳大长公主府里发生了失窃案后,飞阳大长公主母女两人就没有出现在人前了,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线。

    要不是朱辛月今天特意来提醒她,叶千栀也不会想到黄瑾书居然是惠敏郡主派来的人。

    一想到蛮不讲理的惠敏郡主,叶千栀有些头疼,她揉了揉额头:“我跟她素不相识,第一次见面就对我打打杀杀,要毁了我的脸,这些事情都过去很久了,没想到她现在又跳出来搞事。”

    “她很记仇。”朱辛月对惠敏郡主很熟悉,她们两人从小就生活在京城里,两人家世都不错,不少宴会上都会碰面,虽说关系不好,但是朱辛月对惠敏郡主还是有所了解。

    “我记得我六七岁的时候吧,跟着家里的长辈去赴宴,见到有个小男孩不小心把水撒在了惠敏郡主的裙摆上,惠敏郡主直接喊来了侍从,把小男孩丢到了湖里。”

    那一次要不是有大人在场,怕是会出人命。

    惠敏郡主就是个疯子,以前她见不得有人比她漂亮,见不得有人接近秦王殿下,她沉寂了几年,朱辛月觉得她比以前更疯了:“栀栀,你得跟你小姑子说一声,注意保护好自己,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派了人在你小姑子周围。”

    “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你派了人?那正好,我的人可以撤回来了。”叶千栀一点儿都不介意朱辛月派人保护宋云绮,她欢喜道:“我手里能用的人太少了,昨晚我还在念叨,要是能从天而降几个人下来就好了,你这场雨来得真是及时。”

    见叶千栀真的不介意,朱辛月这才放下心来。

    好朋友之间还是得要有一点距离的,朱辛月很怕自己的自作主张,让叶千栀不高兴,继而影响到了她们的友谊。

    “你要是缺人,我手里倒是有几个人,借给你使使?”朱辛月很是大方道。

    叶千栀也没有跟朱辛月客气,还真的直接开口要人:“你身边有没有会领兵打仗的人?”

    “我家是文臣出身,跟武将的关系不太好。”朱辛月认真思索了一会儿,才道:“不过我有个表哥,现在还在边关,你要是需要人,我可以托人送信去给他,让他回来帮你。”

    提起远在边关的表哥,朱辛月神情自若,一点异常都没有,可叶千栀是谁啊,她跟朱辛月认识了这么久,对她也算是了解,她的神情语调都没点变化,可叶千栀就知道她心情不太好。

    朱辛月以前跟她提起过这位表哥,不过对这个表哥的描述也就是一句话带过。

    她也就只知道朱辛月的表哥跟朱辛月是青梅竹马,若不是当今圣上不做人事,硬生生把人拆散了,朱辛月现在过得绝对不是这样的日子。

    “你表哥在边关干的好好的,我把人喊来算怎么一回事?”叶千栀摇头,她见朱辛月情绪不高,忙岔开了话题:“你怎么不问问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找领兵打仗的人?”

    “还用说么?”朱辛月得意洋洋道:“你一提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了,不过你想的这件事,我也挺想干的。”

    两人没有点破,但是都知道对方想要做的是什么事情。

    等饭菜上来,两人转移了话题,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饭吃到一半,酒楼下面传来了喧闹的声音。

    “郁神医在这里吗?哪位是郁神医?”

    蹬蹬瞪,楼梯上跑上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子,他满脸焦急的望着二楼的食客,他的视线从叶千栀身上扫过,过了一会儿,不知道旁边的人跟他说了什么,男子的目光落在了叶千栀身上。

    诧异、怀疑、不信.....各种情绪在他眼里一闪而逝。

    “他就是郁神医。”男子身后的食客给他说道:“就是坐在窗边,穿着白色衣袍的少年。”

    男子看着眼前这张稚嫩的脸庞,在心里猜测着少年的年龄,依照他浅显的见解,眼前这位的年龄不会超过十六岁。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哪怕她是在娘胎里就开始学医,医术又能有多高呢?

    不过此时他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不管眼前的这位医术如何,他都要请他帮忙治病。

    想到这里,男子撩起了衣袍,直接跪在了地上,恳求道:“在下父亲是礼部尚书,我是他的儿子,我爹受了伤,请郁神医救我父亲一命。”

    礼部尚书?

    叶千栀听到这四个字,脑海里浮现出的画面就是皇觉寺的竹林里,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厮混的场面。

    剩下的就是礼部尚书的夫人中毒多年,身体孱弱得不行,包括她的儿子也同样如此。

    可眼前这个男子却不是她曾经帮忙诊治过的病弱男子,不过他们两人的眉眼间倒是有点相似之处。

    “你知道我从不轻易给人看病,但是有人求上门时,我也不会拒绝,不过我的诊费可不便宜。”要是别的病人,不管有没有银钱,叶千栀都会出手帮忙,可是想到礼部尚书刘永所做的那些恶心事。

    叶千栀就不想给他治病。

    虽说医者仁心,但是能够有选择的话,她会选择救好人,而不是救这样的白眼狼。

    刘夫人在刘永势弱的时候,鼎力相助,把自己能给的一切都给了,可偏偏这位礼部尚书,发达后,却忘记了发妻所赠予的一切,还谋算起了刘夫人和嫡子的性命。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5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36章 故意刁难,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