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只要能救回我父亲的性命,你要什么,我都能给。”男子想了想,摘下了自己腰间的腰牌:“这是我给你的信物,以后你有事,只要拿这块腰牌来,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们府上都会答应。”

    礼部尚书,正二品大员,内阁的阁老之一。

    按常理来说,这可是一根粗大腿,不管是谁,有机会跟礼部尚书搭上关系,不说欣喜若狂,起码也不会拒绝卖一个好给礼部尚书。

    可偏偏叶千栀跟别人不一样,她看都没看腰牌一眼,懒洋洋问道:“腰牌这么好使?什么事情你们都会答应?要是我想要天上的月亮,你们也帮我摘下来?”

    “这......”男子不悦道:“郁神医提出的这个要求不合理。”

    “是我提的要求不合理,还是你自己刚刚说的话有漏洞?”叶千栀反怼道:“你问问大家,是你说话不算数,还是我故意刁难你?”

    “月亮在天上,纵然我父亲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法把月亮摘下来。”男子咬牙道:“郁神医分明是故意羞辱我们。”

    “不是你自己承诺的么?做不到居然把锅甩到了我头上?”叶千栀‘一脸受伤’地望着男子,最后摆摆手道:“罢了罢了,医者父母心,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父亲在哪里?我先过去看看。”

    男子早就被叶千栀的态度给气到了,现在见她突然要去给他父亲看病,男子的心悬了起来,生怕叶千栀会趁机对他父亲下毒手。

    只是他父亲的伤势特殊,太医院的太医也束手无策,走投无路之下,才来找郁拂云。

    “不走吗?”叶千栀见他呆呆的跪在地上,暗暗反思,她刚刚的表现是不是太吓人了?

    不等叶千栀思索出他怎么了,男子就已经站起来了,他带着叶千栀下了楼,去了酒楼的后院。

    叶千栀这才知道礼部尚书这个*刚刚就被人抬进来了,只不过因为他伤势特殊,所以只能安置在了后院。

    没见到礼部尚书的时候,叶千栀一直都在好奇,究竟他伤到了哪里,才会让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束手无策,可等到她见到礼部尚书被剪下的老鸟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老天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位的老鸟怎么就被收拾了?

    刘永躺在担架上,他神情痛苦,身子蜷缩成一团,他很想捂住受伤的地方,可他早就知道那边只有一点东西连带着,他要是敢乱动,怕是就彻底给废了。

    “能治吗?”男子等叶千栀查看过了伤势,着急问道。

    叶千栀摇摇头道:“伤得太重了,我无能为力,不过我能给它们缝起来,让它们保证完整,但是有些功能嘛,就丧失了。”

    叶千栀没说得太明白,但是男子已经听懂了,包括躺在担架上的刘永也明白叶千栀话里的意思。

    “太医说,我父亲的伤口太深,会危及性命,你可有办法保我父亲一命?”男子问道。

    老鸟保不住就保不住了,但是性命得保住。

    “这个没问题。”叶千栀爽快道:“只要价格到位,我保证他不会有事。”

    有了叶千栀这句准话,男子松了口气,他拱手道:“那就麻烦郁神医了。”

    话落,男子掏出了两万两银票,塞到了叶千栀手里。

    看在银票的份上,叶千栀立刻就端正了态度,她手那银针,在刘永身上扎了几针,止住了血,接着她写了自己需要用的东西和药材,让立春回去拿东西。

    在等待的时间里,叶千栀也没有闲着,她指挥丫鬟擦拭了刘永身上的伤口,又拿着酒给银针消毒。

    等到她把银针收拾干净,立春也带着她需要的东西过来了。

    叶千栀打开了医药箱子,拿出自己需要的东西,立春给她打下手,两人配合默契的处理刘永身上的伤口。

    从中午到傍晚,再到黑色把这片天地笼罩,叶千栀一直都在给刘永缝补伤口。

    等到深夜,叶千栀终于完成了缝补工作,她把金疮药撒在了上面,让立春帮忙包扎好了伤口,她这才瘫在了椅子上。

    立春见自家夫人累得不轻,连忙拿出帕子,给叶千栀擦拭额头的汗水。

    “行了,伤口暂时没有大碍,我在他的伤口上敷了一层金疮药和麻沸散,今晚他可以好好睡一晚,不过从明天开始,他就得疼一段时间了。”

    麻沸散只能止住一时的疼痛,等药效过去,疼痛席卷,不管意志力多坚定的人,都会倒在疼痛的裙摆下。

    “郁神医,那到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男子看着已经昏睡过去的刘永,担忧得不行。

    叶千栀道:“明天我会过来给他换药,你不用担心,如果今晚他会发高热,就用这个退烧的方子给他退烧。”

    “郁神医,你不在这里?”男子听到叶千栀的叮嘱,立刻慌张了起来。

    叶千栀道:“我要回去准备一些你父亲需要用的药材,不过我明天会尽早赶过来。”

    男子知道叶千栀是必须要回去,他没有挽留,而是送叶千栀到了酒楼的门口。

    叶千栀刚刚从后院出来,就见到倚靠在门边的朱辛月,见到她,叶千栀露出一个浅笑:“朱兄,天色已晚,你怎么没有离开?”

    “你在这里,我不放心。”朱辛月见叶千栀小脸惨白,精神不振的样子,登时心疼得不行,她忙走过来,扶住了她:“饿坏了吧?我在萃华楼订了一桌子的好饭菜,就等着你回家用。”

    “这里离我家比较近,今晚你就别回去了,去我家休息吧!”朱辛月实在是不放心放她回去,想把人留在自己身边照看。

    叶千栀知道她是一番好意,所以没有拒绝她的好意:“那就打扰了。”

    朱辛月早早准备好了马车,扶着叶千栀上了马车,朱辛月跟着爬了上去。

    马车哒哒哒在青石板的路上行走,寂静的夜里很是响亮。

    叶千栀累了好几个时辰,身体早就受不住了,她倚靠在车璧上,闭着眼睛假寐。

    朱辛月和立春也不敢打扰她,安安静静陪在她的身边。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5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37章 不赚白不赚,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