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等马车到了朱辛月家时,叶千栀已经睡过去了,朱辛月见她满脸疲倦,也不忍心把人喊醒,她想了想,一把抱起了叶千栀,抱着她下了马车。

    立春没想到朱辛月看着瘦瘦弱弱一个美人,爆发力如此吓人。

    “到了?”叶千栀虽然很困,但是她却没有睡熟,朱辛月抱着她的时候,叶千栀就感觉到了,只不过眼皮子太沉重,叶千栀不想睁开眼睛。

    迟了一会儿,她就享受到了朱辛月公主抱套餐。

    “到了。”朱辛月见她醒来了,倒是没有继续抱着她,把人放了下来。

    叶千栀刚刚站稳,就见朱辛月在甩手,朱辛月见她看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道:“太久没有抱东西了,有点不适应。”

    三人刚到朱辛月家,家里的管事和丫鬟就迎了上来,伺候她们梳洗。

    叶千栀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了,也没了好奇心,她胡乱塞了几口饭,便去房间休息。

    立春也累得够呛,跟着去休息了。

    一夜好眠,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叶千栀就醒来了。

    她刚刚醒来,就发现自己的手不是自己的手了,又酸又痛,碰一下东西都钻心的疼。

    叶千栀知道这是因为昨天她给刘永缝补老鸟时留下的后遗症。

    甩了甩,叶千栀换好了衣裳,她派人回宋宅拿了自己需要的药材,自己则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

    昨天的事情,让叶千栀突然发现自己的体力不行,要知道她以前可是不管工作多长时间,都绝对不会这么累,可昨天只是缝补了一下,身体就吃不消了。

    她缺乏运动,现在开始练习,也不迟。

    叶千栀运动了一会儿,朱辛月就起来了,等朱辛月梳洗后,两人到餐厅坐下来用饭。

    “刘永的伤很严重吗?”朱辛月没有去后院看,只是从酒楼地上滴落的血迹可以看出,他绝对伤得不轻。

    叶千栀幸灾乐祸道:“男人的第三条腿都废了,你说严重不严重?”

    朱辛月拿着勺子的手抖了一下,接着便抑制不住的笑出声:“他连工具都废了,以后岂不是没法祸害无辜女子了?”

    “你知道他做过什么?”听到朱辛月的话,叶千栀问道,心里暗暗想着,这位刘永大人胆子还真是大。

    “不太清楚,不过我曾经见过他当街买了一个农家女为妾。”朱辛月说道:“刘永家里的事情不少御史*过,只是刘夫人身体不好,先帝和圣上都怜惜刘大人可怜,所以对他的所作所为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不知道他昨天经历了什么事情,伤得这么严重。”叶千栀想到躺在担架上刘永的模样,勾了勾唇。

    等两人用完早饭,出门往酒楼走去的时候,两人就听了一耳朵的八卦。

    一夜之间,刘永的命根子被废了的事情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怎么说呢,这个时代的百姓都没有什么娱乐,每天就靠跟左邻右舍闲磕牙。

    今儿议论议论这家的儿媳妇为人尖酸刻薄,明儿议论议论那一家的婆婆磋磨儿媳,后天聊聊谁家的儿子不争气。

    总之在没有娱乐的时代,只要谁家发生了一点小事,那么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这条街,要是发生了一些激烈的争吵,怕是好几条街的人都会知道这事。

    刘永被人废了命根子的事情,是个大新闻,别说现在没有这样的事情传出,就是往前个几十年,也没有这样大的新闻。

    一时之间,大家全都讨论起了这件事。

    在乱七八糟的传闻中,各种版本的八卦全都出来了,可是谁也说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有人说,刘永的命根子是被他的外室给弄没的,因为刘永要把外室所生的儿子带回家,可是外室却不想带回去,嫌弃她身份低,带回去丢人。

    而他的外室为了挽留他,不得已只能找了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相陪,刘永昨天刚好休沐,便去外室这边走走,跟那些貌美女子玩闹,谁知道其中有个姑娘,直接拿刀砍了刘永。

    刀子原本是刺向刘永的胸口,谁知道他往后避让了一下,刀子直接落在了他的命根子上。

    也有人说,刺杀刘永的不是那些姑娘,而是刘永原先的外室。

    叶千栀和朱辛月听了一耳朵八卦,等到她到酒楼的时候,就看到了有过几面之缘的尚书夫人。

    尚书夫人见到叶千栀出现在这里,一点儿都不奇怪,她身子依旧孱弱,可是脸色却比以前多了几分血色,看起来不会那么惨白。

    跟在尚书夫人身边的是她的儿子。

    叶千栀冲着他们微微颔首,没有打招呼,而是走到后院去查看了刘永的伤势。

    先检查了刘永的伤口,看到伤口溢出了血水,叶千栀拿来了浓度较高的烧刀子,一点一点帮着清理,等洗干净了,才给他敷药。

    “昨晚他的情况如何?”叶千栀一边检查一边问道:“可有发高热?”

    “有。”昨儿来找叶千栀的男子一脸疲倦的站在床榻边上,听到叶千栀的提问,他连忙道:“下半夜的时候,突然就发高烧了,我按照郁神医给的方子,熬了汤药,喂了以后,倒是降了不少。”

    叶千栀摸了摸刘永的额头,温度还是有些高,不过这也是正常的。

    昨天做手术的时候,叶千栀已经很小心了,可是不可避免空气中还是有脏东西落下,造成伤口感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叶千栀除了仔细看顾,多注意一些,也没别的好办法。

    换了药,叶千栀重新给开了一张药方,又交代了注意事项,这才离开。

    叶千栀刚刚离开没多久,尚书夫人也找了借口离开了。

    尚书夫人跟她相公的关系并不好,包括他们的孩子跟刘永的关系也很紧张。

    所以尚书夫人要离开,她的儿子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呆在后院的男子知道他们离开,气得不行,等他从后院跑到酒楼大堂时,尚书夫人早就离开了。

    尚书夫人没有直接回府,而是追着叶千栀的马车去了美人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5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38章 风流祸事,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