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再三推辞,最后叶千栀还是拗不过尚书夫人,不得不挑选了其中两间店铺收下。

    对于嫁妆丰厚的尚书夫人而言,这一沓的店铺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只是叶千栀不肯收,她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叶千栀收了两间店铺。

    跟叶千栀道了谢,给了东西,尚书夫人便带着儿子告辞离开了。

    只是离开美人妆时,她眼眶发红,眼里含着泪水,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外面不少人见到她,知道她是刘永的夫人,便纷纷猜测,刘永的情况是不是不太好。

    还有人猜测,说是刘永怕是活不了了。

    风月之事向来是流传得比较广的,更别说刘永伤了这个要命的地方。

    不仅百姓们喜欢讨论,那些一脸严肃的官员私底下也没少讨论。

    御史台的大人们更是一天好几封的折子上奏,全都是怒斥刘永罪行。

    皇宫里,圣上望着眼前这一大沓的折子,翻开看了一眼,当他看到刘永的名字时,眉心跳了跳,直接把折子往桌案上一丢,怒声道:“这个刘永,辜负了朕对他的一番提拔,本以为他是朝廷栋梁,没想到他内里是这样的货色。”

    二品大员,被一个小丫鬟伤了这样的地方,到现在都还躺在酒楼的后院养伤,据说他的命是保住了,但是他丧失了作为男人的能力。

    圣上不关心刘永以后还能不能当男人,他关心的是,朝廷的名声会不会因为刘永这件事,有所影响。

    还别说,刘永这件事的影响力极大,特别是刺伤他的小丫鬟被带走,京兆府尹审问后,发现她是为了自己的姐姐报仇时,京兆府尹的脸色变得怪异。

    当京兆府尹把这些事情上报刑部,刑部尚书特意派人去查时,发现刘永背地里的所作所为,一时间也被刘永做的那些事情气到了。

    刑部尚书直接把罪证和折子送到了圣上面前,圣上一看,登时大怒,不等刘永申辩,直接就罢了他的官。

    从二品大员到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刘永只不过是被砍了一刀,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等到朝廷的旨意下来了,刘夫人便带着礼部尚书府里的人离开了京城。

    刘永的事情,叶千栀没有再关注,现在的她,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宋云绮的身上。

    这段时间,黄瑾书几次三番约宋云绮出门玩耍,叶千栀和朱辛月派了人在宋云绮身边,黄瑾书倒是不敢有越轨的行为。

    叶千栀却不敢放松心神,她可没有忘记,黄瑾书身后的人是惠敏郡主,想到这个家世好、不讲理的难缠郡主,叶千栀额头隐隐作疼。

    惠敏郡主是皇家郡主,打不得、骂不得,想要为宋云绮出口气,都困难。

    惠敏郡主她是动不了,但是她的同伙黄瑾书,叶千栀想要收拾很简单。

    这天,叶千栀把自己刚刚研究出来的胭脂方子交给宋云绮,让她送去作坊,让作坊的人开始大规模生产。

    赚钱的事情,宋云绮向来是最积极的,此时已经快要到傍晚了,她看了看天色,还是决定现在就出门。

    送完了胭脂方子,宋云绮绕了路去找黄瑾书,谁知道她刚刚走到黄瑾书宅院的街道时,就看到黄瑾书跟一个长相柔美的女人在说话,黄瑾书不知道说了什么,女人冲着他笑了笑,突然扑进了他的怀里。

    黄瑾书下意识抱住了她,脸上浮现着宋云绮从未见过的柔情。

    望着这一幕,宋云绮揪着车窗帘的手紧了紧。

    “你且安心等着,我的事情很快就办完了,到时候咱们手里有了银钱,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黄瑾书安抚着怀中的女人:“淼儿,你等等我。”

    “夫君,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李淼儿依偎在黄瑾书的怀里,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袖,恳求道:“你能不能不要去帮惠敏郡主办事了?我们不赚银钱了。”

    “说什么傻话呢?”黄瑾书点了点李淼儿的鼻尖,用脸颊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柔声道:“都坚持了这么久了,眼看就快要结束了,咱们这个时候不干,前面的时间浪费了不说,还平白无故得罪了惠敏郡主。”

    “我们现在啊,除了按照郡主的意思往下走,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了。”

    这些事情,李淼儿如何会不知道?

    只是她一想到自己的夫君为了银钱,不得不去讨好和接触另外一个女子,她心里就惴惴不安,生怕她的夫君会假戏真做,真的喜欢上了对方。

    “淼儿,你不想把岳父的宅院和店铺赎回来么?”见李淼儿犹豫不已,黄瑾书拿出了杀手锏,他不容拒绝道:“宅院和店铺是岳父给你准备的,可最后你为了我,不得不抵押变卖,我心里难安,为了早日能把宅院和铺子拿回来,我也得努力赚钱。”

    李淼儿从他怀里抬起头,望着他,见到他满脸坚定,李淼儿很想说,想要拿回店铺和宅院,那就努力干活,努力攒钱,话在舌尖转了几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我相信你。”李淼儿如是说道。

    她除了说相信他,还能说什么呢?

    “乖。”黄瑾书哄住了她,心里高兴,正想要再多说几句亲密话的时候,不经意抬头,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眸。

    黄瑾书望着街口的马车,看到了车窗帘被人挑起了一角,露出了一张熟悉的小脸。

    黑色从大地的各个角落溢出,把这片天地渲染成了同样的颜色,马车离他有段距离,可黄瑾书一眼就看出了马车上的人是谁。

    宋云绮突然出现在这里,黄瑾书心里一惊,他想到自己现在正在干什么,心慌得不行,他下意识把怀里的人往外一推。

    李淼儿难得跟自己的夫君相处,还没抱够呢,谁知道她就被推了出去。

    “夫君?”李淼儿跌倒在地,抬头,不敢置信的望着刚刚抱着她诉说柔情蜜语的男人。

    不是说她是他的心肝宝贝么?那为什么毫不犹豫把她推了出去?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5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40章 发现,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