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黄瑾书顾不上理会地上的李淼儿,他看到宋云绮放下了车窗帘,马车往前行驶,他心里一紧,忙抬脚追了过去。

    “宋姑娘,宋姑娘。”黄瑾书见马车往前行驶,忙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喊道:“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黄瑾书的声音传出了很远,传到了宋云绮的耳中,宋云绮对黄瑾书很有好感,不然也不会几次三番跟黄瑾书单独出门约会玩耍。

    他们虽然没有定亲,但是宋云绮一直都以为,他们是会在一起的。

    可她看到了什么?

    眼前浮现出刚刚黄瑾书跟其他女子亲密说笑的模样,宋云绮的心一寸一寸冷了下去。

    她很想吩咐车夫离开这个地方,但当后面传来黄瑾书的声音时,宋云绮张了张嘴,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

    黄瑾书拼命的跑,很快就追上了马车,他趴在马车上,喘着气道:“宋姑娘,你听我解释。”

    车夫看到黄瑾书不顾危险冲了过来,登时不敢动了,也不敢驾车了,就怕把黄瑾书弄伤,车夫扭头对车里的宋云绮道:“姑娘,黄公子过来了。”

    “我们只是朋友,你没必要跟我解释这些事情。”车里传出了宋云绮的声音,冷淡又理智,一点儿异常都没有。

    黄瑾书听到她这么说,心里愈发着急,他忙道:“她是我的表妹,来找我说一些事情,不小心崴了脚,我去扶她,她不小心倒在了我怀里。”

    黄瑾书不知道宋云绮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她看到了多少,不管她看到了多少,黄瑾书都是不能承认的,不能实话实说的。

    “黄瑾书,你以为我是瞎子还是呆子?或者是傻子?”宋云绮一把挑起车帘子,冲着黄瑾书恶狠狠道:“你身边既然已经有了情投意合的表妹,那就别来招惹我,你让开,你要是再不让开,被马车扎了脚,那也是你活该。”

    黄瑾书跟宋云绮认识有段时间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宋云绮。

    宋云绮的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几分冷意,她看向黄瑾书时,眼里的冷意生生让黄瑾书打了一个寒颤。

    “宋姑娘,犯人犯了错,还没有辩解的时间,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听我解释?”黄瑾书哀求道,他看着宋云绮冷静无波、毫无情绪的眸子,心一点点往下沉。

    都说有爱才有恨,宋云绮以前看他时,眼里盛满了温柔,可现在她看着他,眼里一片平静。

    似乎他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这样的变化让黄瑾书心里没底。

    “解释?”宋云绮冷笑道:“不必了,你要解释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位,天很晚了,我该回家了,黄公子,还请你让让。”

    黄瑾书不怕宋云绮发怒,不怕宋云绮打他骂他,因为宋云绮这样做的话,那是她心里有他。

    他很怕现在的宋云绮,这代表他这几个月来的攻略都白做了。

    为了惠敏郡主给的丰厚回报,他舍弃了家庭,跟结发妻子和离,还把自己伪装成了另外一个人。

    还把自己放在十分低微的位子上,就为了讨宋云绮欢心,想要给她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记。

    见黄瑾书不走,宋云绮蹙眉吩咐:“把他丢出去。”

    车夫得了宋云绮的吩咐,一把抓起黄瑾书,丢了出去。

    人丢了,马车快速行驶了起来,很快就把黄瑾书抛在了身后。

    黄瑾书摔在地上,后背撞在了青石板的地面上,有些疼,他顾不上背上的疼痛,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前跑。

    双脚如何能追得上马车?

    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马车消失在了街角。

    黄瑾书失神落魄的望着街角,直到黑色彻底把这片天地吞没,直到一阵风吹来,黄瑾书打了一个哆嗦,这才回过神。

    他的双脚如同灌了铅,沉重得不行。

    这条他走习惯了的街道,这次他行走,足足花了平日里好几倍的时间。

    等到回到家门口,黄瑾书看到站在他面前的李淼儿,哑声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夫君。”李淼儿看了他一眼,看到他面如死灰的模样,心里一紧,小心翼翼道:“夫君,我是不是坏了你的事?”

    黄瑾书没有理会她,更没有回答她的话。

    他望着无边的黑夜,秋风吹在身上,把他身上的温度一点一点带走,身子一点点凉下来,可他却顾不上回屋添衣。

    比起身上的凉意,心里凉得更彻底。

    “完了,一切都完了。”黄瑾书目视前方,眼里的亮光一点点消灭。

    李淼儿听不懂她前夫话里的意思,但是她能感受到黄瑾书身上的绝望。

    “夫君,不怕的,我们家里还有胭脂铺子,日子会一天天过得更好的。”李淼儿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黄瑾书。

    “不会有了的。”黄瑾书露出了一个比哭还更难看的笑容:“惠敏郡主交代下来的事情,我没有办妥,我们家的胭脂铺子也留不住了。”

    “怎会?”闻言,李淼儿震惊抬头。

    黄瑾书没有细说,但是他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李淼儿,家里的胭脂铺子是要没了。

    黄瑾书站在家门口吹冷风,为夭折的计划悲痛,宋云绮坐在马车里,默默无声落泪,祭奠逝去的爱情。

    宋云绮觉得自己很倒霉,她长这么大,一共动了两次心,可是两次都是这样的结果。

    从几年前的事情想到了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宋云绮心如刀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可她却不敢哭出声,只能默默垂泪。

    一片寂静中,马车到了宋宅,门房连忙迎了马车进门。

    往常,马车进了角门,宋云绮便会下马车,好让车夫把马车驾到放置马车和马匹的地方,可是今天她却没有下车。

    车夫在外面催促了两次,见宋云绮没有反应,他便不敢多言,只能下了马车,走远一些。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姑娘怎么不下车?”有小厮见到车夫站在不远处守着,好奇问道。

    事关主子的私事,车夫自然不会多言,只是以摆手示意,说自己也不清楚。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5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41章 你听我解释,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