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云绮有些尴尬,显然她想起了昨晚自己哭得撕心裂肺的一幕。

    “早知道黄瑾书是这样的人,我就不会哭了。”宋云绮后悔自己昨晚流的眼泪,早知道黄瑾书的真面目,她还真的是哭不出声了。

    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眼泪已经流了,面子也已经丢了,她的形象已经无挽回的余地了。

    “不提他了,咱们先吃早饭吧!”叶千栀给宋云绮舀了一碗粥,自己叼了一个包子,小口小口吃着:“你说起他,我没胃口。”

    “三嫂,被他背叛和伤害的人是我,我都还没怎么样,你怎么就没胃口了?”宋云绮瞪眼,觉得自己的台词被叶千栀给抢走了。

    叶千栀振振有词道:“他是没有伤害我,但是她伤害了我的小姑子,我得为我的小姑子出口恶气。”

    “三嫂是有法子收拾黄瑾书了么?”宋云绮听到自家嫂子这么说,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黄瑾书这边你不用理会,有人会去清算。”叶千栀道:“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生意做大。”

    闻言,宋云绮一头雾水的望着她,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前段时间有不少店铺想要跟我们合作,但是我们都没有同意。”叶千栀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合作了,就挑其中的几家合作。”

    叶千栀说了几个店铺的名字,宋云绮听着,这些店铺的生意都很不错,客流量大,她们的胭脂放到这些铺子卖,那还有谁会来美人妆买呢?

    宋云绮把自己疑惑的地方挑出来,叶千栀听了以后,解释道:“这几家店铺的东家在朝中握有实权,我们跟他们搭上关系,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且我们把胭脂卖给他们,我们也不是没有赚头,只是赚得少了一些。”

    但是能够以这点银钱,赚取大利益,叶千栀非常愿意。

    宋云绮是聪明人,叶千栀没有明说,但是她稍微动动脑筋就明白她的用意了。

    “三嫂是怕惠敏郡主对美人妆动手?”

    叶千栀喝了一口粥,肯定道:“动手肯定是会动手的,你三哥不在家,没人会护着我们。”

    就算宋宴淮在京城,也护不住她们。

    惠敏郡主是皇家郡主,不管她们母女两人的名声有多糟糕,人家毕竟是皇家血脉,单单就这一点,皇家人就不会允许她们被外人欺负。

    “这个什么郡主为什么要欺负我们?”

    叶千栀跟惠敏郡主结仇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年,那时候宋云绮不在京城,自然不会知道这些事情,等她来京城,惠敏郡主的事情,叶千栀早就抛之脑后了。

    她自己都不记得了,又怎么可能跟宋云绮提呢?

    “三嫂觉得我们跟那些店铺合作,他们的东家就会护着我们了?”宋云绮觉得自家三嫂有些天真。

    叶千栀摇头道:“我们跟人家非亲非故的,只是合作卖胭脂,人家为什么要护着我们呢?他们不会为我们出头,但是有了这层关系在,惠敏郡主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宋云绮听不来这些弯弯绕绕,她家三嫂的话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要抱好那些店铺东家的大腿!

    “吃完饭我就去处理这件事。”宋云绮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叶千栀放下碗筷,去屏风后面换了一身白色衣袍。

    一刻钟后,姑嫂两人换好了衣服,带着立春几人离开了家。

    宋云绮坐马车,叶千栀则骑着马出行。

    比起夏天时,叶千栀骑马的姿势熟悉了不少,她坐在马上,手拿缰绳,悠闲的在街上走着。

    两人是去谈合作的,叶千栀早早就给对方下了帖子,不管昨天宋云绮有没有看到黄瑾书跟李淼儿搂搂抱抱的一面,叶千栀都打算跟这些店铺合作。

    叶千栀挑选出来的店铺不是百年老店就是跟皇家、朝中重臣有关系的店铺,一上午,叶千栀在酒楼和茶楼见了三拨店铺的掌柜,把生意谈了下来。

    叶千栀一直都说自己没有经商天赋,但是在谈判桌上的时候,她说起话来有理有据、进退有度,让对方听着心里舒服,又最大化保住了自己的利益。

    宋云绮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叶千栀,一直以来,她们都是自己找个店铺,做些小买卖,唯有肥皂和香皂,是通过顾流云卖往大盛各地。

    等送走第三拨人,叶千栀已经说得口干舌燥,头也隐隐作疼,她揉着额头,有些苦恼道:“这些人太精明了,跟他们打交道好累啊。”

    这些掌柜,每次说话都是说一半留一半,这么半句话里还有无数个坑都在等着人跳。

    叶千栀跟他们打交道,必须保持头脑清醒,绝对不能被对方给算计了。

    不然等合同签下来,她们怕是会吃亏。

    “郁公子,咱们今天不谈了,先回家好不好?”宋云绮见自家三嫂虚弱的靠在椅子上,很是心疼,“头疼?我给你揉揉。”

    宋云绮帮忙揉额头。

    姑嫂两人坐在椅子上休息,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宋云绮和叶千栀动作一致的看向了门口,见到来人,两人很是惊喜。

    “嫂子、宋妹妹,你们不认得我了?”顾流云从外面进来,坐在了叶千栀对面,他不是第一次见到叶千栀女扮男装,不过每次见到叶千栀时,顾流云都会好奇打量她一番,就像是看个稀奇动物。

    “顾公子,你不是去江南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叶千栀给顾流云倒了杯茶,好奇道:“江南的事情处理好了?”

    “本来也就没有什么事情。”顾流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笑眯眯道:“嫂子、妹妹,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约了人来这里谈事情。”叶千栀没有细说。

    “你们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么?若是有搞不定的地方,可以告诉我。”顾流云毛遂自荐:“温言不在京城,你们有事可以找我,不要客气。”

    顾流云跟宋宴淮关系非常好,虽然不是亲兄弟,但是比亲兄弟关系更好。

    宋宴淮被困在西南回不来,他可得把他的家人照顾好。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5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43章 不要客气,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