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知道顾流云跟宋宴淮关系好,但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顾流云,倒不是怕麻烦顾流云,而是顾流云也是有钱没权的商贾。

    本来他就跟这些破事没有关系,万一他出手帮忙,把自己搭进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叶千栀觉得自己的店铺开不下去了就算了,自己被惠敏郡主针对就针对吧,可不能牵连无辜。

    叶千栀没有说这些事情,但是顾流云是谁啊,他当初也是跟着秦王的人,虽然他的人脉没有宋宴淮广,但他在京城多年,想要查点什么事情的时候,是瞒不过去的。

    顾流云跟叶千栀、宋云绮分开后,立刻就让人去查,看看叶千栀和宋云绮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当下面的人把调查来的情况汇报给顾流云听的时候,顾流云不由得失笑:“就是说,惠敏郡主这个疯子盯上了宋宴淮的妹妹,让人去勾搭她,试图毁了宋宴淮妹妹的名节?”

    惠敏郡主做的事情,可不仅仅是毁了宋云绮的名节,她还要宋云绮付出一颗真心,然后被辜负!

    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

    “嫂子是为了这件事,不得已跟京城那些店铺合作的?”顾流云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额头,慢悠悠道:“收拾一个女人而已,没什么难度。”

    “少爷,这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她是皇家郡主,她母亲是飞阳大长公主。”下面的人提醒道,想让自家少爷冷静一下,不要太过冲动。

    “我知道啊,飞阳大长公主当年不是惦记过温言么?要不是温言躲得快,跟秦王结交了,温言就落入他手里了。”顾流云想起几年前的事情,啧啧道:“这对母女都有毒,一个看上了温言,一个盯上了嫂子。”

    “飞阳大长公主是喜欢温言那张脸,惠敏郡主针对嫂子,那是因为什么?”

    “小人听说惠敏郡主跟宋夫人交恶是因为宋夫人长得比她好看,她想要毁了宋夫人的脸。”

    “这对母女还真是一脉相承,都是看脸的人。”顾流云揉着额头道:“嫂子遇到了麻烦,身为兄弟的我,自然应该分忧解劳,你帮我送几封信出去。”

    他不知道这件事就算了,现在他知道了事情,又刚好在京城,不帮着处理,等将来宋宴淮知道京城发生的事情时,怕是会迁怒于他。

    再说了,以他跟宋宴淮的关系,他要是袖手旁观,说得过去么?

    听到自家少爷这么说了,顾流云的贴身小厮就知道自家少爷要做什么了。

    他倒是想劝,可想到自家少爷跟顾家都是因为宋宴淮,才保全下来,他便说不出阻拦的话。

    顾流云的动作很快,叶千栀和宋云绮还没把需要合作的对象拿下,惠敏郡主就出事了。

    “你说什么?惠敏郡主被发配到北地去了?”叶千栀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惊呆了。

    她还没动手呢,惠敏郡主怎么就被送往北地了?

    “消息是早上传出来的,消息刚出来,惠敏郡主就离开京城了。”立春汇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没有打探出来。”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要知道惠敏郡主当年直接找身为秦王妃的朱辛月麻烦,都能全身而退,她听朱辛月提起过,惠敏郡主从小就跟她不对付,每次见面都要讥讽朱辛月几句,后来朱辛月入宫,惠敏郡主也没有放过她。

    只要碰见,必定两人都会闹出不愉快的事情。

    欺负宠妃都没事,现在无缘无故就被送离出京,叶千栀猜测这里面定然发生了大事情。

    叶千栀和立春讨论了一番,都没有猜出来。

    中午时分,信鸽送来了书信,叶千栀从信鸽的腿上把小竹筒解下来,打开小竹筒,拿出里面的信筏,当看完了里面的内容时,叶千栀都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才好。

    “夫人,怎么了?”见自家夫人面色不对,立春关心道:“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么?”

    “不是,这是顾公子传来的信,他说,惠敏郡主已经离京,让我安心。”叶千栀面色复杂,顾流云没说这件事跟他有没有关系,但是叶千栀知道,这事儿肯定是他干的。

    立春一听就明白了:“惠敏郡主被送往北地,这件事跟顾公子有关?”

    想到前几天自家夫人跟顾流云在茶楼碰到时的场面,立春嘴角抽了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叶千栀也同样一脸懵,本来她都想好了要怎么应对惠敏郡主,谁知道突然来了一个外挂,给她解决了这个大麻烦。

    惠敏郡主被送往北地不是小事情,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是皇家郡主,向来飞扬跋扈,得罪了不少人,所以事情发生后,极少有人同情她,大家都在幸灾乐祸的讨论,究竟惠敏郡主做了些什么,惹怒了圣上,让圣上把人送往到北地?

    要知道皇家人犯了错,一部分是赐死,一部分是被关在宗人府,还有一部分则是去守皇陵,极少有人会被送到贫瘠之地,就算有人被送出去,那也是犯了大罪。

    可惠敏郡主一个女子,不涉朝堂中的事情,她为什么会被送走呢?

    大家议论纷纷,可却没有一个人猜得到真正的原因。

    飞阳大长公主府。

    飞阳大长公主一身换了一身素色的衣裙,坐上了马车,前往皇宫。

    当圣上知道飞阳大长公主求见的时候,他眉眼处染上了几分冷意,不过飞阳大长公主是长辈,圣上就是不想见,也还是得让人进来,不能拒之门外。

    飞阳大长公主见到圣上,先行礼问安,以往,飞阳大长公主才刚刚开口,圣上就免了她行礼问安,可这次她都跪在了地上,圣上才开口让她起来。

    “姑母今天怎么有空入宫?可是有事情需要侄子帮忙?”圣上的话说得好听,要是他讥笑不那么明显,就显得更关心长辈了。

    飞阳大长公主跪在地上,没有起身:“皇上,惠敏做了太多的错事,身为母亲,我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也不敢为她求情,只是.....”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4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44章 惠敏郡主的下场,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