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青年听着惠敏郡主的控诉,心里嗤笑,这个郡主想什么呢?她现在都是戴罪之身,还想着优待?

    要不是她有一个当公主的母亲,这一路上走来,早就被差役们给欺负了,没看到那些女犯人宁愿自杀也不愿意被流放么?

    只不过眼前这位娇生惯养长大的郡主,一点儿都不知道人家愁苦,哪怕落到了如此境地,也还是那般不知道收敛脾性,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娘娘。

    她却不想想,她的封号在她犯事的时候,就被圣上给褫夺了,现在的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要不是她有个公主的母亲,哪能活得这般滋润?

    “小姐,您犯了罪,皇上亲自发话要把您送往北地,公主她想要照拂您,也是有心无力。”青年一脸为难道:“您一出事,公主就得到了消息,她马不停蹄进宫给您求情,可皇上他一点情面都不给,还狠狠训斥了公主一通。”

    闻言,惠敏郡主的手下意识抓住了衣摆,她面色发白,似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不会的,不会的,我母亲是皇上的姑母,他最算再生气,也得给我母亲几分面子,为何他这般不留情面?”

    惠敏郡主不相信,这些日子她咬牙坚持着,不就是因为她母亲是公主,不管她犯了多大的错,有她母亲在,她就能安然无恙。

    而且她虽然做了错事,可她不是没成功么?

    惠敏郡主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算什么,所以对于圣上的处罚,她耿耿于怀,一心期待着她母亲能捞她回京。

    “小姐,公主一直都很想知道,您那天为何会这么晚都没有出宫?”青年来的时候,可是带了任务的,飞阳大长公主让他一定要打听清楚,惠敏郡主究竟是如何惹怒了圣上。

    只有知道了原因,才知道怎么把她捞出来。

    “不是我不想出宫,我从皇后娘娘宫里出来,正要出宫呢,谁知道就碰到了淑妃娘娘,跟她说了几句话,耽误了时间。”回想起那天的事情,惠敏郡主一脸懊恼,早知道后面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那天她就不该跟淑妃娘娘说话。

    不说话就不会错过出宫的时间,也就不会留宿宫中。

    没有留在宫中,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她也不会被发配北地。

    “淑妃娘娘?”青年道:“柳家五小姐?”

    “除了她,还能有谁?”惠敏郡主烦躁的扯了扯头发,用手指把打结的头发顺直溜。

    “小姐的意思是,你出事跟淑妃娘娘有关系?”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出乎我的想象。”惠敏郡主想到那晚上的事情,脑子都要爆炸了。

    她抱着头,神情痛苦。

    青年看着她,有些不忍心问了,但是好不容易提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就此打住,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提起这件事,所以他无视了惠敏郡主状态不好,接着问。

    这些事情憋在惠敏郡主心里好长时间了,她想找人诉说,也找不到人,现在有人问她,她虽不想回忆那天发生的事情,可她还是想跟人唠唠。

    她的阐述断断续续,不过青年从她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大概知道了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惠敏郡主每个月都有几天固定进宫给皇后娘娘请安的日子,每次她都只会在皇后娘娘宫里用午膳,小坐一会儿,才会告辞离开。

    按照以往的习惯,等宫门快要落锁的时候,惠敏郡主告辞离开。

    皇后娘娘居住的宫殿离御花园很近,而御花园的另一边就是出宫的宫门,惠敏郡主一直都是走这条路离开,这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惠敏郡主碰到了淑妃娘娘。

    淑妃娘娘是柳家的小姐,没有进宫前跟惠敏郡主有几分面子情。

    一个靠着当公主的母亲,一出生就被先帝封为郡主,一个靠先帝的宠妃,让柳家从藉藉无名的落魄世家一举成为一门两候的新贵世家。

    这两人都是靠着女人才有今天的一切,京城里大部分闺秀跟她们合不来,也可以说是看不起她们两家的发家史。

    被孤立的两人,很难不报团取暖,跟京城别的闺秀们相较,她们还算是有交情的。

    没碰见的话,惠敏郡主自然不会特意去找淑妃娘娘说话,可在御花园碰见了,惠敏郡主和淑妃娘娘少不得客套一番。

    等她跟淑妃娘娘寒暄完,再赶往宫门的时候,才发现宫门已经落锁了。

    宫门一落锁,哪怕是当朝首辅,那也是出不了宫,只能歇在宫里。

    惠敏郡主在宫里也有暂时落脚的地方,宫门落锁了,她便前往自己小住的地方走去。

    从这前面来看,惠敏郡主的一切行为都没有不妥的地方,遇到的人也没什么奇怪的。

    可怪就怪在,惠敏郡主吃完晚饭,在院子里溜达散步,谁知道她刚刚走了两圈,就离开了暂时落脚的宫殿,前往圣上每天的必经之路上。

    而她见到圣上出现时,更是做出了让人匪夷所思的行为。

    不仅对圣上投怀送抱,还说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在圣上黑着脸要把她丢出去的时候,她不仅不害怕,还不要脸往他身上贴。

    圣上对她不感兴趣,也不想被她纠缠,所以让人把她送走。

    现在想来,圣上这么做是一番好意,可她那时候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不仅不走,还往圣上身上扑,再三被拒绝后,她恼羞成怒,甚至还拿出匕首威胁圣上,让人家收了她。

    惠敏郡主现在想起那时发生的事情,都恨不得立刻原地死亡。

    青年嘴角抽了抽,问道:“你身上的匕首是从哪里得来的?”

    “不知道啊!”惠敏郡主一脸茫然:“我只是在怀里掏了掏,就掏出把匕首。”

    她那时候脑子发胀,自己做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心就想着要让圣上收了她,圣上不愿意,她还拿匕首相威胁。

    后来她被小内侍一脚踹开,被关押了起来,她还不死心,一心想着要去伺候圣上,直到离开京城时,脑子才慢慢恢复了正常。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4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46章 逼迫他,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