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她身处被送往北地的路上,任凭她如何喊冤叫屈都没用了。

    喊破喉咙圣上也听不到了。

    每次回想起那天的事情,惠敏郡主就很得捶胸顿足,恨不得那天没有按照往常的习惯去宫里。

    只要没有进宫,她在自己家里有些失态,也能掩藏过去,而不是真的做出丢人现眼的事情。

    只可惜,她后悔又能如何?

    拿着匕首威胁圣上,甚至还想要伤害圣上,这就等于行刺了。

    圣上会这般发落她,也不算冤枉。

    青年也没有想到事情的*会是这样的,他沉默了半晌,才道:“我会给京城传消息,让公主帮忙查那天发生的事情,还小姐一个清白。”

    惠敏郡主对于调查清楚是谁对她下手,这件事没有抱太大的期望,怎么说呢,就算把人找出来了,又能如何?

    她已经被送往北地,该吃的苦头已经吃了,名声也坏得不能再坏了。

    想是这么想,她心里却升起了几许期待,只要能回到京城,哪怕吃些苦头也是能忍的。

    有了这个想法支撑,惠敏郡主一扫颓废,眼里多了几分生机。

    时间慢慢过去,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当京城的百姓都换上了厚厚的袄子时,第一场雪不期而遇。

    叶千栀在京城好几年了,看到漫天鹅毛大雪,叶千栀早没了第一次见到雪时的激动,外面天气冷,鹅毛雪飘个不停,叶千栀在家里跟宋云绮堆雪人。

    姑嫂两人在院子里玩得开心,传出了一串串铜铃般的清脆笑声。

    等玩到鞋袜都有些湿了,叶千栀才拉着宋云绮回屋,让人打了热水进来,她们泡了泡脚,又靠着火盆烤了火,等身子暖和了,叶千栀才道:“中午吃暖锅如何?我昨儿去后罩房看了看娘种的小菜,那些青菜长得可好了。”

    “刚好昨儿下面的庄子送了两头羔羊过来,羔羊切片,正适合刷暖锅吃。”

    对于叶千栀的提议,宋云绮点了点头:“三嫂决定就好了。”

    见她情绪不高,还有点郁郁寡欢,叶千栀接着道:“你不是挺喜欢吃我做的鱼丸么?等会儿我做点鱼丸一起刷着吃。”

    听到‘鱼丸’两字,宋云绮黯淡的眸子亮了亮,有了几分兴趣:“好啊,我可以给三嫂打下手。”

    “立春,你让厨房的人准备两条草鱼,把骨头给挑了,等会儿我便去厨房做鱼丸。”叶千栀扭头吩咐道。

    她不是第一次做鱼丸了,她只要吩咐一声,下面的人就会把她需要的东西全都准备好。

    姑嫂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叶千栀便去厨房忙活了。

    等叶千栀一离开,宋云绮唇边的笑意直接消失,她躺在美人榻上,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毯子,眼睛却看向了窗外,看到那些飘飘扬扬的雪花,轻叹了口气。

    雪下得这么大,那个人应该不会再来纠缠于她了吧?

    这个念头刚刚从她的脑海中浮现,小厮便来禀告,说是门口有个叫黄瑾书的人求见。

    黄瑾书不是第一次来找宋云绮了,不过他每次来,宋云绮都只是吩咐人把黄瑾书赶出去。

    从深秋到寒冬,每天黄瑾书雷打不动都会来宋宅报道,可每次宋云绮都不会见他。

    现在听到黄瑾书一如往昔来了,宋云绮有些意外,但也不是太意外,她淡淡道:“把人赶走吧!”

    “是。”小厮没有多言,得了宋云绮的话,便往角门走去。

    “小哥,你家姑娘可愿意见我?”在门口来回渡步的黄瑾书,见到角门打开了,一脸欢喜地抬头,只是当他看到角门里只有门房一人,不见那抹熟悉的身影时,他脸上的笑意渐渐变成了苦涩。

    “我家姑娘说跟你不熟,还请你离开。”门房丢下这句话,把门关上,不再理会站在门外的人。

    黄瑾书望着再次关闭上的角门,抿了抿唇,他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原地。

    鹅毛大雪从天空飘落,落在了他身上,让他的青丝染上了几分白色,身上的衣袍也被雪打湿。

    在门口站了不知道多久,久到黄瑾书以为自己怕是会冻死在这里了,就见宋宅门口来了一辆马车,驾车的男子从驭位上跳下来,看了站在门口的黄瑾书一眼,接着便上前敲门。

    “不是说了吗?我家姑娘不见.....”门房一脸不虞的打开门,没好气道,只是话还没说完,再见到站在门口的人时,门房脸上的冷意和不耐烦褪去,一脸殷切道:“墨管事。”

    “老爷回来了,把门大开。”墨玉丢下这句话,立刻转身去赶车。

    门房听到老爷回来了,立刻就把角门打开,他见黄瑾书还堵在门口,语气不善道:“黄公子,还请你往边上让让。”

    黄瑾书不想让,他想求门房帮着他再次通报,可他知道马车上坐着的是宋云绮的哥哥,刚刚从西南治水回来的宋宴淮,他不敢造次,只能往边上让了让,给马车退出了一条道。

    马车顺利进了府,宋宴淮从马车上下来,他没有急着去跟妻子见面,而是看向站在门口的黄瑾书,蹙眉问道:“此人是谁?他来这里干什么?”

    门房恭敬道:“他叫黄瑾书,是来找姑娘的,已经来好长一段时间了,但是姑娘不愿意见他。”

    是来找宋云绮,不是找叶千栀的,宋宴淮松了口气,他的小媳妇挺招蜂引蝶的,他出门在外,都挺担心的,所以现在知道他不是来找叶千栀的,宋宴淮脸色缓和了不少。

    不过他的脸色缓和了一下,就被门房下面的话给气着了。

    “这位黄公子,欺骗了姑娘的感情,他有妻有妾,可为了跟姑娘搭上话,不惜遣散了妾室,还跟妻子和离了。”

    “身边有娇妻美妾,还敢来肖想我的妹妹?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宋宴淮一听这话,登时大怒,他动了动手指的关节,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老爷,教训这个人,何须您动手,让我去活动活动筋骨就行了。”墨玉跃跃欲试,等宋宴淮同意后,墨玉跃到门口,一拳打在了黄瑾书的鼻梁上。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4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47章 不见,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