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你这什么眼神?”宋婆子一眼就看出了她闺女的想法,她伸手打了宋云绮的脑袋一下:“我这么讲道理,你不喜欢啊?你不喜欢,那我就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眼看就要过年了,过了年,你就二十二岁了,咱们村里跟你一般大年龄的姑娘,孩子都好几个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嫁人?”

    宋云绮求饶道:“娘,我错了错了。”

    宋婆子也只是这么说说罢了,见她认错,没有追着不放。

    等一家四口美美吃完了暖锅,宋婆子和宋云绮很有眼力撤退了。

    宋宴淮冒着风雪回来,叶千栀怕他被冻坏,所以特意让人烧了热水,用过饭不久,便推着宋宴淮去净房梳洗。

    这次宋宴淮是办公事去了西南,回来时,宋宴淮没有带太多的东西,只是给叶千栀带了不少西南那边姑娘和妇人都喜欢的头饰。

    叶千栀看着匣子里的首饰,爱不释手的玩着。

    等到宋宴淮带着一身水气从净房出来时,看到的就是叶千栀盯着匣子里的首饰发呆,他走到她身后,伸手把人揽在怀中,柔声道:“喜欢吗?”

    “嗯,这些首饰跟京城和岭南的都不一样。”叶千栀拿起了一支梅花簪子,插在了发髻上,扭头,冲着宋宴淮笑了笑:“好看吗?”

    “好看。”望着眼前朝思暮想的人儿,宋宴淮忍不住垂下头,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不需要担心会有不长眼的人冲进来,两人在梳妆台前耳鬓厮磨了一会儿,接着宋宴淮一把抱起叶千栀,往榻上走去。

    他身体有疾,哪怕有心想要跟叶千栀亲近,能做的事情却不多,除了碰碰她的小手,吻吻她,在她身上留下一个个红痕外,别的事情,他有心无力。

    再次把叶千栀搂在怀中,宋宴淮轻轻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太自私了,为了能跟怀中的人长相厮守,他紧紧抓着人不放,明明他什么都不能给她,连最基本的夫妻感情交流他都做不到,更别提孩子和以后了。

    他这样的人,会有以后吗?

    理智告诉宋宴淮,他这样的人,不管跟谁在一起,那都只能连累对方,要是为了对方好,他就应该主动放手。

    可一想到会失去怀中的人,他心绞痛,抱着叶千栀的手微微颤抖。

    “你怎么了?”叶千栀察觉到他情绪不对,从他怀里抬起头,刚好就捕捉到了他眼里的痛苦和难堪。

    聪明的她立刻就明白宋宴淮又开始想那些有的没的。

    “你知道吗?你不在家,雪球没了害怕的人,总是做些惹我生气的事情。”叶千栀没有宽慰宋宴淮,让他不要多想,这种话她说了几次,可宋宴淮自己想不通,她说再多,那也无用,还不如就不提了。

    他的心结只有他自己能解,旁人是帮不上忙的。

    “它又干什么了?”宋宴淮见她没有问,松了口气。

    “我去年不是送你一盆绿菊么?秋天的时候,菊花开了,绿绿的,雪球以为是叶子,直接把一盆的菊花给祸祸了。”想到雪球做了坏事后,无辜的小模样,叶千栀头疼得不行。

    雪球是她自己要养的,所以哪怕雪球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她也只能受着:“温言,你回来了,刚好可以帮我教训教训它,让它以后不敢在胡来。”

    “好,这件事交给我就是了。”宋宴淮答应了下来,心情好了不少,虽然阴霾还在,但是他不刻意去想,就不会触碰到自己的伤口。

    两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叶千栀靠在他的怀里,闻着熟悉的气息,慢慢合上眼睛,睡了过去。

    等怀中的人熟睡了,闭着眼睛假寐的宋宴淮,才睁开了眼,他贪恋的看着怀中的人,小声道:“星宝,我的隐疾一直都治不好,你会不会嫌弃我?”

    声音很轻,若不仔细听,怕是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他不敢告诉叶千栀他身体的真实情况,可是他知道,他的病好不了了,这辈子他就这样了。

    没去过西南以前,他一直都以为西南的苗医能帮到他,可等他去了西南,亲自见过了几个苗医高手,可他们的诊断都是他的病恢复不了了。

    他并没有被人下蛊,身体除了那毛病外,别的都健康无恙。

    一直寄存在他心里的希望破灭了,宋宴淮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特别是有个苗医跟他说,有些人天生就是这样的,没办法强求。

    难不成他的隐疾是天生的?天意如此?

    “不管你嫌不嫌弃我,我都不会放开你。”宋宴淮看着怀中的女子,挣扎、隐忍、复杂的情绪快速在眼底翻涌,最后全部情绪都消失,只余下了一片平静。

    显然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躺在他身边的叶千栀,可不知道自己的枕边人下午经历了什么,等到她醒来时,屋里已经没有宋宴淮的身影。

    她坐起来,黑亮的长发披在身后,她拢了拢头发,不经意间看到了雪白的手臂上多了几条暧昧红痕,她连忙把袖子放下来,遮掩住。

    慢吞吞下榻,叶千栀看到脖子上明显的痕迹,换了一件高领的衣裙。

    好在现在是冬天,她穿得厚点也不奇怪。

    等换好了衣裙,叶千栀懒得梳头,她只是胡乱把头发拢了拢,便离开了房间。

    鹅毛大雪已经停下来了,入目处一片雪白。

    叶千栀沿着回廊走,看到院子里不少小厮和丫鬟在扫雪,她微微一笑,加快脚步去了前院。

    她知道宋宴淮不在家里的话,肯定是在前院的书房处理事情,不过等她到前院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宋宴淮站在回廊下,满脸严肃的说话。

    走近后,叶千栀才发现站在他面前的是雪球。

    白白的雪球,坐姿乖巧,两只小脚脚立在前面,乖乖听训。

    “以后不许惹栀栀生气,你要是再惹她生气,你的小鱼干和零嘴就没了。”宋宴淮威胁道:“还有你的那些玩具,我全都没收。”

    雪球耳朵耸着,一动不敢动,乖得不行。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4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50章 不会放开你,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