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是大夫,还是京城有名的郁神医,工部的人对她的加入那是举手欢迎,一个拒绝都没有。

    特别是他们这种常年做案头工作的,多多少少颈椎都有点问题,可他们找了大夫看,那些大夫也都说不出什么原因,倒是叶千栀提供了一套*的法子,大大减缓了疼痛,让他们晚上休息的质量都更好了一些。

    不到一日时间,叶千栀就跟工部众人打成一片。

    宋宴淮看着她如鱼得水般跟他的同僚聊天,眉眼含笑。

    从京城到江南,骑马花了差不多二十天的时间。

    从学会骑马开始,叶千栀骑马的时间没有这么长过,这么长时间骑在马上,大腿内侧磨得十分严重,每晚,宋宴淮都得给她擦拭身子和敷药。

    眼看快要到江南了,宋宴淮实在是不忍心他的小娇妻遭受这样的折磨,遂提议道:“栀栀,要不我和工部那些人先走,你带着立春在后面慢慢走如何?”

    “你是嫌弃我这个累赘了?”叶千栀趴在榻上,身上衣衫半褪,露出引人遐想的风景。

    宋宴淮手里拿着药膏,仔细抹在她的腿上,见她不老实的动来动去,忍不住拍了拍她的手:“老实点,别乱动。”

    虽然他们是夫妻,但是面对如此的美色,宋宴淮内心彭拜,恨不得一口把人连骨带肉给吞了。

    “我哪不老实了?”叶千栀不满道:“你都要丢下我了,还不允许我踢你一下。”

    “哪敢丢下你啊!”宋宴淮给她擦好了药膏,接着帮她整理好了衣裳,这才说道:“你身上的伤需要时间休养,你留在这里休养,我先去江南,等你来了,直接来找我不好吗?”

    “江南这么大,谁知道你会去哪里?”叶千栀道:“到时候我要去哪里找你?”

    现在江南战火连天,谁也不知道下一座被秦王攻破的城池是哪一座。

    “你要跟着我一起去?”宋宴淮一下子就明白了叶千栀的打算,不等叶千栀表态,宋宴淮断然拒绝:“不行,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是这件事,想都不想要。”

    “我没说要一起去啊!”叶千栀为自己辩解道。

    “你是没说要一起去,但你说的话,不就是这个意思么?”宋宴淮道:“这样吧,明天我送你去金水码头,你从那边坐船去岭南,绕开江南这些地方。”

    “宋温言,你真要把我送走?”听到宋宴淮说的话,叶千栀就明白,他怕是早早就开始计划这件事了。

    宋宴淮撇开头,强硬地表示道:“我是为了你好。”

    叶千栀知道宋宴淮这么做确实是为了自己好,可她心里就不爽,十分不爽。

    她使出浑身解数,又是撒娇又是*,可宋宴淮不为所动,对她的示好,直接无视了。

    叶千栀抛媚眼给瞎子看,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反而还把自己给累着了。

    最后她无奈了,知道宋宴淮是不会改变主意,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得按照宋宴淮的安排走,她只能停止折腾。

    翌日,一大早,宋宴淮就喊叶千栀起来了,让她换好了衣裙,便送她坐上了去金水码头的马车,临上马车前,叶千栀塞了一张纸条在宋宴淮手里,叮嘱道:“这是我送给你的临别礼物,按照上面配出来的东西,杀伤力极大。”

    宋宴淮把纸条收拢在了手里,没有打开看,等目送马车离开后,他回了房间,才打开叶千栀写给他的纸条。

    上面写着的是火药的配方。

    薄薄的纸条,可对于宋宴淮来说,却举重若轻。

    他把纸条妥帖收拾好,这才下楼跟工部的人回合,一同往江南而去。

    这次队伍里没有了叶千栀,不少工部的官员都很不习惯,他们是憋不住话的人,见叶千栀一直没出现,便问了跟叶千栀关系最好的宋宴淮。

    宋宴淮当然不会说叶千栀早就离开了,只是说郁拂云昨儿发现当地的药材很不错,想要留在这里两天,收购一些药材。

    “郁拂云不愧是郁神医啊,她制出来的药粉十分好用。”有个官员说道:“前几天我下马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一个尖刺,手臂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好在有郁神医在,不然我这只手怕是得交代在这里。”

    “可不是,不仅是药粉好用,还有她交给我们的*法子也很不错,最近我的睡眠质量高了不少。”

    大家一听,立刻发表自己的意见,大家对于郁拂云,那都是非常感激的。

    身为叶千栀的枕边人,听着人夸奖自己的妻子,宋宴淮是与有荣焉,嘴角一直都挂在笑容。

    工部一行人在讨论叶千栀,而已经到了金水码头,顺利上了海船的叶千栀,也正在想宋宴淮。

    这一年多来,他们夫妻两人聚少离多,明明才刚刚见面没多少天,就又要分开。

    不过这样的分离,以后应该还会有更多,叶千栀望着窗外波光粼粼的海面,心里装着事情。

    今天早上交给宋宴淮的纸条,她不知道该不该给,她犹豫了一晚上,最终还是决定给宋宴淮。

    她给宋宴淮的是一张改良过的火药方子,而大盛和周边国家都还处于冷兵器时代,大家都是舞刀弄棍,除了这些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而她拿出来的火药,势必会加速进度,让大盛从冷兵器时代往前迈进一步。

    既然她连火药的方子都给了,再给画个连弩图应该也不算什么.....吧?

    叶千栀有些不确定,不过她没有想多久,就开始画了。

    不管能不能做出来,她先把图纸给备着。

    坐船比骑马更舒服,在海上飘了三天,海船终于过了江南,到了岭南地界。

    岭南自古以来都是不毛之地,这里瘴气横行,外乡人来这里是活不下去的,但是对于岭南人来说,岭南处处有宝藏。

    海船在岭南沿海的码头都停了停,当海船到清寒州的时候,叶千栀和立春也收拾好了行李,排队下船。

    船靠近了码头,大家争前恐后下船,刚刚踏上实地,叶千栀就看到了来接她的人。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3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54章 到达清寒州,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