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栀栀,你怎么穿男子的衣袍?”叶翠花稀奇的打量着叶千栀。

    她一直都知道叶千栀不同寻常,但是她也没有想到叶千栀会穿着男装出现在她眼前。

    “为了行走方便。”叶千栀解释道:“从京城到这里,会遇到很多人,现在这世道太乱,我要是不做点乔装打扮,很容易被人盯上的。”

    叶翠花想到叶千栀的容貌,倒是很理解。

    “你做男子打扮,也很是打眼。”叶翠花由衷夸赞道,叶千栀的一举一动丝毫不女气,看不出来她是女子,要不是这张脸跟以前还有点相似的地方,她怕是也不敢认。

    而且宋云飞也站在一旁,间接佐证了她是谁。

    “我就当你是夸我了。”叶千栀笑道:“我听玉蝶说,茶楼这几年新添了不少新茶,我一直都想亲自来尝尝,正好现在来了,你让人给我泡一杯。”

    “好。”叶翠花迎着叶千栀进门,刚刚进来,静雅轩的管事和伙计就知道东家来了,全都站在大堂,等着见她。

    “你们都站在这里干什么呢?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咱们这里没有这些规矩。”叶千栀挥挥手道,她不习惯这些人全都站在她面前,跟她打招呼。

    如今静雅轩的管事是晚娘,她当年被叶千栀买回去的时候,是个能干的妇人,几年不见,晚娘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把静雅轩的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

    “夫人。”晚娘走到叶千栀面前,福了福身,激动得不行。

    “你把茶楼经营得很好,布置得也好看。”静雅轩一年四季都会变化布置,每年的布置都不一样,这样就会给客人新鲜感,让他们流连忘返。

    “是顾公子教导得好,奴婢只是学了点皮毛。”晚娘道。

    “能学到顾公子的皮毛,已经很厉害了。”叶千栀夸赞道,要知道晚娘当年到她家的时候,是个干家务活的一把好手,别的地方倒是看不得太出来。

    不过人的潜能是无限的,这不,晚娘都学会了管理茶楼。

    被叶千栀一通夸奖,晚娘很是不好意思。

    “晚娘,你给我安排个房间,我和立春去换下衣裙。”叶千栀看着身上的男装,轻叹了口气,打算换回女装。

    穿男装虽然更方便,可是看到这些熟人都不敢认她,叶千栀也不打算穿成这样回东屏村了,免得吓到了人。

    静雅轩的后院有几个空房间,晚娘立刻带着叶千栀过去换了衣裳。

    叶千栀男装打扮显得风流倜傥,可当她换回了女装,大家只觉得眼前一亮,她站在大堂里,给大堂添了三分色。

    在叶千栀换衣裳的时候,晚娘已经准备好了茶水和糕点,还有静雅轩的菜肴和美酒。

    等她坐在位子上,看到桌上的饭菜时,叶千栀抿唇轻笑道:“这么多好吃的,我得尝尝。”

    静雅轩的美食跟知味轩的不一样,知味轩讲究的是色香味俱全,而静雅轩的菜肴除了这两点外,还添了一个‘雅’字。

    从摆盘到配菜,都是十分讲究的。

    知味轩的菜肴大多数都是家常菜,而静雅轩的菜肴大多数都是古书中的菜肴。

    要知道来静雅轩消费的人,大多数都是才子,或者是不缺钱的主,为了赚这些人的银子,秦玉蝶那时候花费了不少心思。

    叶千栀不饿,甚至是有些撑的,她只是动了几筷子,便没有再吃了。

    宋云飞不好招呼叶千栀,毕竟男女有别,他送叶千栀过来后,便先告辞离开了,说是等叶千栀回东屏村的时候,他再过来。

    “二哥慢走。”叶千栀送他到了门口,才折回来。

    “翠花、晚娘,你们这些年过得可还好?”几人坐了下来,话话家常,叶千栀看着叶翠花,问道:“当年你跟家里人决裂,这些年来,他们可有来为难你?”

    叶翠花摇摇头,表示没有。

    “怎么没有?翠花,你就是脾气太好了一点,他们才一次次上门来找你。”晚娘看不过去了,帮着说道:“叶家那几个人在知道翠花跟着你干活后,便跑来纠缠她,让翠花要把每个月的月钱交给他们,不然他们就不客气。”

    闻言,叶千栀蹙了蹙眉,说道:“早知道他们就是这样的人,我当初就该把他们全都打发了。”

    “栀栀,不用你打发,我早就把他们打发了。”叶翠花摸了摸脸上的疤痕,感受到手下凹凸不平的触感,叶翠花眼里涌出浓烈的恨意:“当年他们对我见死不救,后来我也以牙还牙,任凭他们如何哀求,我都不为所动。”

    要说叶家跟叶翠花的仇,那是一笔烂账了,叶翠花当年离开了叶家,早就想到叶家人知道她发达后会靠上来,所以在对方一次次上门找她时,叶翠花直接用银钱买了一个地痞,让他带着叶老爹去了赌坊赌博。

    要知道十赌九输,而且输得越惨越是执迷不悟。

    叶老爹把叶家的家底给败得一干二净,到了卖儿卖女的地步,后面甚至连自己的媳妇都给卖了。

    等到没东西变卖了,叶老爹跑来找叶翠花求情,求她帮她一把,不然他怕是活不下来了,但是叶翠花拒绝了,不仅拒绝了,甚至连叶老爹的面都不见。

    后来叶老爹还不上赌债,便被赌坊的人直接卖给了人牙子,把人卖到西北去挖矿了。

    叶千栀听完事情的经过,倒是意外的看了叶翠花一眼,她没想到叶翠花能做到这一步,亲眼看着叶家人支离破碎,一步步走向分崩离析。

    “栀栀会不会觉得我狠心?”叶翠花不在乎别人是怎么看她的,怎么议论她的,她只在乎自己心里的感受,她觉得自己没做错就行了。

    可是这些人里,不包括叶千栀。

    在她深陷泥潭的时候,是叶千栀伸出手,拉扯了她一把。

    她很怕从叶千栀的眼里看到‘失望’这两个字。

    好在叶千栀的反应让她心安了:“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他们早些年的时候,造了多少祸事?你不过是让人引导了他一下,若是他能克制自己的行为,也没有后面的事情了,这是他的选择,与你何干?”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3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56章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