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我说过,只要有我在,就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你。”卢子安看着眼前柔弱美人,他心一软,再次叮嘱道:“下次再有人找你麻烦,你记得早点跟我说,有我在,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我已经麻烦你好多了,我不想再麻烦你了。”柔弱美人咬了咬唇,眼里泛着水光,声音里带了点哭腔。

    “怎么了?”卢子安最是见不得美人垂泪,他忙柔声安抚道:“是不是宋云婷来找你麻烦了?这个黄脸婆,还真是能生事,要不是她有个当官的哥哥,我早就把她休了。”

    “宋云婷是黄脸婆?你是否已经忘了,当年她嫁给你的时候,还不到十六岁,是朵枝头上含苞待放的花朵。”

    卢子安的声音刚落下,店铺里面就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

    这个声音给卢子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顺着声音望去,就看到了一张绝艳的脸庞。

    “你...你是......三郎的媳妇?”卢子安见过叶千栀几次面,不过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过去了这么久,叶千栀和宋宴淮也没有回来过一趟,卢子安对叶千栀的音容笑貌已经淡忘得差不多了,可是当他看到店铺里的美人儿时,他的脑子就告诉他,眼前这个女子是宋宴淮的妻子。

    “难为你还记得我。”叶千栀站起来,漫步走到了卢子安面前,她看都没有看站在他身边的女子一眼,而是盯着卢子安道:“我的大姑姐嫁给你的时候,可是青春正好的年华,怎么到了你嘴里,她就是黄脸婆了?”

    “若是你能让大姑姐过上好日子,不需要她为你操持家务,为家里的银钱困扰,能养活大姑姐,她自然也能有时间保养皮肤,调理身体。”叶千栀冷声道:“她为了这个家,付出了所有,到头来,你们的日子好过了,居然就嫌弃她了?”

    “这种行为叫什么?”

    不等叶千栀继续说,一旁的立春便搭腔道:“夫人,这叫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

    “怕是还不止呢,他还得把锅给砸了。”叶千栀面色不好道。

    被叶千栀一通挤兑,卢子安脸红脖子粗,想要为自己辩解,可是想到自己这家店铺能开起来,还是因为叶千栀给了他一张制作皮蛋的方子,他才能开得起铺子,并且因为制作皮蛋的方子,只有他手里才有,他的生意才这么好,不少外地商户都得从他这里拿货。

    卢子安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过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却不愿意她喜欢的人被欺负,她打抱不平道:“你们怎么能这么说子安?子安为了养家糊口,每天天还没亮就起来忙活了,不是去谈生意,就是做皮蛋,你们还不知道吧?皮蛋是子安做出来的,没有子安就没有皮蛋。”

    说到后面,女子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声音都带上了几分的得意。

    不知情的人听到了,怕是会以为她才是卢子安的妻子呢!

    闻言,叶千栀倒是被女子的一番话给气笑了,她容貌极盛,面无表情的时候就美得不行,等她一笑,五官愈发明艳逼人。

    站在卢子安身边的女子,盯着叶千栀的脸,眼里浮现出一抹嫉妒。

    她的手指紧紧扣着掌心,关节都泛白了,不过她面上却不显,依旧还是一副柔弱的模样。

    她见叶千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心里有点不安,面色有些惨白道:“我说的不对吗?”

    “卢子安,几年不见,你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叶千栀不屑理会她,只是看向卢子安,挑眉道:“这皮蛋的方子,是谁给你的,别人不清楚,你是清楚的,你拿了我们宋家的好处,却欺负我宋家的女儿,你真当我们宋家没人了?”

    “还是以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只要大姑姐不回家抱怨,我们就会当没有这样一回事?任凭你欺负大姑姐?”

    “你要是这么想的话,那就错了,对于我们宋家来说,大姑姐别说只是嫁到你家十几年,就算是嫁过去几十年,那也还是我们宋家人。”叶千栀气场全开,她道:“你给我记住了,你敢欺负大姑姐,那就做好被我清算的准备。”

    “弟妹,弟妹,你误会了。”卢子安浑身的冷汗都被吓出来了,他慌忙辩解,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越着急越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在宋家,他最怕的人除了宋婆子就是宋宴淮了。

    还记得当年他娶宋云婷的时候,宋宴淮不过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可就是这么个孩子,在他迎亲的那一天,直接冲到他面前,挥舞着拳头,让他好好待他的姐姐,要是他姐姐过得不好,他定不会放过他。

    这些年来,他们夫妻和睦,日子过得也很不错,只是当他得了皮蛋方子,做起了皮蛋生意,家里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名声也越来越好,他却膨胀了。

    “我误会什么了?”叶千栀问道。

    “我跟她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卢子安急头白脸道,他慌忙往旁边挪了挪位置,想要跟身边的女子撇清关系。

    叶千栀就看着他演,没有说相信,也没有说不相信。

    叶千栀不说话,站在卢子安身边的女子眼眸微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眼含泪水,抬头望着叶千栀,哽咽道:“子安说得对,我们没有关系,他就是看我可怜,才想着帮我一把,您别误会。”

    卢子安听到女子这么说,原本忐忑的心立刻就平静了下来,他感激的看了女子一眼。

    女子回了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

    看着狗男女是在她眼前深情脉脉的演戏,叶千栀只觉得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她道:“你们说你们之间清清白白,没有任何关系?既如此,卢子安,那你给我发个誓言,如果你背叛了大姑姐,那这位姑娘将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古人很注重誓言,轻易不敢发誓,卢子安听到这话,神情变化莫测,嘴巴张张合合,支支吾吾了好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2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59章 不是这种关系,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