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心虚了?连发誓都不敢发?”叶千栀见他不说话,神情愈发冷漠。

    卢子安张了张嘴,半晌后才道:“这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何苦要牵扯到别人?你要我发誓,我发就是了,何必要我拿人家清清白白的姑娘做筏子?”

    “清清白白的姑娘?”叶千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她嗤笑道:“她要真的是洁身自好的姑娘,就不会跟一个成了亲,还有两个娃的男人牵扯不清了,更别说这个男人的年龄都足够当她的父亲了。”

    “卢子安,你以为她为什么会跟你,是因为你长得好还是有能力?我看啊,她是冲着你的家财来的。”

    “你....别以为你是宋宴淮的妻子,就可以胡言乱语,攀咬别人。”卢子安被叶千栀的这番话气得不行,他道:“你折辱我便折辱,可不许欺负她。”

    “子安.....你相信我,我不是那样的人。”女子眼泪汪汪望着卢子安,把卢子安整颗心都给看融化了。

    卢子安感动道:“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阿莹,你放心,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谁也不行。”

    最后四个字,卢子安加重了声音,显然是说给叶千栀听的,就是要告诉叶千栀,哪怕她的相公已经当官了,但是他也不怕。

    卢盈被卢子安的话给感动到了,她嘤嘤嘤道:“我知道。”

    看着眼前这对狗男女之间的互动,叶千栀只觉得眼睛疼,她揉了揉眼,有些不耐烦道:“你们要卿卿我我,麻烦去别处,别在我眼前碍眼。”

    “你.....这里是子安的店铺,是他的地盘,你凭什么在他地盘上指手画脚?”卢盈瞪着叶千栀,突然她捂着心口,娇声道:“啊....我心口疼。”

    卢子安一听到她说心口疼,登时什么都顾不上了,连忙扶住卢盈,一脸心疼道:“大夫说了,你的病可不许动怒,得静养,不然会危及性命。”

    “我也不想的,可是...子安她这样欺负你,羞辱你,我想帮你。”卢盈泪眼朦胧看着卢子安,脸色惨白地道歉:“对不起,我身体太不好了,帮不上你什么忙。”

    “胡说,只要你好好的,那就是帮了我的大忙。”卢子安不喜欢听到卢盈这么说自己,他连忙安抚道。

    “我们走吧!”叶千栀冷眼看着这对有情人,吩咐道。

    立春看了卢子安和卢盈一眼,恨不得上前狠狠揍这对狗男女一顿,“夫人。”

    立春什么话都没说,叶千栀却明白她想要说什么,叶千栀冷静道:“我们先回家,等问过了爹和大姑姐以后再做决定。”

    她现在是可以暴揍卢子安一顿,可是她揍了人,就能改变这个事实么?

    还有就是宋云婷是怎么想的?宋老爹知不知道这件事?

    叶千栀没有久留,她直接带着人离开了。

    等到她和宋天才、立春都离开了,店里的伙计才反应过来,哎呦一声道:“他们怎么走了?他们还没付钱呢!”

    伙计说着,就往外跑,显然是想把银钱给追回来,不过还没走两步,就被卢子安叫住了:“算了,她是我小舅子的妻子,都是一家人,吃顿饭还要算钱,那也太奇怪了。”

    “东家就是心好,都被她这么欺负了,还对她这么好。”凉姐为卢子安打抱不平。

    卢子安不甚在意道:“牙齿和舌头离得这么近,都会有磕磕碰碰的时候,更别说我们只是亲戚,还好几年没见面了,要是她听了别人的闲言碎语,会误会也是正常的。”

    “这只能说,她是真的很敬重阿婷。”

    卢子安帮着叶千栀说好话,把卢盈和凉姐几人给感动得不行,都觉得卢子安是个好人,都被人找上门这么对待了,他不仅不计较,还处处为对方着想。

    离开的叶千栀不知道粥铺里发生的事情,当然,她就算知道,也不会回来跟卢子安扯皮,对于他这样的人,跟他扯皮是没用的,还是得想想其他的办法。

    马车一路疾驰,很快就到了东屏村。

    冬日里的山村,静悄悄的,除了狗叫声外,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叶千栀一行人回来这里时,已经很晚了,宋天才把马车停在宋家,他下了马车,连忙去敲门。

    很快屋里传来了苞谷的声音:“谁呀?”

    “苞谷,是我。”宋天才扬声道:“三婶回来了,你赶紧开门。”

    三婶?宋天才的三婶是谁来着?

    苞谷睡得迷糊的脑子一团浆糊,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连忙奔跑过来开门:“是夫人回来了?”

    “是啊。”宋天才回答道。

    苞谷手里举着一个灯笼,灯笼的烛火不亮,能照亮的地方不多,不过借着微弱的烛火,苞谷还是看清楚了刚刚从马车上跳下来的女子是谁。

    好几年没见了,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连忙上前行礼:“夫人。”

    “几年不见,苞谷,你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壮实。”叶千栀含笑道。

    “夫人说笑了,我年龄大了,身体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不过夫人倒是比以前更漂亮了。”苞谷真心实意夸赞道。

    他说的是实话,叶千栀的五官跟以前没什么不同,只是长开了。

    她就如同一朵牡丹花,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是一朵花苞,还没有长开,几年过去,花苞慢慢长开了,现在的叶千栀就如同枝头开得正好的鲜花。

    “我爹呢?可睡了?”叶千栀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道。

    “老太爷睡得早,已经睡熟了,夫人,可要把老太爷喊醒?”苞谷问道。

    “不用了。”叶千栀摇摇头:“天才你陪了一天,也很累了,你早些回家休息,明儿我还有事情要你帮忙呢!”

    “三婶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差遣便是。”宋天才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

    他驾车一天,很累,但他也知道叶千栀也不轻松,她从京城一路回来,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

    叶千栀一回来,家里就热闹了起来,和娘听到声音,也从房间出来了,见到叶千栀时,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2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60章 好一朵小白莲,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