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大家都是一起出来的,现在有一个人不见了,同行的人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

    可是不管相不相信,事实摆在了眼前,宋宴淮这个大活人确实是凭空不见了。

    叶千栀得知宋宴淮不见了,她坐不住了,恨不得立刻启程前往绿杨城,只是当她让潘管事准备好马匹,她打算带点干粮就出门时,遇到了前来找她的宋老爹。

    “三媳妇,我听二郎说,潘管事来了,是不是有三郎的消息了?”宋老爹是得知潘管事来了的消息后,特意赶来的,就为了知道宋宴淮在哪里。

    叶千栀怕宋老爹知道宋宴淮失踪的消息给吓到,她笑容勉强道:“不是,潘管事是来给我送菜谱的。”

    宋老爹没有怀疑,这段时间叶千栀每天都在外面溜达,品尝扬州的美食,不仅买菜谱,还亲自动手琢磨。

    目送宋老爹离开,叶千栀顾不上回屋换衣裳,带着立春出门,骑上马,直奔绿杨城。

    从扬州到绿杨骑马需要三天时间,叶千栀不知疲倦,用最快的速度赶路,比预计的时间早了半日到了绿杨城。

    此时已经到了除夕之夜,还没进城,叶千栀就看到排队进城的百姓们全都在讨论今年的年夜饭准备了什么菜肴。

    等叶千栀进了城,绿杨城的管事早早就在城里等着了,见到叶千栀来了,连忙把自己这几天调查的情况跟叶千栀汇报。

    “根据你调查的情况来看,他是到乐绿杨城,然后突然消失了?”叶千栀牵着马,眉头紧紧蹙着。

    管事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他稳了稳情绪,回答道:“大人先带了工部的人过来,估算了一下需要用多少水泥,等估算结果出来了,大人给出了一个大约的动工时间,谁知在开工那一天,大人没出现。”

    宋宴淮不是负责建造的人,他只是负责带人把水泥给捣鼓出来,所以他开工的时候没出现,大家并没在意,可后来他们发现水泥不够用,派人去找宋宴淮,才发现宋宴淮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所以说,他失踪的时间大约是在他来绿杨城到修建城墙开工前这段时间?”他来的时间是固定的,城墙修建的时间也是固定的,这期间也不过五天而已。

    可是宋宴淮究竟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呢?

    叶千栀陷入了沉思。

    想是想不出来的,叶千栀直接吩咐道:“你让镖局的人四散去打听,看看他最后出现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地方是在哪里。

    叶千栀没吩咐的时候,管事便已经让人去找了,只不过没有把人全部放出去,现在有了叶千栀的吩咐,管事自然是让手下的人放下手里的事情,先找人。

    镖局的人直接把城里城外翻遍了,暂时没有得到宋宴淮的消息。

    而让众人找得辛苦的人,此时正靠在深山里的一处山洞里,周身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身上的衣裳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在他的不远处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宋宴淮靠着潮湿的山洞,脸色发白。

    很快山洞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宋宴淮全身紧绷了起来,很快来人到了山洞外面,“主子。”

    是墨玉的声音,宋宴淮听到他的声音,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一些,他哑声道:“你回来了,可有受伤?”

    “多谢主子关心,一点小伤并无大碍。”墨玉从外面进来,背上背了一棍干柴,手里拎着两只寒鸡,他见自家主子脸色苍白,一副失血过多的模样,他很是忧心道:“主子,您还好吗?”

    “还能撑得住。”宋宴淮看着躺在地上的人,眉头紧紧蹙了起来:“睿王爷受伤严重,你手里可还有药?给他喂一粒。”

    “除了金疮药,别的药丸已经用完了。”墨玉一脸疲倦道。

    这些日子,他们一直都在山林里逃命,江南的深山茂密不说,时常还有毒物出现,哪怕他们再小心翼翼,也免不了受伤。

    好在他们跟夫人分开时,夫人准备了不少的药碗让他们随身携带,不然他们怕是没死在追击的那些杀手手中,怕是也被山里的毒物给弄死了。

    宋宴淮叹了口气,没了办法,他望着山洞外阴沉沉的天色,心思一动,问道:“是不是快除夕了?”

    墨玉正在生火,听到他家主子的问话,特意算了算时间:“主子,今天刚好是除夕。”

    “今天除夕啊,也不知道她现在还在老家还是来找我了。”宋宴淮喃喃道。

    他没说她是谁,但是墨玉知道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谁,除了夫人,自家主子还会惦记谁呢?

    墨玉生了火,处理了寒鸡,把寒鸡架在了火堆上面烤,天气太冷,宋宴淮和墨玉都靠着火堆取暖,墨玉还贴心把睿王爷挪到了火堆边上,方便他取暖。

    等寒鸡熟了,墨玉和宋宴淮一人一只分着吃了。

    寒鸡的肉很柴,不好吃,但是两人却顾不上嫌弃味道不好,大口大口咬,把能吃的肉全都给吃了。

    吃饱了,宋宴淮有些犯困,刚好山里飘起了雨,雨水落在树木上,发出淅沥沥的声响,雨声如同催眠曲,让宋宴淮和墨玉昏昏欲睡,两人靠在山洞的洞璧上,闭目眼神。

    不知道休息了多久,突然墨玉耳朵动了动,他走到宋宴淮身边,小声道:“主子,他们追上来了。”

    “走。”宋宴淮睁开眼,一把背起睿王爷,从山洞的另一个出口离开。

    他们走得快,杀手来得也不慢,非常顺利就找到了他们藏身的山洞,也找到了另外一个出口,立刻就追了上去。

    宋宴淮和墨玉两人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很快就被追上了,这个时候他们刚刚好走到了一个悬崖边上。

    “老天爷是要亡我啊,前面没路了。”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宋宴淮绝望了,难道他这条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前面没路了,他就是想逃也无处可逃,只能放下昏迷不醒的睿王爷,做出防守的姿势,戒备的望着眼前的三个黑衣人。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2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67章 天要绝我,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