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两人浅浅斗嘴,到最后,两人相视一笑,宋宴淮伸手揉了揉叶千栀的发髻,把她的发髻都揉乱了。

    “别揉,我的发髻都乱了。”叶千栀往旁边偏了偏,躲开了他作乱的手。

    宋宴淮笑了笑,捏了捏叶千栀的脸颊,柔声道:“都听夫人的。”

    听到他突然这么喊,叶千栀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她冲着宋宴淮招了招手。

    宋宴淮不明所以,往叶千栀面前凑了凑,叶千栀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自言自语道:“不烫啊,怎么就开始说胡话了。”

    “你以为我病了?”宋宴淮被叶千栀的行为气笑了,他点了点叶千栀的额头,故作凶悍道:“我好着呢!”

    “是吗?那你怎么就说胡话了?”叶千栀瞪眼。

    “我哪里说胡话了?”从进门到现在,他说的话可以数得清,每句话条理清晰,怎么就变成说胡话了?

    宋宴淮委屈巴巴地望着叶千栀,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

    叶千栀被他这样的目光看得心里发虚,她扭开了头,有些不自然的揉了揉鼻子,小声道:“你以前不是喊我星宝就是栀栀,从来都没有喊过夫人。”

    无缘无故,他突然就这么称呼她,也难怪叶千栀反应这么大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宋宴淮一听就明白了,他笑笑,“我以后多喊喊,你就习惯了。”

    “你正经点,别嬉皮笑脸的。”叶千栀见他笑,以为他是笑自己傻,恼羞成怒道:“你再笑,信不信我把你的嘴给缝上?到时候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舍得吗?”宋宴淮俯身在叶千栀的耳边,用她最喜欢的声音,低声道:“忍心吗?”

    声音清浅,略带沙哑,让叶千栀的耳朵突然发烫。

    整个耳朵都烧了起来。

    “你离我远一点,被用美色*我。”叶千栀故作凶巴巴道,只是她的语气.......莫名软了下来。

    叶千栀说不要用美色*她,宋宴淮就会听她的话么?

    并不。

    要知道当年他从昏迷中醒过来时,跟叶千栀第一次见面,他就知道他的小娇妻喜欢他这张脸。

    有能利用的资源不利用,那不是傻叉么?

    宋宴淮自认为自己挺聪明的,自然会物尽其用。

    两人在堂屋耳鬓厮磨,宅院里的人都绕道走,不敢扰了堂屋的有情人。

    等到宋宴淮出来让丫鬟准备午饭的时候,整个院子才鲜活了起来。

    午饭时,宋宴淮才跟宋老爹和宋云飞见面。

    父子三人好长时间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三人一边用饭一边闲聊,宋宴淮跟宋老爹和宋云飞聊天的时候还不忘照顾叶千栀。

    夹给叶千栀的鱼肉是剔除了骨头,给她舀的汤也把面上的油花去了。

    一顿饭下来,宋宴淮把叶千栀伺候得妥帖至极。

    一旁的宋云飞,突然觉得自己的牙有点疼,满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他都没食欲动筷。

    一家人吃完饭,宋宴淮一把抱起叶千栀,把她抱回了房间。

    “温言,你不用送我回房,你陪着爹和二哥就好。”叶千栀推了推宋宴淮的胸膛,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

    宋宴淮偏不,他抱着叶千栀的手收紧,很是霸道:“我和爹、二哥叙旧的时间多得很,他们不都要去京城么?以后还怕没时间聊天?星宝,我们夫妻这么长时间没见面,难得有时间相处,你就那么不想跟我呆在一起?”

    “又胡说。”叶千栀道:“你不知道,我们到了扬州,想要看看你在哪里,好直接来找你,谁知道你突然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人,爹和二哥可着急了,恨不得亲自出去找你。”

    要不是人生地不熟,他们出去找人除了帮倒忙,让大家更手忙脚乱,他们怕是早就坐不住了。

    “对不起,这次是我的错,吓到了你们。”宋宴淮赶忙道歉:“不会有下一次了,我以后不管去哪里,都给你报备。”

    “道歉这么快,显然是没什么诚意。”叶千栀哼了哼,“你说的话我是不敢相信了,要不你给我写个保证书?”

    “行。”只要能哄小姑娘开心,别说写保证书了,写什么,他都愿意。

    鉴于宋宴淮认错态度良好,叶千栀心情好了不少,对他也不再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等到了房间,叶千栀果然拿出了笔墨,让宋宴淮给写保证书。

    答应自家小姑娘的事情,自然得做到!

    男人说话,一口唾沫一个钉,绝对不会更改。

    宋宴淮回来了,宋家父子和叶千栀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叶千栀也能安心养伤。

    宋宴淮这几天在深山里逃命,身上除了刀剑划出的伤口,还有植被割出的口子,叶千栀发现他受了伤,没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拿出了自己配好的伤药,给他用,也给墨玉送了一部分过去。

    叶千栀的体贴懂事让宋宴淮很是感动,私底下,两人独处时,宋宴淮忍不住道:“你都不问问我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方便说,自然会告诉我,你没主动说,肯定是不方便告诉我。”叶千栀理所当然道:“既然不方便说,我便不问,免得隔墙有耳,给传了出去。”

    先前叶千栀不问,宋宴淮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总觉得自己在叶千栀心里不太重要,可现在听到叶千栀这般贴心的话语,宋宴淮一颗心是又酸又涩,眼眶都微微发红,差点落下泪来。

    “过段时间再跟你细说。”宋宴淮低声道:“我对星宝,从无隐瞒,以前不会瞒着,以后也不会。”

    宋宴淮所言,叶千栀只是笑笑,没有应声。

    她知道这一刻,宋宴淮说的是肺腑之言,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她从不怀疑宋宴淮对她的心。

    只是时移世易,人心难测,谁也不敢保证以后的自己,是不是如今日一样。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几日后,秦王占领岭南许江州府的消息传出。

    拿到最新情报,宋宴淮急匆匆跑来找叶千栀,开门见山问道:“星宝,你们没在老家过年是不是提前知道了秦王攻打岭南的消息?”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1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71章 人心难测,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