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他能忍受别人对他指指点点,却无法容忍别人这样对叶千栀。

    更别说,今日王大人所言子虚乌有,明明是他自己的问题,跟叶千栀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世道如此,男女双方成亲多年没有孩子,大家下意识就认为是女方身体有疾,可明明男人女人都一样,大家都是吃五谷杂粮的人,是人就会生病,有时候问题出在男子身上,有时候问题出在女子身上。

    宋宴淮下了值,坐着马车回到家,刚刚到了角门,就看到宋云飞站在角门处等他,见到他回来,连忙跑了上来:“三弟,你回来了,今天家里来了客人。”

    “客人?”宋宴淮挑了挑眉,跟其他官员相比,宋宴淮交好的官员并不多,而且他们大多数都是在外面的酒楼聚会,极少约在家里。

    “是啊!”宋云飞道:“都来许久了,爹娘和弟妹在客厅招呼他,娘让我来这里等你。”

    本来嘛,宋宴淮不在家,宋云飞便要担起身为哥哥的职责,帮着招呼客人,可偏偏来人气势太足,宋云飞别说帮忙招呼了,连跟对方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宋婆子也是看出他双腿都打着哆嗦,生怕他呆在里面把自己吓坏了,这才把人打发了出来。

    “是谁?”宋宴淮下了马车,和宋云飞一起往客厅走去,他把自己认识的几个人全都想了一遍,也没想出来,今日来的客人是谁。

    “我听弟妹称呼他睿王爷。”宋云飞以前是地地道道的庄稼汉子,后面一心一意搞生意,对于朝堂的事情还真的不了解。

    睿王爷的名头很大,可睿王府沉寂了二十多年,宋云飞没听说过也不足为奇。

    闻言,宋宴淮脚步顿了顿,脸上的神情正色了几分,这才接着往前走。

    他以为自己的迟疑没有人看得出来,谁知道宋云飞这般迟钝的人居然注意到了,他一把拉住自家兄弟的胳膊,小声问道:“三弟,你跟哥哥说,这个王爷是不是跟你有仇?他来咱们家寻仇来了?”

    若是对方跟自家三弟关系不好,那他刚才就不应该离开客厅,这要是发生了意外,那可怎么办?

    宋云飞立刻就急了起来,恨不得立刻就跑到客厅去。

    “没,二哥,你还记得我在江南的时候不是消失了好几天么?”宋宴淮小声解释道:“那几天我去干了什么,都没跟你们说,其实那几天我帮了睿王爷一个大忙,他来咱们家,想必是来感谢我帮了他吧!”

    宋宴淮的猜测合情又合理,只是等他见了睿王爷,才知道睿王爷不仅是来道谢的,还是来找儿子的。

    “老夫人,因缘巧合下,我有幸见到了宋温言身上佩戴的玉佩。”睿王爷开门见山道:“不知道这块玉佩,老夫人是从何处寻来的?”

    听到睿王爷提起玉佩,宋婆子眼睑颤了颤,她神情略有些不自然道:“我家三郎佩戴的玉佩不少,不知道贵客说的是哪一块?”

    “我见到的玉佩约摸我手掌一半大,颜色是极其稀少的淡紫色,玉佩的正面雕刻了花鸟鱼虫,反面写着平安两个大字。”这块玉佩曾经陪伴了睿王爷二十多年,对他来说,玉佩上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睿王爷描述得很是详细,宋婆子听着面色发白,全身微微颤抖了起来。

    不仅是宋婆子的反应太过反常,连宋老爹的表现也很反常。

    “这块玉佩是.....是捡来的。”宋婆子道。

    掩不住的心虚,她连看睿王爷的勇气都没有。

    睿王爷是何等敏锐的人,他如何会看*宋婆子的心虚,他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宋云飞和宋宴淮的说话声。

    睿王爷到嘴边的话语又给咽了回去。

    等宋宴淮进来,双方客气见礼,宋宴淮和睿王爷聊起了上次江南的事情,睿王爷拿出了丰厚的谢礼,感谢宋宴淮的救命之恩。

    宋婆子见睿王爷没有提起刚刚的话题,这才松了口气,脸上也多了几分的笑意。

    只不过在场的人都看得出她笑容勉强。

    睿王爷没有在宋宅久留,他很快就告辞离开了,等睿王爷一走,宋婆子整个人才放松了下来。

    见她如此,宋宴淮关心道:“娘,您这事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

    “没什么,就是昨晚没休息好。”宋婆子胡乱扯了个借口:“你爹刚来京城,不适应京城的天气,这几天晚上都睡得不踏实,他没休息好,这不就影响了我,让我跟着遭罪。”

    “爹,让栀栀给您看看如何?栀栀医术好,甭管是什么毛病,都能治好。”宋宴淮道。

    宋老爹摆摆手道:“不用了,我就是有点认床,过几天就好了。”

    宋宴淮觉得宋婆子和宋老爹不太对劲,可又说不出他们究竟哪里不对劲,他想要多问几句,便被宋婆子岔开了话题,他也就把这件事给忘到脑后了。

    一直陪在一旁的叶千栀倒是知道一二,不过宋婆子和宋老爹、睿王爷所说的话并不明显,她心里有万般猜测,那也不能宣之于口。

    宋婆子和宋老爹找了个借口,老两口回到了他们居住的院子,一进门,宋婆子脸色苍白道:“当家的,是不是那个人找来了?”

    “嗯。”宋老爹应声:“三十年了,我以为时间过去了这么久,那些事情早就过去了。”

    可他没想到,他刚刚到了京城,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三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哪怕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了,可那一晚发生的事情,对他们两口子来说,记忆犹新。

    “当家的,若是那个人要带走三郎,那该怎么办?”宋婆子着急道:“他会不会虐待三郎?会不会对三郎不好?”

    “三郎是我养大的,他虽不是我们的孩子,可在我心里,他就是我们的孩子。”

    说到后面,宋婆子声音微微哽咽,她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最重要的是,当年把孩子交给他们夫妻的女子说过的那些话,深深刻在了她的脑海中。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1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74章 找上门来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