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睿王爷只登门了一次,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并没有出现。

    宋婆子和宋老爹一开始还提着心,每天早晨醒来,两人都忧心忡忡,就怕突然有人上门,把他们养了三十年的儿子给带走了。

    不过随着时间过去,睿王爷一直都没上门,宋婆子和宋老爹倒是渐渐放松了下来,没有再胡思乱想,日子恢复到了以前的平静。

    宋婆子在京城待了一年多,她在后院弄了一个后罩房,在里面种了不少的蔬菜,每天她都呆在后罩房,日子跟东屏村的时候相差不多。

    宋老爹则比较可怜了,他跟宋婆子一样,是忙习惯了,突然间一下子清闲了下来,他还真的是很不习惯。

    宋宴淮和叶千栀名下是有不少田地,但是这些田地都租赁了出去,不需要自己种植,至于院子里的活计,有小厮忙活,没有宋老爹发挥的余地。

    人忙着的时候,日子过得格外的快,*艘幌邢吕矗卫系途醯萌兆犹寻玖恕

    他每天的日常是这样的:早上起来,吃早饭,用过早饭便在院子里转悠,看着小厮们忙活,好不容易挨到了午饭时间,用过饭,他便在屋里发呆,这一发呆就得发到晚饭时间,用过晚饭,继续在房间里窝着。

    这样的日子跟被圈养的猪没什么区别,猪是习惯了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可对于忙活习惯了的宋老爹来说,让他闲着,真的比要他命更难受。

    宋老爹闲得都要病了,而宋婆子每天见他在家里晃悠,无所事事的样子,也为他发愁。

    这天,用过了午饭,叶千栀正要去书房处理账册,谁知她刚刚站起身,就被宋婆子喊住了:“栀栀啊,你有没有时间?娘有事情找你。”

    “娘,您说。”叶千栀坐了回去,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副乖巧的模样。

    “栀栀,你手里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宋婆子问道:“你们爹刚好在家里闲着,要是有用得上他的地方,就喊他去帮忙。”

    “最近事情不多,我都可以处理。”叶千栀含笑道:“娘,我和温言让你们来京城,那是让你们来享福的,家里的事情有我和温言处理。”

    “知道你们的孝心。”宋婆子蹙眉道:“可我和你们爹忙活惯了,现在一闲下来,还真的是不习惯,我还好,还有后罩房的蔬菜侍弄,你们爹这些日子总是长吁短叹,一副郁结于心的样子,我看着心里不得劲。”

    “老头子他忙活了半辈子,现在突然成了闲人,心里不舒服,你要是有事情需要人办的,交给他去操心,有点事情让他忙活,他的心情会好很多,日子也过得有盼头。”

    宋婆子都这么说了,叶千栀自然是认真思考,半晌后,她提议道:“这样吧,下午我去花鸟鱼虫市场给爹挑些鸟儿鱼儿回来,让他养着玩儿。”

    “娘,京城里的那些贵人,大多数都有几个兴趣,不是喜欢鹦鹉,就是喜欢外域来的七彩鱼,咱们家也养一些,家里更热闹。”

    这个提议,叶千栀是认真思考过的,宋老爹是长辈,年纪也不轻了,她身为晚辈,要是让自己的公爹去帮忙处理事情,传出去,对宋宴淮的名声有影响。

    而且她把宋老爹接来京城,就是为了给他养老,让他享福,现在人来了,却安排人去干活,像话么?

    认真思考后,叶千栀觉得养些宠物是个不错的选择。

    宠物向来娇贵,需要人精心饲养,还需要人陪着玩儿。

    若是养上个几种,宋老爹怕是得从早忙到晚。

    “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给你爹找几只鹦鹉回来,鱼就算了,咱们家里有雪球,不适合养鱼。”宋婆子主要是担心雪球不讲究,会把观赏鱼给捉出来吃掉。

    要知道雪球是做过这些事情的,挂不得宋婆子会堤防它。

    “不碍事的,我们把七彩鱼放到养荷花的大缸里就行了。”叶千栀笑着道:“雪球要是敢去折腾七彩鱼,我就让温言给它立规矩。”

    叶千栀这么一提,宋婆子立刻就想起了每次雪球犯了错,三郎给它立规矩的场面。

    雪球这猫儿啊,还真是鬼精鬼精的,它在宋宴淮面前时,乖巧得不行,在其他人面前时,倒是活泼了不少。

    不过宋宴淮给雪球立的规矩还挺有效的,起码雪球现在就知道花盆里的花儿它是不能碰的,每次花房里的花儿搬出来享受阳光浴的时候,雪球对它们都是绕道走。

    叶千栀说要给宋老爹挑选鹦鹉和七彩鱼,自然是立刻就带着立春前往花鸟鱼虫市场。

    送给宋老爹的东西,叶千栀自然是非常上心,她走了好几个铺子,寻到了一只会念诗和唱小调的鹦鹉,掌柜开价很高,一只鹦鹉要两百两银子,叶千栀眼都没有眨一下,直接掏钱给买下来了。

    会念诗和唱小调的鹦鹉虽然难寻,但还是能寻到,而外域的七彩鱼那就是真的是有市无价。

    七彩鱼从外域进入中原后,基本上都是被官宦人家买走了,叶千栀去花鸟鱼虫市场找七彩鱼,那是不可能找到的。

    叶千栀在市场上晃悠了一圈,最后只能拎着一只鹦鹉回了家。

    没有买到七彩鱼,叶千栀很是抱歉,不过宋老爹在看到鹦鹉后,暗沉的眸子一下子就点亮了,特别是鹦鹉开始背诗的时候,宋老爹一脸呆滞的盯着鹦鹉看。

    鹦鹉会背的诗并不多,也就几句诗,它显摆了一遍,就把宋老爹和宋婆子唬住了。

    两老就像是得到了什么珍宝似的,伸手摸鹦鹉一下,都小心翼翼,生怕伤着了它。

    宋云飞从外面回来时,就见到他那闲得快要长草的父亲,手里拎着鸟笼,手里抓着小米,放柔了声音哄着笼子里的鸟儿背诗。

    “爹,你当鸟儿成精了呢?它要是会背诗,那我都能去考状元了。”宋云飞被宋老爹的行为逗笑了。

    闻言,宋老爹没反应,倒是屋里的宋婆子直接怼道:“你考状元?得了吧,你会背的诗句,还没有它会的多,你啊,就别去丢人现眼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1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76章 别去丢人现眼,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