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娘,您这就过分了啊!”宋云飞捂着心口,生无可恋道:“好歹我也读过几年书,认识几个字,不比这只鸟儿强?”

    “你还真的别跟它比,它能背诗,你能吗?”宋婆子道:“它能唱小调,你能唱吗?”

    “二郎,做人呐,还是得有点自知之明。”

    懂了,在他娘的眼里,他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宋云飞悟了。

    现在他连只鸟儿都不如,宋云飞是哭笑不得,他不服气道:“还没比呢,娘,您怎么知道我不行?”

    “你行?”宋婆子目光怀疑地望着他,随即道:“那你们就比比,看看是它厉害,还是你厉害,二郎,不是当娘的要泼你冷水,在我看来,你肯定是不如它的。”

    是可忍孰不可忍,被自家娘亲这么羞辱,宋云飞还真是咽不下这口气,他撸起袖子,站在鹦鹉对面,势必要跟它比试!

    笼子里的鹦鹉似乎知道这个撸着袖子的人要跟它比试背诗,鹦鹉啄了啄小米,突然开了口:“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诗句说来就来,宋云飞直接懵了,他傻了眼,呆呆地看着鸟笼里的蹦蹦跳跳个不停的鹦鹉,半晌后,他才道:“这....这真的是它背的?”

    “是啊!”宋老爹颔首道,看向鹦鹉的目光很是慈爱,他见鹦鹉不老实的在鸟笼里蹦跳,连忙抓了一把小米给它吃:“真棒,你比二郎厉害多了,奖励你一把小米,多吃点。”

    宋老爹是初次养鸟儿,下手没个轻重,不知道给动物喂食最好是少食多餐,他一下子给太多了,动物可没有饱的概念,有人喂,它们就哼哧哼哧的吃,半点不懂克制。

    所以这只鹦鹉刚刚到了宋宅,就被宋老爹喂撑了,直接倒在了笼子里,一动不动。

    见状,宋老爹倒是被吓到了,他连忙拎着笼子跑去找宋婆子,让她看看是怎么回事。

    宋婆子没有养过鹦鹉,但是她养过鸡鸭啊,一看鹦鹉肚子鼓得高高的,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老头子你给它喂了多少小米?怎么把它撑着了?”

    “也没多少。”宋老爹回想了一下,有些不确定道:“就三五把。”

    闻言,宋婆子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被你这么喂,它还没撑死,真是运气好。”

    “以后你每次给它喂食,不能超过一把,两个时辰喂一次。”宋婆子道:“你要是再胡乱喂,这只鹦鹉怕是就要折在你手上了。”

    宋老爹觉得他媳妇儿说的有道理,连连点头,恨不得拿笔记下来,以后好遵照宋婆子所言喂养。

    至于刚刚回来,跟鹦鹉比试背诗,却一句诗都没有背出来的宋云飞,被宋老爹和宋婆子直接忽略了。

    儿子是来讨债的,哪有鹦鹉好玩儿?

    有了鹦鹉陪伴,宋老爹的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他目不识丁,可为了教鹦鹉背诗,这么大年纪了,居然开始捧着书认字读诗。

    宋婆子和叶千栀也没有想到买只鹦鹉会有这样的效果,宋老爹有事情忙活了,整个人生机勃勃,倒是让两人松了口气。

    “夫人,门外有位老人家,送了十余条七彩鱼,说是送给老爷的。”

    叶千栀正在看楚渊写给她的书信,还没看完,立春便进来禀告道:“夫人可要见见对方?”

    “七彩鱼?”叶千栀面色古怪道:“我去寻找七彩鱼的事情除了我们和娘外,并没有跟别人提起,那人是怎么知道的?”

    连宋宴淮都不知道她找过七彩鱼的事情,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见见吧!”叶千栀放下书信,站起身,去了客厅。

    送鱼来的老人家被门房迎了进来,叶千栀到的时候,丫鬟也刚刚上了茶水。

    叶千栀的记忆不算好但也不差,她见到坐在客厅的老人家时,就认出他是睿王爷身边的人,他们在庆兰城的时候,见过面。

    “宋夫人。”木叔见到叶千栀进来,连忙站起身。

    他态度恭敬,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可就是因为他的反常,让叶千栀心里一跳,面上却不显分毫:“原来是睿王府的管家,您今日登门是有事情找我家老爷吗?”

    “宋夫人误会了,老朽今日来,是奉王爷之名,给宋夫人送七彩鱼。”木叔把自己带上的七彩鱼放在了叶千栀面前:“区区薄礼,还请宋夫人收下。”

    “无功不受禄,我们两家并无交情,这份礼物太过于贵重,恕我不能收下。”叶千栀拒绝道。

    “几条鱼而已,宋夫人太过于小心翼翼了。”木叔道。

    叶千栀挑了挑眉,依旧不松口:“这可不是普通的鱼,此鱼来自外域,在市场上,一条鱼价值千金,今日我收了你们送来的鱼,谁知道明日你们会提出什么要求?”

    叶千栀把话说得这么明白,木叔自然明白她的顾虑,他为小世子有此贤妻感到高兴,可是想到她拒绝了自己的礼物,又有些心塞:“宋夫人多虑了,宋大人救了王爷一命,是睿王府的大恩人,送几条鱼来,能博得夫人的欢心,也算是报答一二了。”

    话是这么说,可叶千栀依旧觉得睿王爷出手忒大方了,不过木叔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叶千栀也没有理由拒绝,想了想,她便收下了。

    不过她也没有白拿,她让立春送上了自己研制出来的各种救急药丸,当做回礼,让木叔带回去。

    若是以前,木叔自然不会把外面的药丸给带回去,但是这几个月,他亲自调查宋宴淮,顺便也把叶千栀调查了,知道了他们私底下做的事情。

    这其中最让木叔动容的事情,便是宋宴淮几年如一日给西北军送粮送药,叶千栀每年都会卖西北军一批药材,连同药材一起送去的,还有几张方子。

    那些方子让军医们赞不绝口,大家都争着抢着看那几张方子。

    他家小世子,虽然不是在睿王爷和他的膝下长大,也没有优秀的老师教导,可他依旧成为了有能力、有善心、心有沟壑的人!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0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77章 你不如它,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