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睿王爷驰腾沙场,几次死里逃生,受了不知道多少伤,遭了多少罪,可他却从来没有流过泪。

    可现在,他却抑制不住了,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滴落下。

    他情不自禁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襁褓,可等他把手伸到了襁褓前面,却怎么也没有勇气触碰。

    宋婆子见过不少男人因为伤心事嚎啕大哭,可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默默流泪。

    睿王爷哭的无声无息,可看到他虎目落泪,宋婆子心里一酸,原本坚定的看法第一次动摇了。

    莫不是她误会了什么?

    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那个无情无义、抛妻弃子的人?

    可要他不是那样的人,为什么那个小姑娘会这么跟他们说呢?

    “别哭了。”宋老爹最是见不得这样的场面,他不太会安慰人,只能拍了拍睿王爷的肩膀:“你想要看,就拿去看吧!”

    本来他是还有一些话要说的,不过见到这样的一幕,宋老爹觉得那些话没有必要问了。

    他的行为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眼泪是纾解内心难过最好的方式,哭过一场,睿王爷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他接过了宋老爹手里的襁褓,动作温柔的摸了摸上面的麒麟,柔声道:“这是当年我和王妃为孩子挑选的布料和花样,那时候我们还因为这个襁褓起过争执。”

    “她想要自己做襁褓,我不同意,我心疼她,生怕她把眼睛熬坏了,可她却不同意,硬是要自己做。”

    最后他还是没能拗过她,同意了让她亲自动手。

    本来按照他的计划,他是可以在京城陪着王妃,亲眼看着他们的孩子一点点长大、出生。

    人算不如天算,他算到了一切,却没有算到西北那边会突发战事,不得已,他只能独自离京,去西北领兵打仗。

    可谁能想到,这一切都是先帝对睿王府的阴谋呢?

    为了削睿王府的兵权,为了掌控西北军的兵权,先帝宁可与虎谋皮,连同那些小国一同对付睿王府。

    先帝的做法太过于阴险,把睿王爷调离了京城,又困住了睿王妃,到后面甚至还要杀了睿王妃。

    一桩桩一件件,先帝的罪行直接寒了睿王爷的一腔热血!

    他可以为了大盛,战死沙场,但是绝对不能允许有人打上了他妻子和孩子的主意。

    恰巧先帝不仅算计、*了他的王妃,还残害了他的孩子,触碰到了他的底线,后来他才会跟先帝闹掰,跟朝廷僵持了二十多年。

    “本以为这辈子我都见不到这件东西了,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睿王爷手轻轻抚摸这麒麟,眼眶一酸,眼泪差点又落下来。

    宋婆子最是看不得男人落泪,特别是一个看起来挺强悍的男人,在她面前委屈得哭着,她心里不得劲。

    “我说,你能不能先别哭了?先看看这封信吧!”宋婆子把信找出来,方便睿王爷看:“信我们没打开过,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你看看吧!”

    要说先前的时候,宋婆子对睿王爷态度不好,恨不得拿笤帚把人给扫出去,可现在见到了他这样的一面,宋婆子倒是不忍心把人赶出去了。

    睿王爷擦了擦泪,拿起了泛黄的信封。

    信是三十年前留下来的,信封泛黄,但是却完好无损,显然被人保存得很好。

    打开书信,看到上面熟悉的字迹,睿王爷情绪有些失控,抓着信纸的手微微收紧,差点没把信纸抓破。

    信上的内容也很是简单,就是简单讲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三十年前在京城发生的事情,睿王爷早早就已经查清楚了,只是睿王妃后续的安排,睿王爷是不知道的,甚至睿王妃为了保护孩子的安全,为了让他们的孩子可以活下去,她压根就没有给睿王爷留明确的线索和消息。

    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的孩子会被送到哪里。

    看完了书信,睿王爷本来已经干涸的眼泪又有决堤的迹象,好在宋婆子眼尖,看到了站在院门外面的宋宴淮,她扬声道:“三郎,你媳妇儿回来了?”

    “回来了。”宋宴淮走到门口,看到眼眶泛红的睿王爷,他惊了:“娘,他这是怎么了?被风沙迷了眼?”

    其实他想问的是,娘,是不是您把睿王爷给弄哭了?不过碍于他娘的战斗力,这话,宋宴淮没敢问。

    宋宴淮是没问,不过宋婆子一眼就看出了自家儿子在想什么,她忙解释道:“三郎,你可别误会啊,他哭跟我没关系,我没骂他!”

    “娘,我相信您。”宋宴淮道。

    “.......”小子,你是在糊弄我吧?宋婆子一看宋宴淮的表情,就知道他说这话是在敷衍自己!

    可她真的没有骂睿王爷啊,虽然她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想骂睿王爷一通,不过在他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时,宋婆子到嘴边的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这是怎么了?”叶千栀站在宋宴淮身边,看到客厅里的一幕,歪了歪头,满眼不解。

    宋宴淮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没办法给叶千栀解释,夫妻两人目光灼灼地望着宋婆子和宋老爹,希望能得到解答。

    “你们先进来吧!”宋婆子轻咳了一声,让叶千栀和宋宴淮进来后,这才慢悠悠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说。

    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睿王爷跑上门来找儿子,他怀疑宋宴淮是他的儿子。

    闻言,宋宴淮拒绝三连:“说笑呢?不可能,我不信!”

    “他找的人是不是你,我不知道,但是你确实是我和你爹捡回来的。”宋婆子解释道,回想起三十年前的那一幕,宋婆子依旧心有余悸:“三十年前,我和你爹趁着农闲时候,去州府做些小本买卖,有一天,我们卖完了手里的货物,打算回家时,谁知道路过一片山林,却被里面的一幕给吓坏了。”

    想到山林里发生的事情,宋婆子眼里是掩不住的惊惧,这是她第一次直面死亡,第一次离阎王爷这么近!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0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81章 一封书信,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