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老夫人,您真是折煞我了。”睿王爷见宋婆子跪在地上,连忙上前扶她起来:“您救了我儿一命,又抚养他长大,让他成为优秀、有担当的人,是我该感谢您。”

    “您在我面前,不需要自称民妇,您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是他的养母,那就是我的家人。”

    家人之间,何须如此客气?

    三言两语间,似乎就已经把宋宴淮的身份给定下来了。

    宋宴淮听了半天,看着事情的发展往诡异的方向走去,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忙道:“等一下,睿王爷您是怎么确定我就是您的儿子的?难不成就凭我爹娘的一番说辞?”

    这也太草率了吧?

    不需要一点证据的么?

    “当然不是了。”睿王爷笑笑道:“还有你娘留下的书信。”

    睿王爷把信筏递给了宋宴淮,宋宴淮扫了一眼,上面写的不过是一些追忆往昔的事情,半点都没有提到他的身世。

    宋宴淮有理由怀疑,眼前的这个睿王爷不是因为思恋儿子过度,从而魔障了,那就是他的理解有问题,不然他怎么会看不懂信上所写的内容?

    “这封信的内容只有我和你母亲能看得懂。”睿王爷看着信上熟悉的字迹,眸子一片温柔:“你左腰上,有个叶子形状的胎记。”

    闻言,宋宴淮和叶千栀对视了一眼。

    他左侧的腰上确实是有个叶子形状的胎记,印记很淡,不仔细看,根本就瞧不出来。

    这种地方,除了亲密的人,谁也看不到。

    宋婆子和宋老爹不会无缘无故就跟睿王爷说起他腰上的胎记,说不定宋婆子早就忘记了他身上有胎记这回事。

    宋婆子没说,他身上的胎记除了叶千栀,也没有人见过,那谁会跟睿王爷说这种事情?

    看来确实是这张纸条上的字告诉睿王爷的。

    “相信了?”睿王爷把宋宴淮神情变化一一看在眼里,他勾唇浅笑,心情很好道:“你是我的儿子,这一点不会有差错。”

    “您确定?不需要亲眼看一看我腰上的胎记?”宋宴淮问道。

    “不需要。”睿王爷道:“我相信我的直觉。”

    不仅是他的直觉,还有木叔,当年在庆兰城见到宋宴淮的时候,木叔就说宋宴淮跟他长得有些相似,其实他们两人之间除了那双眼睛有些相似之外,其余地方并没有一点相同。

    不过他们两人的气质倒是颇有相似。

    睿王爷仔细打量了宋宴淮一遍,发现宋宴淮长得确实是不像他,也不像他的王妃,倒是跟他的舅舅有点像。

    只不过他舅舅早已作古,睿王爷最后一次见到舅舅,还是三十多年前,后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为了不连累对方,睿王爷再也没有跟对方联系。

    时间太过于久远,睿王爷早就把那些人的长相给忘记了。

    要不是这次他仔细打量起了宋宴淮的容貌,怕是也想不起来。

    “直觉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谁敢相信?”宋宴淮扯了扯衣袍,他扭头看向叶千栀,柔声道:“栀栀,你和娘去外面一会儿。”

    “好。”叶千栀和宋婆子离开了客厅,离开时,叶千栀还贴心的把客厅的门给关上了。

    等待的时间是那么漫长,叶千栀站在门口,视线落在了院子里的树木的树枝上,看着枝头的树叶,在秋风的摧残下,从枝头掉落。

    树叶在空中翩翩起舞,旋转、飞舞,最后随风落在了地上,完成了这一场精彩的演出。

    不知道看了多少场演出,客厅的门终于打开了。

    叶千栀扭头望去,她最先看到的就是宋宴淮了,她见宋宴淮的衣领没有整理好,不由得上前一步,伸手帮着整理了一下他的衣领。

    “睿王爷今晚会留下来用饭,栀栀,你帮忙安排一下。”宋宴淮轻声道。

    叶千栀帮着整理衣领的手顿了顿,接着她便恢复如常,笑语晏晏道:“知道了,不知道王爷可有忌口?”

    “吃什么都行,我不挑食。”睿王爷的心情很好,看向宋宴淮和叶千栀的目光愈发温和。

    叶千栀去安排晚饭,还让人送来了美人妆的酒水。

    睿王爷基本上的时间都在西北,不过对于美人妆的酒水,他也是略有所闻,所以当他看到桌上摆放着美人妆的酒水时,忍不住揭开了盖子,闻了闻酒香:“好酒!”

    “这酒是栀栀亲手酿的,自然是好酒。”宋宴淮自豪道:“我家栀栀不仅酿酒厉害,医术也厉害。”

    “我知道,前几年你们卖了一批药材给我,里面夹带了几张药方,军医们看到了,个个激动得不行,有两个老头子彻夜不眠,只顾着去配药。”

    回想起几年前的事情,睿王爷嘴角微微上扬,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宋宴淮是他的孩子,不过对于这两位的高义,睿王爷一直都是很领情的。

    睿王府家底丰厚,养西北军对他而言不算困难,可难就难在,怎么把手里的银钱换成米粮、药材、衣料。

    好在最困难的时候,有这些人私下相帮,才让西北军从荆棘里走出一条活路。

    “他们的眼光不错。”叶千栀刚刚从外面进来,就听到睿王爷这句话,她笑着说道:“我这里还有不少伤药方子,你们有用得上的地方,尽管拿去。”

    药方对于医者来说,算是秘方,每个人对病情的侧重点不同,开出的方子也是有差距的,这就是有人开的药方见效快,有些人开的药方,见效慢。

    “那我就代替他们跟你说句多谢了。”

    “王爷客气了。”

    家里人不多,睿王爷是宋宴淮生父的事情,宋宴淮几人也没有宣扬出去,连宋云绮和宋云飞都没有说。

    这是宋宴淮和睿王爷商量过后决定下来的事情。

    按照睿王爷的想法,他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儿子,自然是该认祖归宗,继承睿王府,不过宋宴淮拒绝了,他觉得还不到时候,对于他来说,现在回睿王府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睿王爷是很想昭告天下他的儿子认回来了,但是宋宴淮不同意,他劝了又劝,没能让他改变主意,最后只得做出让步,答应了下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0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83章 相认,决定,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