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一顿饭下来,睿王爷的视线不是落在宋宴淮身上,就是在酒水上。

    他眼巴巴盯着,恨不得上前给自己倒一杯酒水尝一尝,可偏偏叶千栀以他身上有伤为由,拒绝给他斟酒。

    睿王爷很想告诉叶千栀,他身上这一点伤口,对他来说,就跟破皮一样,不需要忌口。

    只是他想说的话在舌尖打了打转转,他正要开口的时候,宋宴淮出声了:“栀栀说的对,王爷还是先养伤吧,等您伤好了,到时候我给您送几大坛子的酒,让您喝个够。”

    刚刚认回来的儿子发话了,睿王爷就算再想尝酒水,那也只能忍住。

    饭后,睿王爷再不舍,也只能离开,临走时,他再三回头,一副不想走的样子。

    “王爷,您别忘了我们刚刚定下来的事情。”宋宴淮走到睿王爷身边,低声道:“最多五年,我就能光明正大站在您身边。”

    睿王爷很想说不需要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只要他愿意回来,他现在就可以告诉天下人,他的儿子找回来了。

    可想到刚才宋宴淮跟他说的话,想到宋宴淮的宏图大志,睿王爷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他拍了拍宋宴淮的肩膀,表示自己对他所有的决定都支持。

    宋云绮和宋云飞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位王爷是哪个王爷,但是他们两人都明白一个道理,不该问的就不问,他们兄妹帮不上宋宴淮什么忙,但是也不能拖了后腿,所以等睿王爷离开了,宋云飞和宋云绮也找了借口,各自回房间待着了。

    宋婆子催促宋老爹回屋洗漱,她则留了下来,欲言又止的望着宋宴淮。

    “怎么了?”注意到宋婆子的神情,宋宴淮走到宋婆子身边,一把拉住了宋婆子的手,“娘,不管我的生父生母是谁,在我心里,您就是我的娘。”

    “以后儿子去哪里,便带着娘一起去。”

    “您能不能别板着脸了?给我一个笑脸?”

    宋婆子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宋宴淮明白她在想什么,知道她在纠结什么。

    自从宋宴淮七岁以后,就极少跟宋婆子撒娇了,现在见到他说出这样贴心的话语,宋婆子眼眶有些湿润,向来要强的她,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脆弱,她白了宋宴淮一眼,没好气道:“儿女都是前世的债,我好不容易把你这个债给甩开了,高兴都来不及呢。”

    她一点都不伤心!

    一点儿都不难过!

    宋宴淮和叶千栀看出了她的口是心非,两人相视一眼,没有戳破宋婆子的谎言。

    宋婆子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太没有说服力了,她看了宋宴淮一眼,抬脚往外走去,等走到了门边,她回过头,看向宋宴淮,“三郎,你会不会怪我?”

    她的话没头没尾,但是宋宴淮却听懂了。

    他回道:“娘,我明白您的良苦用心,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怎么会怪您呢?”

    宋婆子和宋老爹当年遇到他的时候,看到了那么血腥的场面,被吓得不轻,他们没有把他丢掉,把他留在身边当自己的儿子养着,还送他去读书认字,让他去考功名,对他的各种决定,宋婆子从来都不干涉,反而还鼎力支持。

    能遇到这么好的养父养母,是他此生最幸运的事情!

    听到宋宴淮这么说,宋婆子眼眶一酸,眼泪从眼眶滑落。

    刚刚睿王爷和宋宴淮相认的时候,宋婆子没有哭,可现在她却因为宋宴淮的一句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夺眶而出。

    “娘,我知道您心里想的是什么。”宋宴淮走到宋婆子身边,抬手,轻轻拭去了她脸颊上的泪花:“没有在睿王府长大,是我的幸事,不然我哪能拥有您和爹这么好的父母?”

    “我要是早点把玉佩给你,说不定你能早点遇到睿王爷,你也能少吃些苦头。”宋婆子后悔道:“有他在背后给你撑腰,你也不会被那些同僚孤立。”

    几年前,她刚来的时候,一直都以为她的儿子在朝中是备受上司欣赏的人,可这些年下来,宋婆子见过的世面多了,很多以前看不懂的事情也能看清楚明白了。

    她的儿子,出身寒门,背后没有人撑腰,想要在京城这个地方争得一席之地,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心血。

    可要是他早早就回了睿王府,有个当王爷的父亲撑腰,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他不需要这么辛苦奋斗,不需要被人处处针对,有睿王爷保驾护航,他的仕途将一片坦途。

    这些都是她不能给宋宴淮的,是她做不到的。

    “娘,人生中经历的所有事情,都是老天爷特意安排的,都是有意义的。”叶千栀见宋宴淮张了张口,说不出安慰的话,她走到宋婆子身边,说道:“这也说明温言跟娘的母子缘分极深,这是老天爷的安排,也说明咱们命中注定是一家人。”

    叶千栀又说了几句话,哄得宋婆子眉开眼笑,心里的阴霾和忐忑一扫而空。

    等宋婆子走了,叶千栀这才拉着宋宴淮的手,含笑道:“我们也回房间吧!”

    “好!”

    京城的秋天,白天和晚上温度相差挺大。

    白天烈日当空,给人一种盛夏的错觉,当最后一抹余晖从这片天地上消失,黑色笼罩了这方天地时,凉意也从四面八方袭来,让人不由得多添一件衣裳,免得冻坏了。

    睿王爷在宋宅跟宋宴淮几人说了很久的话,又用了晚饭,等到他回到暂时居住的宅时,已经快到子夜了。

    推门而入,就看到一把年龄的木叔坐在椅子上等他,开门声吵醒了木叔。

    “王爷,您回来了。”木叔连忙站起来,迎了上来:“您去哪里了?怎么晚都没回来。”

    木叔打量着睿王爷,注意到他那双通红的眼眶,猜测道:“王爷今天是去看王妃了?”

    睿王妃当年在京城去世,墓地也就被安置在了京城,睿王爷跟她的感情挺好的,每年睿王爷私下里都会回来一趟,给她扫墓,跟她说说心里话。

    很多次,睿王爷去给睿王妃扫墓,回来时眼睛都红通通的,也不怪木叔会这么问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6990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84章 会不会怪我?,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